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浪对战血仙蝶,战与八卦桩上。(书屋 shu05.com)

    “你的八卦刀法已炼制大成了吗?我的八卦游龙步不畏惧!”血仙蝶话语落已是落在了八卦桩上。

    引刀茫海为界,化血气为限,两人各施所能封锁一片天地,形成一处战场,刀掌相斗,双方各逞奇能,共谱绝世战局!

    八卦桩上龙虎斗,狂刀斗利掌,两者相争十余回合,“天月斩”一撞“落日啸月掌掌”,八卦桩尽皆崩损,元浪更是口喷鲜血,只是此地已被两人封印,元浪却是突围不出。

    “我的根基何时破坏,可是你下的手?”元浪目眦欲裂恨恨的盯着血仙蝶。

    血仙蝶微笑连连,“自作孽不可活,你的所作所为瞒不过我,害你的人不是我,而是···月清明。”

    “什么?怎么会是他?”随即元浪想的明白,当即哈哈大笑,笑声之中却是满是凄凉和无助与悲哀。

    “兄弟,好,果真是好算计,我输了,但是我不甘心!”元浪嘴角突然间溢出鲜血。

    “可是知道他怎么害的你?”血仙蝶看着元浪微笑着道。

    “你知道?”元浪目光灼灼的看着血仙蝶。

    “可是记得叶可卿?”

    “婉媚幽兰叶可卿?这与她有何关系?”元浪不解的道。

    “好,我就告诉你吧。”血仙蝶俨然浅笑着,“百邙山阴风谷一行,血煞神尊七大护法自保真元,引起天地震动,露出一条地脉,而你恰恰落入地脉之中,无意中寻到了沉睡的阴阳道道主合·欢夫人。”

    “此事我知道,但是后来呢?”元浪瞪着一双大眼睛,他似乎已经猜测道这一切都与合·欢夫人有关。

    “合·欢夫人被唤醒之后,虽然你们父子对她百般折磨,但是却是依旧得不到任何阴阳合·欢道的秘密,之后的事情你知道了吧?”血仙蝶戏虐的道。

    “没错,我们父子把合·欢夫人交给了他,但是他也没有得到任何关于合·欢道的任何秘密,不是吗?”元浪紧紧的盯着血仙蝶,他想知道接下来血仙蝶会告诉他什么样的秘密。

    血仙蝶却是摇了摇头,“他的得到了很多关于阴阳合·欢道的秘密,而且成功的拜入了合·欢夫人的门下,而那本所谓的阴阳道宝典也就是《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学宝典,就是从合·欢夫人身上得到的。”

    “怎么可能?那本武学宝典可是琉璃····”元浪的头顿时一阵轰鸣,难道是自己的妻子千幻琉璃背叛了自己不成?

    “你自以为得意的《阴阳逆乱天元道》半部武学其实乃是被篡改过的,真正篡改了这半部武学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人和你的妻子千幻琉璃。你自以为得意,岂不知你早已落入到了对方的算计之中,我问你一点,千幻琉璃的来历你可清楚了?”

    “她···”元浪一时的迷惑起来,说实话,对于自己的这个妻子还真的是不清楚。

    “月清明,仅仅是一个化身而已,你也曾经假扮过叶清明,而正是由于你的这次假扮才使你的修为不进反退。”血仙蝶微笑着道。

    “一切都是因为昆仑掌教婉媚幽兰叶可卿。你自以为你一手掌握住了叶可卿,可是有一段时间趁你不在的时候,另一个月清明带着叶可卿去见了合·欢夫人,而他是合·欢夫人的弟子,所以很顺利的就让叶可卿与合·欢夫人相见,更是合·欢夫人已知自己油尽灯枯,所以将一切都传给了叶可卿。”

    “这个贱人···”元浪咬牙切齿。

    “月清明怕也是知道这个情况,奈何叶可卿和合·欢夫人一样的意志坚强,即使是销·魂丹也无法让她说出这个秘密,月清明无奈之下将这件事告诉了你,希望你能逼迫叶可卿说出合·欢道的秘密,更是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他要冷眼旁观,看着叶可卿施展阴阳道武学,从而学会这门绝世武学。”

    “你这是什么意思?”元浪瞪大了眼睛,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

    “我想你也是猜到了吧?叶可卿学得了全套而且完整的阴阳合·欢道武学,所以你自以为把她当做修炼武功的鼎炉,其实却是哪里知道那叶可卿身具的功法比你的完整,更是她的武功更是比你高深,所以你得不到她的任何武功、内力,而且她反把你身上的武功、内力吸收到了她的身上,她做的毫无声息,让你不知不觉间的根基已经损坏。”

    “这还也就罢了,本来他用来遮掩你武功根基已损道的障眼法却是被你无意间破去了,或许就是在剑灵山上那次吧,这就是你的内功越来越弱而不自知的原因,现在你知道为何重伤在身的我可以胜你了吧。”血仙蝶一直在笑,笑道让人心寒,让人胆颤。

    “你要杀我?”元浪已经知道今日在劫难逃。

    “我不杀你,我只有你身上的一件东西,不过你一定不愿意给,所以我只有强取,同时我还要向你询问一下关于千幻琉璃的事情,还有那月清明的真实身份。”

    元浪苦笑,“还有你不知道的事情?”

    “我也是人,不是神,自然也有很多不知道的事情,你以为我的情报来源无所不知吗?跟踪月清明的人都被灭口了,所以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更是不知道千幻琉璃的身份,这两个人对我都有着潜在的威胁,所以我想要知道他们的来历、身份。”血仙蝶笑问道。

    “月清明的身份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他是我的兄弟,是和我同父异母的存在,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元浪说着苦笑一声,“开始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他是我的兄弟,他只是我的一个属下,神秘莫测的属下,没想到他竟和我是兄弟。”

    “还有这样的事情?”血仙蝶心中也是好奇至极,“他是如何成为你的属下的,你居然一点异常都没有发觉?”

    “是通过他的师妹,他的师妹叫白玉娇,是我无意中救下的一个美艳女子,我看其美貌就将她收在属下,更是通过她的介绍认识了月清明,知道有一日月清明和父亲谈话我才知道我们是兄弟,那时候想起来我遇到白玉娇怕是一个阴谋了。”元浪恨恨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