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神君段惊羽修炼阴阳合·欢道武学大成,更想着将梦琉璃征服,但是段惊羽的目标依旧是梦琉璃,不过先前的倾慕、爱慕全部化为乌有,有的只是赤·裸·裸的占有欲,同时更强的是一股征服欲。

    段惊羽想要缓缓的向梦琉璃渗透阴阳逆乱气,已达到温水煮青蛙的效果,最终将梦琉璃拿下,只是自从他遇到那神秘的“合·欢圣使”之后,他就再也没有遇到梦琉璃了。

    段惊羽与梦琉璃的关系神女剑派众女都已经清楚,众女都把段惊羽当做“师姐夫”,未来的掌教夫君对待,所以即使梦琉璃不在派内,众女也不反感段惊羽经常到这个纯女子的剑派中来。

    梦琉璃不在,段惊羽将手伸向了派内弟子,尤其是派内高层。

    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学有着它独特的效果,再加上纯女子的门派之中确实少了几分阳气,这些女人之中真正能守得住寂寞的又有几许?

    段惊羽几乎不废吹灰之力就把合·欢派高层全部俘获成为了他的胯下之臣,之后更是直接住在了剑派之内,同时逐渐的将有姿色的剑派女子尽数俘获,同时得到邪恶迷心丹配方配制出大量的迷心丹给这些女子服用,即使那些没有被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学俘获的女子也尽数栽倒在了迷心丹之下。

    段惊羽与一人之力掌握神女剑派,只是其中却是缺少梦琉璃,这让段惊羽心中不甘。

    除此之外,落日崖上生死决,玉女九针李云燕对战飘渺月影南宫心怡,段惊羽一见机会来了,来到落日崖上将决斗后的李云燕带走,之后在迷心丹和阴阳逆乱天元道的双重攻击之下,玉手九针李云燕彻底沦陷。

    说起来段惊羽所修炼的阴阳逆乱天元道功法比之莫林所学功法要完善很多,起效果也更强,所以能够将莫林在李云燕识海中的暗示尽数摧毁。

    段惊羽暗中将神女剑派系数掌握,并且趁着一次大混战与神女剑派弟子尽数逃出,之后神女剑派荡然无存,而段惊羽自称阴阳神君。

    段惊羽与李云燕带着神女剑派弟子,在远离自由联盟靠近断魂山的地方建立了一个势力,这个势力不仅仅是收女弟子了,更是招收武林败类加入其中。

    段惊羽的势力不算很大,但也不小,尤其是靠近断魂山很多人下意识的认为这是属于祆教的一分分坛,谁也不敢招惹,不久江湖上就有了阴阳神君的名号,但却是几乎无人知道这个阴阳神君就是段惊羽,而他的属下就是当初神女剑派的弟子。

    这些神女剑派弟子当中有姿色的在迷心丹和阴阳逆乱气的作用下已经完全变了气质,尤其是李云燕变化最大,虽然脸上依旧挂着冰冷,但是心中却是时时燃烧着火热。

    断魂山的势力很快发现了这个势力的存在,也是心中狐疑,更知情者知道这并非是祆教势力,当下前来剿灭,可是此时段惊羽的武功已经突飞猛进,更有李云燕在旁,将来敌尽数打退。

    事情越闹越大,终于惊动了断魂山高层,在断魂山附近出现了强大的势力,这让断魂山之人感到了不安,所以将仅剩下四大护法之一的风护法摆平这件事。

    风护法武功高深,打败段惊羽、李云燕,但是他却是发现两人所修炼的是魔教六道功法,当下有了将其收入门下的想法,而段惊羽打蛇随棍上答应了下来,所以在断魂山附近这个势力算是扎下根来。

    “可有梦琉璃的消息?”阴阳神君问道。

    “神君,没有她的一点消息,说起来也是奇怪,这个人就像是空气一样,消失了,不知是死是活。”说话的是一个满脸充满邪气的英俊男子。

    “只要一有她的消息,第一时间禀告我。”阴阳神君段惊羽道。

    “属下明白。神君,眼下武林大乱渐止,江湖势力正在不断向着大势力靠拢,我们要不要发展势力?”有一个男子问道。

    “没有必要,继续抓捕武林中的女高手,无论姿色全部给我抓来,这件事情要长期不懈的坚持。”日月神君道。

    “属下明白!”

    “启禀神君,我得到一个消息,前不久在南部发现一伙人,其中有几位国色天香的女子,武功更是高的离谱,只是我们的人轻而易举就被他们杀了,后来有人发现了他们的踪迹,是向着南行的方向去了。”其中一人道。

    “什么样的女子?可是打探清楚身份了?”阴阳神君问道。

    “其中一个是剑灵山的大小姐,当初不少剑者在论剑大会上见过她,此外还有一个身穿五彩衣裙,总是带着笑容的美艳女子,应该是醉红楼的柔姑娘,另外一人却是一身紫衣,不知道来历,此外还有一个男子,身穿黑袍,披着紫黑色斗篷,背后背着一把巨剑。”那人道。

    “我知道这伙人是谁了?他们的确不是你们能够招惹的起的,不过正好可以借刀杀人,我阴阳神君要想在断魂山上有话语权,留着那四个老不死的,实在是碍手碍脚。”阴阳神君说完脸上露出一阵诡笑。

    “神君,断魂山有不少的女高手,神君想不想试一试?”有一个男子说话的声音就像是夜枭鸣叫。

    “等我上了断魂山,我会慢慢将她们掌握,这个不急,眼下我还要积累武功心得。”

    “神君,我们不能放开阴阳武学吗?如初一来,我相信武林同道会蜂拥来头,更会带来众多女高手。”那个夜枭又道。

    “不可以,阴阳圣使不允许我将这门武学大规模外传,这样容易武林动荡,我们会成为武林公敌,这样的蠢事千万不要做,闷声发大财才是主要的。”阴阳神君郑重的道。

    “是,神君,一切听神君唯命是从!”所有的人异口同声道。

    “眼下武林正乱,提高自身武功修为最重要,同时我们还要将欢乐教的名声打出去,所以不能耽误下武功修炼。”

    阴阳神君说着一挥手身上的大红披风落地,同时大片的粉红色劲气喷薄而出,罩住身边的李云燕,顿时李云燕就像是泥鳅一般的扭动起来,身上的透明纱衣落地。

    与此同时下面同时亮起一股股的粉红色劲气,每一股都罩住一个女子,顿时场面变得极度的YIN·霏,好好一个大殿顿时变成一个无遮大会。

    注:祆教,读“xian”,不是棉袄的袄,两个字不是一个字,注意“祆教”又叫拜火教,其实在历史上祆教大有来历是明教的前身。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