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跑?这可能吗?此时两个人的劲气交织成网,封锁方圆,除非一人无法催动内力,才能缓缓的将这封锁坏去,如此才能够逃脱,但是血仙蝶这是要做什么?

    元浪不解了,元浪迷糊了,他知道血仙蝶不是莽撞之人,所知所为一定有着她的想法。(书=-屋*0小-}说-+网)

    “还记得岳蓝城一战吗?要不是梅剑山庄的庄主萧云横空出世,阻挡住了你的毒手,要不是白裳即使的传信与我,让我尽快的赶到,几魔女怕是尽遭你的毒手,你和绿衫设下毒计,绿衫鼓动其余魔女出了冰宫,而你却是早已做好了埋伏,预先在她们的酒水里面下毒,不要以为万事都做得天衣无缝,神不知鬼不觉,莫要忘记欲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这暴元丹···”元浪中终于还怕了起来,因为血仙蝶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暴元丹并不是真的暴元丹,而且焚脉丹,不过我怕你不服用,所以在焚脉丹上套上了一层真的暴元丹,否则你也不会上当。原本最让我头痛的就是如何让你受伤吞服焚脉丹,只是我的伤势发作越来越厉害,功力越来越弱,我不得不放弃这件事,没想到你的根基却是毁了,即使如此我也后悔当初如此设计你,否则的话你也不必服用焚脉丹,多此一举了。”血仙蝶依旧在笑,笑的是那样的真诚,笑的是那么的让人心寒。

    “你····”元浪手指血仙蝶,同时感觉到体内澎湃的真气,越来越是剧烈,同时有着暴走的趋势。

    焚脉丹,焚烧经脉,乃是剧毒之物,同时也是拼命丹药,服用焚脉丹之后功力一直暴涨,直到体内的真气胀爆经脉为止,但是在真气爆炸经脉之前服用丹药的战力却是成倍增加。

    焚脉丹与暴元丹有些类似,不但是外形、气味、颜色极其相似,就连配方也是相差不多,每一种丹药都有十六种草药配置而成,成分更是相同,只是配比不同罢了,也就是说焚脉丹比起暴元丹来更加的狂暴,不似暴元丹一般缓缓而温和的释放药力,而是狂暴的释放药力,直到药力完全释放为止,这也就形成了两种丹药,一种可以危机时候保命,一种绝对是要人命。

    “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到现在还不出手吗?”血仙蝶笑道。

    “你在等我毒性发作?笑话,我服用的是焚脉丹,即使最终难免炸裂经脉,但是我的功力去也是在这一段时间内成倍增加,你就认为能挡的下我这一击?”元浪目眦欲裂,准备拼命一击。

    血仙蝶摇了摇头,“我的确在等,但不是等你的毒性发作,因为我在凝聚一门武功,我说了我要取走你身体内的一物,我要的是你的意境种子,那不属于你。”

    “取走我的意境种子?我不自愿吐出,没有任何办法逼出,你以为你有这个本事不成?能硬生生的攫取别人的意境种子的只有血煞魔尊的血煞大法,你别痴心妄想了。”元浪面露不削,同时体内的力量更加的聚集。

    “难道你看不出来我施展出来的是血煞神功吗?你以为我得到的是血煞神功的残篇不成?实话告诉你,我乃是萧家后人,我的爹爹正是三十年前的锦圣萧百荣,我的母亲就是你的二娘白小蝶,我叫萧懿岚。”

    “这并不是什么秘密,否则我也不会阻拦着你取禁宫秘钥了,不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就只有我那可怜的二娘了,她还以为你早死了,更何况在她心中根本就没有你,她当你是一个耻辱,是被萧百荣侮辱后的耻辱。”元浪面露狰狞的道。

    血仙蝶依旧在笑,“我说的秘密当然不是指我的身份,我说的秘密就是···我的父亲其实就是六道之中的裂天道道主,同时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那一代的血煞天尊传人,你说我所学的血煞神功从何而来?你说我能不能强行攫取你身上的意境种子?”

    “什么?怎么会这样?”元浪震惊了。

    “你父亲不是一直在找血煞传承者吗?长生不死?笑话,这个世上谁能不死?你真的以为练就血煞神功之后就会长生不死?更可笑的是得到了残本的血煞神功,自以为天才,更是自行参悟出了血气回春功,自以为可以长生不老,那你说可笑不可笑?你真的以为血煞神尊默苍离真的不死不灭?其实在每一代的传承之中他的意识就会损伤,不到三代他的意识就彻底的损失掉了,也就是他的意识荡然无存,人也就死了,而现在每代传承下来的血煞之心之中意识却不过是上代甚至是上上代的意识罢了,而且这也有一个副作用。你想想,一个人混合了上代、上上代和自己的意识,都想着统领这个身体,最终会发生什么?最终的结局就是服用血煞之心的人会疯掉,而你所谓的长生不死,更是不存,想想看,即使你的意识传承了下来,但是已经是残破,是一个疯子,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这···不可能,你又是如何得到血煞传承的?”元浪有些不信血仙蝶的话。

    “很简单,将血煞之心抛开,将其中的意识分化,如此一来自己的意识抵挡血煞之心之中留下来的意识,最终将其抹去,然后再将其合一,就成为了没有任何意识的意境种子,只有纯粹的传承,这个过程说起来简单,但是做起来却是复杂,知道我为何成为血魔女的吗?这就是血煞相冲的结果,没有坚强意志的人是无法抹除血煞之心之内残存的意识的,就拿你来说,即使给你服用了半颗血煞之心你也会成为一个疯子,因为你的意志并不坚强。”血仙蝶面带着微笑说着,同时脸上的笑容极为灿烂。

    元浪感觉到了不妥,体内不断涌动的真气不再缓缓释放而是加倍的释放出来,而且根本不受控制,体内的经脉有着一种火烧似的感觉,疼痛难忍。

    “萧懿岚,你个贱·人!”元浪大喝一声,身上劲气澎湃而出,一举刀身上劲气随刀狂涌而出,同时巨大的刀气在头顶凝聚,就如一道天斩欲要斩裂天地。

    “萧懿岚,你个贱·货,即使我死也不让你如愿,你先接下我这一刀再说,你应该知道这一刀的厉害,凭借现在我的力量就是我的父亲也一定接不下,普天之下能接住这一刀的人也不存在,你···结局已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