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仙蝶直面元松竹。

    “你的父亲将血煞之心藏在了哪里?这个秘密让伯父寻找了许久也没有得到答案。”元松竹道。

    “藏在了裂天玉佩之内,伯父也知道,裂空玉佩自成空间,藏半颗血煞之心毫不费力。”血仙蝶淡淡的道。

    “的确如此,那我再问你,你的一身武学可是得自血煞之心?”

    血仙蝶点了点头。

    “血煞之心被你父亲强势分开,这点我知道,但是血煞之心本就分阴阳,而裂空玉佩更是阴阳两块玉佩,你出生之后就丢失了一块,只剩下一块,但是那剩下的却是阴极属性,按理来说你身上的那块就是那丢失的阳极属于那块,那么修炼了阳极武学,你怎么不死?”元松竹不解的道。

    “你怎么知道我身上的那块是阳极属性的那块?”血仙蝶笑着问道。

    “表面上看你身上的那快是阴极属性的玉佩,但是你却是不知道,我与你的母亲却是早已做出了一对假的玉佩,同时将原本真的玉佩加以伪装,当初本想着以假换真,不料被你父亲发现,所以这件事也就罢了,但是你出生之后就少了一半玉佩,而剩下的一半却是表面上作假的实际上是阴极的那一快,所以我猜测你身上的那快是阳极的那一块。”

    “原来如此,我怎么说父亲留给我的武学是纯阳武学,都是女子不能修习的武功,原来是你们搞的鬼。”

    元松竹冷笑,却是不答。

    “我还有一事不明,你与我的父亲、母亲到底什么关系?为什么母亲会害死父亲?”血仙蝶不解的问道。

    元松竹说完哈哈大笑,“这件事我也不瞒你,我与你的母亲本来就是夫妻。伯父的身份你也知晓了吧,我本是六道之中刀道道主,而你的母亲乃是天道正教的大弟子,是我在中原游历的时候遇到的,然后被我带到阴风谷六道总坛,加入了百花道。”

    “你的父亲隐藏的很好,但是依旧被我查出她就是神秘裂天道的道主,更是你的父亲生性风流,为了拉拢你不得已之下让你的母亲接近与他,所以我们三人成为师兄弟,更是武林之中出现了一代高手剑圣丰钰枫,最后在你母亲的带领下拜入天道正教天机老人坐下,成为四大弟子。”

    血仙蝶微笑着,却是暗暗的握紧了手,她这才知道并不是母亲红杏出墙,而是假意勾引,其心可诛。

    “元伯父,在我看来即使是我的母亲也并非是你的挚爱,元浪当然还有元柔都是你的孩子吧?更是我在母亲的身上感觉到了迷魂术的气息,你难道是连她也不相信,还要以迷魂术控制?”

    元松竹哈哈大笑,“你说的没错,元浪、元柔都是我的孩子,都是我与别的女人生的孩子。白小蝶这个荡·妇,她又何时与我一条心了?否则的话也不会有你父亲的宝藏存在,可惜,这个头发长见识短的东西,为了一己私利,以为在萧家寨底下修建的就是真正的藏宝地,却不知萧家寨底下的藏宝地却是机关遍布,而真正的宝藏所在却是一无所知。”

    血仙蝶苦笑一声,她知道母亲哪里是甘心屈居人下之人?她的心比海还要大,比天地都宽广,只不过这些都是野心。

    “你是不是还要问萧懿航?哼,第一,我决不允许白小蝶的儿子活着,即使那个孩子是我的,这会成为她野心的资本,所以她的孩子都死了,无论是和谁生的,但是萧懿航她和萧百荣的儿子,我却是不能杀他,因为我要在武林之中树立一个英雄的形象,所以明明知道他是萧百荣和白小蝶的儿子,我却是不能杀他,但是也决不允许他在天道山上发展,驱逐出山已是我对他的最大宽容,要不是迫于武林舆论的压力,你还以为他能活过百日生辰不成?”

    血仙蝶微微一笑,倒也是方下心来,因为萧懿柔说过萧懿航其实是姓元的,这让血仙蝶不敢相信,所以有心打他一下他的消息,面对着一个将死之人,她相信元松竹不会撒谎。

    “元伯父所做这一切是为了什么呢?武林霸主?你已经成功了,不是吗?长生不老?你难道不知道其中的利弊,没有那一个人长生不死的。”血仙蝶淡淡的道。

    “没有吗?当初创造出血煞神功的人是个天才,可是我却是知道那并非完整,完整的血煞武功的确可以长生不老的,说了你也不信,不过也无所谓,我只有我的看法。武林之大,想要成为一方霸主何其艰难,我自认为武林第一高手,但是能与我比肩之人却有很多,这些人必须死,我决不允许有威胁我性命的人存在,所以你的父亲必须死,除此之外我还杀了丰钰枫、夏柳儿。”

    “元伯父果真是心狠手辣,那么今日你是否不想让侄女安然离去了?”血仙蝶依旧在笑。

    “你认为呢?先前杀不死你,这次焉能让你离开,更是你身上有我浪儿的意境种子。”元松竹说着又是向前一步,刀都未出鞘。

    “元伯父,你看这是什么东西。”血仙蝶说着手中竟是多出一个鸡蛋大小的圆球来。

    “张家霹雳堂的霹雳雷火弹,一颗这东西不足以炸死元伯父,但是其中的火油厉害元伯父听说过吧,即使落在水面上也会燃烧,要是粘在身上的话···,即使元伯父可以躲开,但是这可雷火弹宝藏完全可以炸死元浪,而且···我身上这东西不下十余颗,只要一颗爆炸,其余的也将会引爆,到时候就是一连串的爆炸,这一片区域都将生机无存,元伯父,你真的有把握躲闪的开吗?”

    血仙蝶浅笑嫣然的看着元松竹,身子开始缓缓后退。

    元松竹眉头紧皱,因为血仙蝶的话完全是实话,一颗霹雳弹爆炸的威力的确不至于让他丧命,但是这雷火弹的威力也是颇大,一颗不足以炸开护身罡气,但是两颗呢?尤其是上面的火油飞溅,气劲无法推开这火油,这可不是普通的火油,是经过特殊处理的,化解气劲影响,这东西粘在身上想要扑灭却也是难,倒也麻烦,如果凭借着快速过人的身法躲闪倒是可能,但是受伤的元浪又岂能逃过?

    血仙蝶缓缓而退,身上带着强行摄取来的意境种子,她能否安然离去?元松竹又将有什么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