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明月舞与白小蝶的神秘花魁对决,明月舞一剑刺出随后手中剑一提,就像是刚刚稳住身形,将剑抓在手中一般。

    趁此机会那神秘花魁重剑再次刺入,却也是想着要抢占先机。

    “收剑,入怀,弯腰、出剑!”萧懿影小声念叨着。

    果然,牡丹明月舞将剑一提拉入怀中,此时双手捧接入怀,就像是心痛双手捂心,腰自然的有些下弯,随即手中剑倏然刺出,腰也挺直,却是借助了弯腰、挺身之际,加快剑速的一招。

    “西子捧心!没错,这一招就是西子捧心!”萧懿影也张大了嘴巴,她真的想唤一声“师姐”,只是眼前这个人并不是自己的师姐南宫心怡,难道是她易容不成?萧懿影紧盯着牡丹明月舞的动作却又皱眉,因为眼前的这个人动作与南宫心怡相差太远。

    南宫心怡的剑势中正端庄,怎么看都像是美人舞剑,而眼前的牡丹明月舞却是给人一种牡丹花开的感觉,似是一朵艳丽牡丹舞摆,但是出剑却是刁钻诡异无比,总是从出入意料的角度刺出。

    总结起来说飘渺月影南宫心怡的剑势、剑路,中正大方,都是明里来明里去,端庄而又大气,有着名门正派的气度,而眼前的明月舞却是多出阴招,总是以怪异不可捉摸的角度刺出,这种剑路行事诡端,却是正和了百花剑诀的剑势。

    这种剑势是正宗的百花剑势,而那神秘的花魁施展的剑势绝不是百花剑势,以为百花道讲究的就是阴柔诡袭,绝不会修炼至阳的劲气。

    两人交手数招,那神秘的花魁竟是有一种被压制的感觉,先前是她强攻欲要抢占先机,竟是没有想到自己反而被对方抢占了先机,压制在下。

    “不行,这样下去自己早晚会露出破绽,而且这个破绽会越露越大,而且是难以弥补的破绽。”那神秘的花魁已经看出了自己的劣势。

    “还等着干什么?”那神秘的花魁一声大喝却是提醒萧懿航等人。

    萧懿航这边还是占据着绝对的优势,毕竟对方的意境高手只有萧懿影和萧懿菡,而这边除了萧懿航受伤之外还有花弄鱼、姬红霞、云梦生和春不败以及莫家父子。

    “抓住萧懿影!”萧懿航在一旁命令道。

    四人包抄杀向萧懿影几人,同时萧懿影也是早有了准备,更是早就有了战术,萧懿影迎上花弄鱼,浅笑道:“喂,假冒的那个圣女,可敢与我一战?”

    “你才是假冒的!”花弄鱼手持九曲剑冷喝一声迎战上了萧懿影。

    “哎呀,百花的规矩你懂不懂啊,百花决斗那不是动刀动枪解决,是靠斗毒,斗毒,你敢不敢?”萧懿影手持千幻流刃迎住花弄鱼的九曲剑不满的道。

    “你傻了不成?这个时候谁跟你决斗?难道你看不出我们的优势不成?我知道你我之争一时半会难以决出胜负,但是我只要拖住你,不消半柱香的时间你的花使就会被斩灭,到时候就轮到你的死期。”花弄鱼冷笑连连。

    “不见得哦,你知道我也是再拖时间,不需要半柱香时间就可以,哈哈····”萧懿影却是满不在乎。

    春不败手中巨剑一摆,而眼前一道香风吹拂而过,一个花枝招展艳美如花的女子手持阴阳双剑拦住春不败,正是萧懿菡。

    萧懿菡笑颜如花,更是对着春不败飞了一个媚眼,顿时将个春不败迷得七晕八素,此时动起书来却是极为搞笑,两个人不像是生死搏杀,而像是夫妻对舞演剑。

    春秋四使女与合·欢派四女八女联手,竟是组成春秋四相阵迎上了姬红霞和云梦生。

    八女都是伪意境,更是意境之力不高,但是八女联手起阵,阵法玄妙无比,竟也非常厉害,更是八女不取攻势,紧守方圆,倒也不是一招两式之间可以攻破的,更是姬红霞本就无心此战,留了几分气力,而云梦生现在就是一个空壳子了,有心却是无力,这让八女抵挡起来都是并不困难。

    如此一来,这场战争倒是持久了一些,并没有出现萧懿航想象中的半柱香内解决掉一处阻碍,随后围杀地方,大事可成,竟没想到却是一个僵持。

    萧懿航偷眼一看,却是大惊失色,此刻莫家父子却是身上涌动起了古铜色的气劲光芒,笼罩全场,更是莫飞羽向着萧懿航杀来,而莫渊直扑萧懿影。

    莫家父子时机的选择实在是巧妙,莫飞羽攻向萧懿航,正是要擒贼先擒王,而能够在最短时间之内赶去救援他的人自然是花弄鱼,其次是姬红霞和云梦生。

    但是姬红霞和云梦生与萧懿航的关系莫家父子已经从绿萝之处得到了确切的消息,两人与萧懿航其实并非一条心,姬红霞和云梦生乃是元浪的属下,只是派来监视萧懿航的,如此之下两人怎么会对萧懿航忠心?

    对萧懿航忠心的就只有花弄鱼和春不败了,但是春不败被萧懿菡缠住,更是被她的媚术影响,这个时候他的眼中只有美人,什么萧懿航,早就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至于那神秘的花魁更是没牡丹明月舞压制,别说营救萧懿航,就是一分神的话都可能自身难保。

    莫家父子一眼就看出眼前的局势,这父子一交流,顿时有了针对性的计划,却是要莫飞羽擒拿萧懿航,莫渊直接擒拿萧懿影。

    莫飞羽出手就是凌厉杀招,他的手中一柄长刀悍然出手,同时“铁石禁武”的场域笼罩,让受伤的萧懿航更加的难受,竟是难以抵挡莫飞羽的攻势,只是一眨眼之间已是中了一刀,险些把肩膀卸掉。

    萧懿航一声惊叫,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睛,尤其是那神秘的花魁,这一分神之下牡丹明月舞一剑刺入,却是趁机在那神秘的花魁肋下刺了一剑,鲜血直流。

    伤不重,但是那阴寒的气劲却是从伤口渗入体内,侵袭奇经八脉。

    “与我动手,也敢分心,施展出你的真本领来与我交战,本来修习的就是煞剑,你以为你的至阳功法能够遮挡我的剑不成,拿出你的真本事来,让我看看你的煞剑!”牡丹明月舞冷笑一声道。

    那神秘花魁是否真的会施展煞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