“不走,不走,就是不走,我陪着你死,谁叫你是我的妹妹来着,再者说了,我们不见得死,你看我们稳稳的压制着她,要是莫家的人在坚持片刻,你说我们先把这个花魁弄死····”

    “哎呀,坚持不住啊,你看,莫家那三人已经死了,我看那两个人很快就会逃跑,很快我们就被围上了。”

    萧懿影偷眼观瞧着整个战局,她已经看到莫彪、莫虎、莫豹已经被杀,而莫渊、莫飞羽且战且退,更何况花弄鱼四人已经拿到了全部的禁宫秘钥,这个时候再战下去已经没有了必要。

    “速战速决吧,这个时候就不要在乎受伤了。”萧懿菡传音道。

    “不要,我请小菡姐帮我,怎么更够让你受伤?”萧懿影传音道。

    现在两姐妹联手之下死死的压制住那花魁,只是攻不破她的防御而已,这个时候就像是老鼠拉龟无处下手,但是又不能逃跑,一旦有着要逃的趋势,对方一定趁机攻杀过来,这个时候却又是不能逃。

    “可恨的丫头,这个时候还假装着忠诚,也不知道逃跑,气死我了。”萧懿影嘴上恼怒着,心里却并不怎么恼。

    其实萧懿影并未太过担心自己,即使打不过对方自己也有手段不会落在他们的手中,只是担心萧懿菡了,这个傻姐姐怎么比自己的傻师姐还傻啊?

    想到南宫心怡,萧懿影不由的一阵心酸,自从南宫心怡死后,她恨透了自己的无能,恨透了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南宫心怡,现在又面临着萧懿菡受到生命的威胁,她如何能够再次忍受最亲近的人受伤或是死去?

    萧懿影的功力不俗,更是吸收了地残任夜晓的功力,内力高深无比,最重要的是她能够吸纳大地之力,化作体内的真气,只要双脚站在大地之上就有着源源不断的真气输送入体内,这就是地残任夜晓的能力。

    虽然如此,但也只是说明她有着久战之力,但是却是没有强大的爆发力,虽然也有强招,不过他的强招并不是绝对的强势,面对着眼前这个花魁的爆发力没有压倒性的优势,一旦初碰撞自己受伤倒是无所谓,身边的萧懿菡一定倒霉,一个精通精神力的武者,在内力上是一大缺陷,只是现在这个时候萧懿菡无暇凝聚精神力释放出强大的精神攻击,更是先前释放强大的精神力被莫渊打断受了些伤,若是再强行施展出意识之剑的时候唯恐再遭伤害。

    萧懿影左右为难之际,果然莫渊施展出一记“破天裂地斩”,轰然间轰开一片方圆,随即拉起莫飞羽跳出院墙飞快的逃走。

    “不要追了,围捕萧懿影!”萧懿航此时体内的功力恢复了六成,只是体内伤势未愈,但是无疑他却是这些人的领导者,一句话说出,所有的人都想着萧懿影等人围了过来。

    萧懿影一看,已经到了这一步了,只能面对了,当下与萧懿菡同时跳开,站在八个丫头的身前。

    “萧懿影,这次看你往哪里逃,你以为你的计划天衣无缝,可是晓得我这花魁的存在?真是可惜啊,你没有花魁,要是你也有花魁,今日的情况或许不一样。”那花魁说着得意的一笑,手中重剑遥指萧懿影和萧懿菡。

    “谁说她没有花魁?”话语落,一把带鞘的剑旋转着飞入战局之内,剑上携带着无比强大的威能,悍然飞入,“咔嚓”一声,剑深深的插入到了地面之上,已是半入,与此同时,剑落地之处轰然一爆,大地都是一颤。

    烟消尘散,一把带鞘的剑插在地面之上,剑上刻画着牡丹图案,装饰的美观大气,同时夜风吹拂剑鞘上所挂的数个玉坠随风飘摆,相互碰撞,叮当有声。

    众人大惊,同时那剑落地瞬间爆发出来的劲气竟是使得众人都是连连后退数步,寻着发出声音之处看去,却见一人似是脚踏牡丹而来,乃是脚下涌动着的气劲形如牡丹,她缓缓而落,整个人美艳无双,艳惊众人。

    靓丽秀发随风舞,细长柳眉,双眼睛流盼妩媚,秀挺的瑶鼻,玉腮微微泛红,娇艳欲滴的唇,洁白如雪的娇靥晶莹如玉,如玉脂般的雪肌肤色奇美,身材娇美,温柔绰约。

    她身穿鲜艳牡丹裙,上面汇满了牡丹图案,美艳无双,更是头上戴着一朵盛开的牡丹头饰,更把人衬托的人艳如牡丹娇。

    “冰瑶千岁,烟镜百亩,一夜星河舞。渺渺心语向无处,牡丹盛开,化作明月舞!百花花魁牡丹明月舞!”

    女子随着响亮的诗号而落,人一落地,大地又是一颤,随即漫天飘雪,她一挥手,牡丹裙舞,地上插着的一把剑骤然飞起回到她的手中,宝剑开锋,森然寒气喷薄而出,剑指对方。

    “百花花魁牡丹明月舞赐教!”

    百花宫的花魁明月舞悍然临世,南宫倩生前留下的花魁,神秘莫测的花魁,今朝一临世又将给武林带来怎样的变动?

    天道山中风云变,血仙蝶再次对战元浪,这一次也将是最后一次两人之间的对决。

    天道山中,山风拍耳呼呼,对峙的两方,眼神凛杀,一段历经岁月辗转不碎的恩仇,今朝再次引爆!

    元浪丢剑亮刀高喝响杀,杀向血仙蝶,血仙蝶娇喝一声,掌分阴阳,日月光芒起。

    一者是根基已不存,空有其表,手中刀虽然霸气不减,但是刀势已是一招不如一招,另一方面血仙蝶暗伤在身,即使有了萧懿影的治疗,但是激战之时伤势更加严重,掌势所催发出来的威力也是越来越弱,但是两人都是战意滔天之人,谁也不服输,越战战意越是高昂,即使两人再难呈现巅峰状态,却是越打越是激烈。

    血红劲气冲天,狠厉刀茫纵横天地,两人招行起落间,刀光带起血浪天涌,划出战圈!再逢劲敌,血仙蝶掌起至阳内劲化作厉火翻腾,火龙旋身,一蹬步,一移足,游龙四走。

    元浪刀势催动,半步刀法施展出一招之间竟是六十几种变化,同时两人刀掌相交,大地轰然爆裂,地现八卦桩罗列!

    “你我八卦桩上决一生死!”元浪横刀斜指天地,似要将天地划开。

    元浪对决血仙蝶,这场早已经约定好的大战,这场生死大战,两人对决结局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