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女子突然现身拦住蓝冰儿,看似轻描淡写之间却是将蓝冰儿控制住。

    “我想知道冰宫不泪天的一切,你把你知道的告诉我。”

    蓝冰儿似是喃喃自语,竟是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和盘托出,随后双眼之中又现出了呆滞之色。

    “血仙蝶果然和萧懿航有着这种关系,只不过血仙蝶也是可怜,怎会知道这么久来你一直给她下毒,而且还是得了萧懿航的指示,世上最可悲的莫过如此了,不过血仙蝶身上有我想要的东西,所以她不能死在你们的手上,她是我的猎物。”那女子淡淡的道。

    “继续回到萧懿航身边,我让你一直跟着他,探查出他的底细,将他的秘密系数告诉我,你懂吗?”那女子淡淡的说着。

    “是,主人。”

    “好了,该做什么,做什么去吧。”女子说着身形一晃消失不见。

    就在那女子走后,蓝冰儿浑身一抖,竟是脸上现出了迷茫之色,挠了挠头,感觉似乎是忘记了什么一般,皱了皱眉,随即又看见一辆马车,车上是昏迷不醒的红衣和已死的绿衫。

    “我这是要去哪里?”绿衫感到迷惑不解起来,随后又莫名的想起那女子的话来,眼中露出了迷茫但是随即又恢复了色彩。

    马车又回到了城主府,蓝冰儿最终没有离开。

    萧懿航急匆匆的回到城主府,同他一起回来的有春不败、云梦生和姬红霞还有那神秘的花魁,只是萧懿航受伤极重。

    本以为手到擒来的一次行动,却不料竟是落得如此境地,真个狼狈不堪,更是损失了宁非子和绿衫,这损失不可谓不大。

    “航,你怎么了?”绿萝担忧的问道。

    “没事,我受了些伤,不过我们赶快离开这里,莫家的人会多我们不利。”萧懿航吩咐道。

    “离开这里?去哪里?”绿萝问道。

    “去百花谷。”萧懿航笃定的道,“圣女花弄鱼已经赶回百花谷去了,我们随后就去,莫家实力深不可测。”

    “知道了,航哥,那莫林和墨绿那边要不通知一声?”绿萝问道。

    “不要了,毕竟莫林也是莫家的人,更何况他已经废了。”萧懿航道,“通知霓裳一起走。”

    梦倪裳是萧懿航明面上的妻子,虽然萧懿航根本就对她看不上眼,当初之所以要勾引她就是为了梅剑山庄的产业,为了对付萧云,而现在留着她却是为了梦琉璃,所以他虽然比怎么待见梦倪裳,但也是不能丢下她。

    梦倪裳这段日子以来过的十分不惬意,究其原因就是萧懿航的冷落,尝试过了阴阳逆乱的滋味,即使是石女也会疯狂,更别说是本就喜欢床地之乐的梦倪裳了。

    “航,怎么这么久也不来找我?”梦倪裳说着直接扑在了萧懿航的怀中,眼中媚波流转,似是诉说着心中的渴望一般。

    “我这不是来找你来了吗?”萧懿航说着在云梦生和姬红霞的搀扶之下上了一辆马车,随后拉着梦倪裳的手也上了车。

    “绿萝姐姐,我们先走一步,你和春不败公子带着我们替天行道的帮众随后赶来。”萧懿航吩咐道。

    两辆马车快速而行,却不是奔向了百花谷的方向,而是向着北方而行,看那方向却是向着远离百花谷的方向而行。

    “我们不是去百花谷吗?”梦倪裳奇怪的问道。

    “绿萝已经不可靠了,我怎么会在他面前说实话,让他们去百花谷吧,到时候再找我们却是发现我们已经到了中原了。”萧懿航嘴角露出一丝阴毒的笑。

    “可是我们替天行道的数千成员都随着绿萝去了百花谷,我们即使到了中原也已经是孤家寡人了,这可如何是好?”梦倪裳问道。

    “不要紧,我还有底牌,看着吧,用不了多久,我萧懿航就又重新在武林中占有一席之地。”萧懿航得意的笑。

    “嗯,我信你。”梦倪裳点头迎合。

    “你···想我了没有?”萧懿航不等梦倪裳说话,开始拉扯起了她的衣服,梦倪裳象征性的挣扎了两下,随后却是极度配合着萧懿航的动作解除了全副武装,两人纠缠到了一处。

    马车飞驰,萧懿航的伤势飞快的恢复着,只是梦倪裳疲惫至极,但是却是身体依旧极其亢奋,有一种停不下来的趋势,原来她身上笼罩着粉红色的气劲光芒不断的刺激着她的身体,异样的情绪一股股的在体内燃烧,欲要将她的身体烧毁一般,直到最后萧懿航一声长喝,身上伤势已经恢复了八成,而笼罩在梦倪裳身上的粉红色气劲这才散去,而梦倪裳却是身如烂泥,一动也是不能行动,竟是昏了过去。

    “贱·货,要不是你有一个好姐姐,我早你采补成一具骷髅。”萧懿航却是再也不理会梦倪裳开始打坐练功,一直到官道尽头,却是一望无际的蛮荒,他知道只要在跨过这处蛮荒在走上官道,就是中原大地了。

    “萧公子,我们逃走已经是困难,若是带着梦倪裳的话···”说话的是姬红霞。

    “这样吧,等会遇到本地的土著居民,我给他们一些钱,让她把马车再赶回南麟城,送到城主府,这个时候她要是死了的话,我想琉璃也不会怪我了!”萧懿航冷冷的说道,这个时候他终于还是选择了抛弃梦倪裳。

    牡丹明月舞被包围了,包围她的人正是萧懿影、萧懿菡以及春秋四使女等人。

    一众女子将牡丹明月舞围住,尤其是萧懿影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半晌却是歪着头与萧懿菡商议,“小菡姐,你可知知道她?”

    萧懿菡摇了摇头,这才道:“不过看打扮倒像是百花一道的,看看,多像我花枝招展的,漂亮。”

    “什么意思?你是说我不漂亮了?”萧懿影瞪着大眼睛道。

    “事实如此,你也算自知之明,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来审她的,你总是对我瞪眼睛干嘛?”萧懿菡不满意的道。

    “喂,你叫什么名字?”萧懿影问道。

    “牡丹明月舞!”

    “嗯····,什么来历?”

    “百花花魁!”

    “是谁给你的这个称号?”

    “师傅传下来的,说是二十年前的时候是圣女钦点下的。”

    “你师父是谁?”

    “恩师名号我并不知晓,只知道她是我师父。”

    “那你师父在哪里?”

    “死了!”

    “你师父是男是女,多大年纪?”

    “我师父百岁寿终正寝,乃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女宗师。”

    “你在哪里学艺的?学的什么武学?”

    “在一处偏僻的山谷之内,那里人烟稀少,唯有猴子、兔子、狐狸陪我玩。”

    “那你这身打扮倒是不赖,那里来的。”

    “师傅留下来的。”

    ·····

    萧懿影、萧懿菡等人盘问花魁牡丹明月舞会有什么结果,而萧懿影现身南麟城,白小蝶又将有什么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