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娇!”血仙蝶握了握手,她知道这个人,这个人是萧懿航的属下,看来这个白玉娇并不简单,她与月清明的关系让人不得不让人怀疑他到萧懿航身边是有所图谋的。

    “关于这个月清明你还知道什么?”血仙蝶问道。

    “月清明武功高深莫测,即使是我也摸不清他的真实实力,他更是武林中臭名昭著的强盗头子,手下经营着一个强大的势力叫做百毒六丧门,除此之外他本人擅长迷魂之术。”

    血仙蝶若有所思,半晌又道:“那千幻琉璃呢?”

    “我与她相识很早,可以说是玩伴,乃是后娘介绍认识,那时候我们还小,那时候不过三、四岁而已,在一起玩耍的时间颇多,虽然分别住在不同所在,不过也是时常相聚,感情深厚,长大之后我两人情投意合结为夫妻。”元浪道。

    “后娘?你是指谁?”血仙蝶皱了皱眉,她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

    “江湖人称百花仙子,百花宫圣姑白小蝶。”元浪淡淡的道。

    “三、四岁的时候?”血仙蝶银牙咬碎。

    论起年纪她和元浪年纪相当,也就是在她三、四岁的时候白小蝶已经和元松竹勾搭成·奸了,或许更早之前两人之间就是不清不楚,而之后的至少四年时间白小蝶都和萧百荣作为夫妻生活在一起,至少萧家寨出事的时候血仙蝶已经八岁,这么长的时间,这么久的预谋,不得不让血仙蝶认为父亲萧百荣的死与白小蝶有关,但是这个白小蝶却是自己的母亲,自己的亲生母亲,这一切恩怨该当如何了解?

    “千幻琉璃到底什么来历?”血仙蝶问道。

    “这个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她听从于白小蝶的命令,琉璃就像是她的使唤丫头一般,而且她住的地方离此并不远,我曾经问过她,她只是说住在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妙地,除了她之外别人进不去,之后我也没有问她。”

    元浪说完看着沉思的血仙蝶,随即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血仙蝶叹了口气,“我问了,你还会回答吗?我早就发现你趁着抹去嘴角鲜血的时候偷偷的向口中塞入了一颗丹药,你之所以回答我无非是想要拖延时间,现在看来是时候发作了,只是不知道你服用的是什么丹药?”

    “你的眼力果然够毒,不过明知我服用了丹药,你还是有恃无恐,看来你对自己的实力太过自信了,你知道我是怎么知道你有伤在身的吗?”元浪终于露出了狰狞的面孔。

    “这没什么奇怪的,从紫云身死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的身边出现了叛徒,所以很长时间以来我就不在回转冰宫不泪天了,知道我身上有病的人不多,只有我属下的五魔女,五魔女之中白裳不会出卖我,紫云是受害者也不会,除此之外冰儿甚少离开,而红衣性子刚烈不输男儿,唯一有可能出卖我的就只有绿衫了。”血仙蝶微微一笑继续道:“绿衫生性好动,又是极好男色,而她却是妄自寻靠山罩上了喜欢女人的红衣,这是她的悲剧,我影射过她,但是她不听,你若是有心勾引她的话,我相信她会乖乖入彀,别说是我,就是她的亲生父母都会被她出卖,所以我对她早有戒备。”

    “你对她有戒备?”元浪就是一震,血仙蝶说的没错,就是他假扮月清明与绿衫“偶遇”,结果他还没有怎么施展手段,绿衫就自动的贴了上来,这让他有些措手不及,更是欣喜若狂,从而打探到了关于冰宫不泪天的很多秘密,关于血仙蝶的很多秘密。

    “绿衫对我不忠,我又怎么会对她一心一意?别忘了我是谁?我是血仙蝶,武林之中赫赫有名的血魔女,我怎么会可能会出卖我的人存在?演戏我也会,我给绿衫的意境种子不过是残破的意境种子,这种意境种子会使她愈加的偏执、愈加的疯狂,最后她会因为疯狂而死,而且我很自信,她会死的很早,因为她很疯狂,疯狂到愤怒,疯狂到无法理解,只要遇到高手她就会死,这样的死法对于一个叛变我的人来说已经是很不错的结局了,这也是我的姐妹,也是我对她最大的宽容。”

    “你真的好狠,狠的让我自愧不如,可是你想杀我却是不能了,这个空间已被你我的劲气封锁,要是没有你我联手是打不开的,除非一个人死去,散去施展出来的这股起劲,如此一来,你想逃也是无门,就在这里,成为我们的洞房。”元浪说完嘎嘎直笑,犹如疯魔鬼怪。

    “你服用的是什么丹药,让你这么自信?”

    “一颗暴元丹,是得自阴风谷之内,这种禁药怕是你连听都没有听说过吧?”元浪又是一阵狞笑。

    “暴元丹啊,我知道的,可以让人所有的伤势痊愈,功力更是暴增,但却是有一个缺点,药效一过,就会浑身虚弱,同时经脉受损,即使药性过后也难以在复以前战力,你即使打败了我,也再也难以在武功上更进一步了,你觉得值得吗?”血仙蝶淡淡的道。

    “太值得了,一切太值得了,你别忘记了我的阴阳内乱天元道武学会让你知道做女人的快活,同时由你作为我修炼神功的鼎炉,所有的伤势都会恢复,更是会让我受损的根基恢复,功力大涨,这个武林我还会怕谁?”

    “哎!”血仙蝶长叹一声,“你想的太简单了,暴元丹啊,武林之中确实有这样的丹药,但是你却是无缘得到。你想的太简单了,就没有想想这么珍贵的丹药你那么轻易得到,这也太顺了了一点了吧?我刚说过啊,我早就防备着绿衫了,她给你的指点你也相信?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太天真,还是太傻,抑或是好傻好天真!”

    “什么?”元浪一惊,快速运转内力,只是发现体内澎湃的真气涌动,越来越强强烈,身上的气势也越来越大,正是服用了暴元丹的药性,并没有其他的不妥,心中狐疑,一想是不是血仙蝶故弄玄虚,或者正打算着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