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岚,你个贱·货,即使我死也不让你如愿,你先接下我这一刀再说,你应该知道这一刀的厉害,凭借现在我的力量就是我的父亲也一定接不下,普天之下能接住这一刀的人也不存在,你···结局已定!”

    元浪说话之间身上的劲气依旧在凝聚,依旧在压缩,这种强度的气劲,这种高凝聚度的气劲足以将一座山铲平,此时元浪的功力足有巅峰状态之时的三倍有余,而且还在继续凝聚。

    大地都在颤抖,两人联手布下的结界瞬间崩溃,与此同时四周人头大小的石块被这股劲气吸引的飞起,只是刚刚飞到上空瞬间破碎成为粉末。

    巨大的刀气凝聚成为了实体,宝刀高悬,直指高空,气劲凝成了一个巨大的旋涡在元浪头顶旋转,同时强大的劲气依旧在攀升,竟是引下九天雷霆。

    “血仙蝶,这一刀斩下,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以阴阳逆乱天元道玄功吸纳你的内力,同时疏导出我体内暴走的真气,我不但不会死,还会功力得到几大提升,萧懿岚,你偷鸡不成蚀把米,今日就让你深陷在你的算计之内。”元浪嘎嘎狞笑着,手中刀终于凝聚完成了足够的劲气,一刀之上的刀势已经凝聚完毕,同时万钧雷电缠刀而生,吞吐不定,这一刀即将斩下。

    这一刀之下,血仙蝶命运将如何?

    南麟城中风云起,神秘的花魁牡丹明月舞出世,一剑挡关凛然,人若牡丹娇艳。

    “哎呀,是花魁啊,是花魁,我就说嘛,小姐怎么会没有花魁?”春草兴奋的拍着手笑道。

    “别闹!”萧懿影轻声道。

    “小影妹妹,这个花魁你认识吗?她的战力如何?”合·欢派掌教萧懿菡问道。

    “我不清楚啊,我娘的遗书之中没有提到这个花魁是谁,只是说已经给我留下花魁了,具体她的战力应该是不低的,就凭她刚才一剑的剑势就看出她的内力高深绝对不输与我,至于其他倒是不知了,不过眼下也是不错了,至少我们可以闲出手来对付其他人。”

    两姐妹一商议顿时有了完善的作战计划,当下传音身后的八女。

    牡丹明月舞就像是一朵艳开的牡丹花,缓缓上前,凝目而视对面白小蝶的花魁。

    “你是花魁?谁的花魁?”那神秘的花魁问道。

    “这个世上只有圣女才有花魁,难道你不知道?”明月舞声音犹如黄鹂蹄鸣,悦耳好听。

    “欺世盗名,就让我来领教一下你这花魁到底有何本领。”那神秘花魁说着身上涌动起了纯阳劲气。

    漫天雪花飘,牡丹明月舞身上的气劲居然是极阴气劲。

    一者纯阳,一者极阴,两名花魁相对,四目互相针对,谁也没有抢先出手。

    人未动,气势相争已经进行,两人之间寒热气劲相撞、相冲,空中氤氲雾气升腾,同时两人身边形成一股劲气旋风,将四周的石块都刮起,但是石块飞起的瞬间就化作尘埃。

    劲气冲撞加剧,骤然间“轰隆”一声爆响,劲气冲撞竟是不分胜负,同时爆炸的中间已是氤氲一片,就在此时一道炙热的剑芒冲破氤氲雾气一剑刺入。

    强劲无比的至阳气劲裹夹着寒光闪闪的重剑一击而入,却是要趁势攻杀而入。原来那神秘的花魁与牡丹明月舞气劲对撞之下,料想自己至阳劲气强悍,将对方击退,而此时趁机攻入,就抢占了上峰。

    高手对决,任何一点优势都会被无限的扩大到难以弥补的地步,如果抢占到了上峰,可以趁机将对方的气势压下,如此一来可以将对方一举打爆。

    神秘花魁趁机攻杀而至,强大的剑势将氤氲雾气尽数催开,只是没有出现想象之中对方被击退后的空门失守,反而也是一剑攻入,只是这一剑之上阴寒劲气蓬勃而出,将氤氲水汽尽数化作冰晶。

    双剑相交,剑尖直对,又是一阵的劲气冲击,随即双剑一错,那神秘花魁骤然间剑势一转,直刺而入,剑速陡然间快出三倍不止,竟是想着先发制人,趁着对手错身至极,快剑斩杀。

    那神秘花魁施展的本是重剑,重剑就是以力破万招,却是突然施展出快杀,竟也是有着出乎意料之举。

    那花魁一剑透入,而牡丹明月舞在两剑一错之际身形一阵晃动,似是站立不稳,人也向前抢了两步,如此一来就像是人撞到了那神秘花魁的剑尖之上。

    “啊···”春花一声惊叫,就连萧懿菡也是张大了嘴,在她看来如此情况之下根本无法躲过对方的一剑,即使对方的剑速不快也是难以躲闪,更何况对方是以快剑刺杀,只是萧懿影却是双眼瞪圆,这剑势看起来很熟悉,很熟悉,她看着眼前的明月舞,却是与一个人的身形渐渐重合,只是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永远不会重合在一起的两个人。

    人在“踉跄”前抢了两步,身形似是不稳晃动了两下,竟是躲过那神秘花魁的一剑,而且似是下意识的明月舞手中的剑向前刺去,这一刺并不像是刺出,就像是身形不稳的情况下,欲要以剑撑地稳住身子。

    剑斜向下刺出,却是狠辣无比,人推剑势,剑借住了人走势,施展出来极其自然、流畅,就像是下意识的动作一般,一举一动无不契合自然。

    “贵妃醉酒?”萧懿影嘟囔着,但是又晃了晃头,这一招像极了南宫心怡的“贵妃醉酒”,只是其中却没有“贵妃”一般的雍容华贵气质,也是少了“美人醉酒”般的媚态,但是这招式却是极其相似。

    一剑刺出,那神秘花魁顿时大吃一惊,没想到对方竟是身体一个踉跄竟是躲过自己的快剑,更是借势一剑刺出,这一击才是大大的出乎了她的意料,身形急速后退,但依旧是被一剑划破衣衫,只是没有伤及肌肤。

    明月舞一剑刺出随后手中剑一提,就像是刚刚稳住身形,将剑抓在手中一般。

    趁此机会那神秘花魁重剑再次刺入,却也是想着要抢占先机。

    牡丹明月舞与那神秘花魁交锋,胜负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