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人出现了,激烈的打斗让张家人不敢靠近,他们的武功相比起院内打斗的人来相差的实在是太远了,不过张家最强的是火器,但是此时却不宜使用,因为会误伤到合·欢派的盟友。

    “是莫家的人!”莫飞羽扶着莫渊跳将出来的刹那,张家人已经发现了这个生死仇敌,当下立刻出剑阻拦。

    这一招拔剑决施展的炉火纯青,已达巅峰状态,一道电闪直扑莫飞羽。

    莫飞羽大吃一惊,身形急速躲闪,幸好身上还亮着“铁石禁武”的劲气光芒,否则这一剑就让他身首异处,尽管如此这一剑也将他斩的一个踉跄。

    “让开!”莫飞羽大喝一声,举刀向天,猛然间一刀劈下,顿时澎湃的刀气足有丈许宽倾泻而下。

    张家人武功造诣并非高强,一见莫飞羽如此气势哪里还敢阻拦,慌忙躲闪,顿时一刀落定,院墙都被轰塌,莫飞羽扶着莫渊从被轰塌的城墙处窜出。

    在莫渊和莫飞羽身后,春不败持着巨剑追了出来。她中了萧懿菡的魅惑之术,一颗心都扑在了萧懿菡身上,而萧懿菡突然间受伤,让他大怒非常,一心想要将莫氏父子置于死地,好发泄心头的愤怒。

    “可恶,让他逃了!”张家人钝足捶胸。

    姬红霞和云梦生一看对方又来帮手,更是早已经不想拼命,当下两人一连手而退,迅速退走。

    “撤!”萧懿航并不知道外围的是张家,只以为是合·欢派的弟子,哪里还敢再战,当下花弄鱼扶住萧懿航,也从另一面仓惶逃去。

    另一方面,牡丹明月舞利用对面那神秘的花魁施展出煞剑的时候趁机暗伤,阴寒气劲攻击而至,让对方经脉受创,原本实力发挥不足六成,竟是被牡丹明月舞压着打,更是险象环生,数次都有着性命危险。

    好在那神秘的花魁内力强悍,凭着受内伤以强硬的姿势破开僵局。那神秘的花魁很清楚百花剑诀的特性,修炼百花剑诀的人内功固然浑厚,但却是阴柔一流,对于强势的冲击力明显不足,也就是百花剑气决催动的劲气凝聚度不高,就像是木锤,虽然沉重、深厚,但是密度并不大。

    那神秘的花魁强势破局,夺路而逃。

    “哎呀,好一场大战,不过没有达到目的,可惜了,可惜!”萧懿影摇了摇头,同时将自己的千幻流刃拾起。

    一场伏击战,拉开了南麟城大战的序幕,合·欢派、张家、城主府、萧懿航、百花宫势力全部的浮出水面。

    天道山上风云荡,元浪、血仙蝶数年的仇怨、多年的约定,终于要在这一刻落下终章。

    元浪服食了暴元丹增加功力,却不料血仙蝶更是早有准备,在那颗暴元丹之内竟是裹着一颗焚脉丹。

    药力催动之下,元浪内劲疯长,眼见就要到达功体承受的极限,他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危险了,功体一定会被撑爆,此时他却是凝聚全身的功力于一刀,想要借助这一刀宣泄出体内过剩的真气,同时更要重创血仙蝶,然后把她当做鼎炉散去过剩的真气,如此一来或许保命。

    元浪这一刀可谓是凝聚了毕生功力,更是超出自己极限的一刀,刀未出,强悍的刀势已经引起了自然异状,漫天雷霆奔走,更是以刀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巨大风云旋涡,就像是已经成型的巨大风暴。

    “血仙蝶,这一刀的威力你也感受到了,别说是你,就是我的父亲也抵挡不住这一刀之威。”元浪面露狰狞,同时脸上、手上,全身上下都现出了道道血丝,眼见着真气即将撑爆功体,就在此时元浪手中的刀蓄势已成,就欲斩出。

    “你太天真了,你的这一刀发出我相信普天之下无人可挡,但是你自以为可以发出这一刀吗?”血仙蝶嫣然浅笑道。

    元浪哪里管得了这些,全身真气凝聚,这一刀斩出。

    这一刀劈出,没有出现想象之中的天崩地裂、山催海枯,这一刀直直的斩出,他摆出的出刀姿势也是凌厉而霸气,只是刀出却是毫无气势,就像是一个没有内功之人辟出这一刀。

    “怎么会?”元浪大吃一惊,同时感觉体内的真气竟是不能运转,就像是一潭死水,不,不是一潭死水而是不断暴涨的水,真气一直的处于暴涨之中,却是无法调动。

    这种感觉···

    元浪从未体验过,就像是全身的真气都被束缚住了,被一个牢笼牢牢的锁住,这是怎么回事?

    元浪震惊的同时豁然发现脚下竟是闪烁着一个六角的图案,图案旋转不休,将他彻底的笼罩,正是这图案之上携带着强大的异力锁住功体。

    “六道图解,你不会不知道吧?我还可以告诉你这是专门针对六道道主的大六道图解,而不是针对六道成员的小六道图解,这大六道图解不会对道主之外的人起作用,对你已经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你就乖乖的尝试一下这大六道图解的力量吧。”

    血仙蝶说话之间,身上的劲气也是一阵的凝聚,随后缓缓向前,雪白的手掌探向此时一动不能动的元浪。

    “六道之中有一种特殊的功法,可以强行的截取对方的意境种子,但是这也需要很特殊的条件,最重要的一条就是需要对方有着强大的真气,而且还要处于不能反抗的情况之下,所以现在你应该知道六道图解和焚脉丹的真实作用了吧。”血仙蝶依旧是浅笑嫣然,但是她的手已经按在了元浪的胸口之上。

    “你····”元浪已经说不出话来,他感觉到全身的真气都想着胸前凝聚,与此同时感觉脑海之中一阵阵的抽动,似是脑海之中东西正在被疯狂的抽走,化作一股真气向着胸前汇聚,胸口处一个细小的结核正在形成。

    “嚯嚯嚯····”元浪长大了嘴巴,想要说话,但却是说不出来,只在喉咙之中发出“嚯嚯嚯”的声响。

    血仙蝶催动秘法强行摄取元浪的意境种子,她能否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