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可卿服用了销·魂丹之后在一座帐篷之内与人阴阳互调,萧云在不远处闭着眼睛修炼内功,他的内功精纯深厚能够清晰的捕捉到帐篷内的一切变化,虽然偷窥这样的事情总是不好,但出于对叶可卿的安全考虑也只能如此。

    粗重的喘息、婉转的**交织在一处,似乎一切都很正常,萧云也不管它只顾的闭着眼睛修炼内功,但是身上却是莫名的荡起阴阳光芒来,让他不由一惊,竟是不知不觉间的修练起了阴阳武学,同时身上的阴阳玄解之力正在缓缓释放。

    萧云心神一动,心想:“叶姐姐身兼阴阳道武学,虽然没有服用下阴阳道的意境种子,但是却得到了合·欢夫人的一身所学,阴阳武学一定是登峰造极,只是不知她现在神志不清之时是否运转这门武学。”

    萧云真气运转,感受着叶可卿身上的气息,却是感觉到了叶可卿身上的真气运转,果然她在运转着阴阳武学,萧云下意识的随着他的真气运行轨迹运行。

    萧云的眼睛看不到叶可卿身上劲气的运转,她没有丰小依那般的眼睛,但是他身上有阴阳玄解,借助了玄解之力她竟然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叶可卿身上真气在体内流转的方向。

    萧云偷学着叶可卿身上的阴阳武功,他知道叶可卿并不介意,当初叶可卿向他说过传授他阴阳武学,但是这门武功需要双休或者亲自指点或者有修炼秘籍才可以修炼,而叶可卿却是羞于与萧云赤·裸相见,更是没有修炼秘籍,所以萧云一直的没有学全,只会催动阴阳玄解之功,和一些阴阳武功的皮毛,比如说交·合渡气等等。

    此时却是萧云不知不觉间的偷学起了叶可卿身上的阴阳武学,这个时候也只能“偷”,因为一旦让她知道自己偷窥她,那么叶可卿非要羞死不可,毕竟这样的事情她是不希望任何人知道的。

    春宵苦短日高起,一夜寰宇之后,叶可卿的意识逐步的回归,身上运转的阴阳功法缓缓的收起,萧云也感知到了缓缓收功,同时悄无声息的隐藏起来。

    叶可卿双手抱肩,双腿蜷曲,整个人缩成一团,默默落泪,但是最终却要面对现实,她看了看眼前还在熟睡的男人,男人生的五大三粗,胸口一扎长的胸毛,大鲶鱼嘴大张着,嘴角流着哈喇子,这模样让她看了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想到就是这个让人恶心的男人在自己身上肆意“驰骋”了一晚,心情糟糕到了极点,当下一指点出,点中那人眉心,破坏大脑,这人却是已经脑死亡。

    叶可卿不是嗜杀之辈,但是对于与她发生了关系的男人却是下手不留情,虽然她也知道这人无辜,但是要不是他见色起意,也不会遭此厄运。

    叶可卿穿好衣服,身化一道紫云飘出,行了不远果然见到萧云,这已经成为了习惯,每每总是自己刚出来不久就遇到萧云。

    “云弟弟。”叶可卿脸上荡起红晕,轻声唤了一声。

    “叶姐姐,你没事太好了,我们去寻伊儿她们吧。”又是老一套的话。

    “走吧。”

    两个人都是心领神会,一个不愿意讲,一个却也知道但也不去问。

    远远的就看一个黑衣人手中正抓着两人,却正是一个面容苍老之人手中抓着萧懿柔和伊儿。

    “什么人?放开她们!”萧云一声大喝拦住那人的去路,同时看到萧懿柔和伊儿的身上都闪动着六角形的图案,显然是被这六角形的图案困锁住了功体。

    “六道图解!”

    此时萧云已将清楚,眼前这人施展出了六道图解将萧懿柔和伊儿困锁,否则就眼前两人的武功能够将她们一句擒拿却也不是易事。

    “你就是萧云。”那人声音嘶哑,说话间似是一阵风吹过的声音,有着“呼呼”之音,让人闻之说不出的诡异。

    “我就是萧云,你是什么人?”萧云的手已经按在了灵蛇剑的剑柄之上。

    “我乃祆教八大护法之一的风护法,我那徒儿说你是他的生死仇敌,她对你无能为力,更是你身边跟着数位武林中的数一数二的美人,正好供他修炼绝世武功,却不料他所说的鼎炉却是六道传人中的幽冥道和诛仙剑道的传人,正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合该本护法立此大功。”风护法说完一阵哈哈大笑,这一笑却似是大风呼啸一般。

    萧懿柔是幽冥道的传人这点萧云知道,而诛仙剑道的传人是丰小依,虽然他已经知道眼前的伊儿就是丰小依,但是这层窗户纸却是一直没有戳破,毕竟戳破关系是另外一回事,而眼下这风护法如此一说,很显然就已经戳破了这层关系。

    萧云看向伊儿,见她的脸上突然泛起了红霞,并且低下了头,虽然有面纱遮着,但是却也看出她的尴尬。

    “放开他们,否则你必死无疑,你当知道断魂山上的盲陀云成龙、地残任夜晓、日缺冯雷、月缺马建都是死在我的手中,你的武功不见得比他们高深多少。”萧云说着灵蛇剑缓缓出鞘,剑身摆动就如灵蛇乱舞。

    其实盲陀云成龙、地残任夜晓、日缺冯雷和月缺马建并非是死在萧云手中,盲陀云成龙是被丰小冉的一个屁搞定,日缺冯雷遇玉剑天骄夏柳儿,一身功力被转嫁给了丰小冉,而最终的结局却是掉落粪坑淹死,而地残任夜晓是被萧懿影怒骂攻心,又中了她的毒最终散功,临死前将一身功力传给萧懿影,而月缺马建却是被夏柳儿夫妻联手困杀,可以说这四大护法没有一个是死在萧云的手上,但是萧云这么一说分明是给这个风护法增加精神压力。

    其实天、地、日、月四大护法的死讯早已经传到了断魂山上,只知道一个饮屁而亡,一个吞粪而死,而另外两个却是神秘失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竟是没想到全部死在了眼前这人的手上。

    萧云故布迷阵,给对方增加心理压力,风护法又将做出这样的抉择?丰小依和萧懿柔你能否安然被救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