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影、萧懿菡以及那几个丫头轮番的审问,最终却也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这个牡丹明月舞就像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一样,身份来历、武功路数都是一个谜。

    萧懿影眼珠转了转,又道:“喝酒吗?”

    牡丹明月舞摇了摇头道:“我喜欢喝茶,花蜜茶最好。”

    “你有酒吗?我喜欢喝酒。”说话的却是萧懿菡,却是大眼睛瞪着萧懿影很认真的样子。

    “你喝什么酒?喝花蜜茶!”萧懿影最终放弃了对牡丹明月舞的审问。

    “小姐,张姑娘到了,还有古墓孙姑娘也到了。”夏花在一旁向萧懿影道。

    “哎呀,她们也来了,那我们快去见见吧,这下子拿下南麟城却是不成问题了。”萧懿影呵呵一笑道。

    百花谷。

    圣女花弄鱼回来了,“拜见圣姑。”

    “萧懿影可是有消息了?”白小蝶急切的问道,她知道自己距离毒发的时间越来越近了。

    “萧懿影出现在了南麟城,我们在南麟城内动手了,不过却是没有抓到她而且还损失了宁非子,还有冰宫的绿衫。”花弄鱼道。

    “我那花魁没有出现吗?难道她出手也没有拦下萧懿影?”白小蝶问道。

    “她出现了,不过萧懿影的花魁也出现了,两大花魁对决,针锋相对,却是圣姑的花魁被那花魁压制,所以我们这一战无功,更是萧懿影的武功高深莫测,所以我们还需要从长计议,否则的话很难将其擒拿。”花弄鱼道。

    “这样吧,你先下去休息一下,我从长计议。”白小蝶终于冷静了下来,当下想了想把花怜红、花怜碧、花怜杏和花怜雪唤了过来。

    这一商议之下却也是无计可施,白小蝶逐渐的变得不冷静起来,就在此时却是突然一怔,连忙摒退了四大长老使。

    四大长老使走后,圣殿的大门彻底关闭,一身水绿衣裙的神秘花魁悄然现身。

    “圣姑,莫要急躁,在下已经有了计较。”

    “有什么办法?”白小蝶急切的问道。

    “圣姑,根据先前四大长老使的交代,我猜测这百花谷内一定有萧懿影的接头之人,而那个人就是当初把萧懿影从百花谷抱出去的人,而那时候萧懿影不过是个婴儿一定不认识那个人,之后萧懿影化身花清影在百花谷内能够脱险,暗中一定也有人相助,既然能够瞒过圣姑的人的眼睛,我相信萧懿影一定也不会知道是谁在帮她,但是却知道一定有人在帮她。”

    白小蝶点了点头,“那你打算怎么办?”

    “不如由我化妆一番,接近萧懿影,以言语令色让她为圣姑疗伤。”那神秘的花魁冷冷一笑道。

    “你有把握?”白小蝶眼睛就是一亮。

    “一来我化妆成她的接头人,她即使有所防备也一定有几分相信,再者圣姑还不相信我的幻魔音吗?我会无形之间渗透,让她相信我的话,如此一来给圣姑疗伤不在话下。”

    “好,好,好···等我身上的毒解除之后,我一定要把萧懿影那贱人千刀万剐。”白小蝶咬牙切齿的道。

    “圣姑,或许还有一种法子比杀了她还要解恨。”那神秘的花魁又是冷笑道。

    “你又有什么鬼主意?”白小蝶眼中也露出了期望之色。

    “圣姑,根据可靠的消息南宫玉的两个孩子已经确定身份了,一个就是萧懿影,而另一个却是····萧云。”

    “圣姑,萧懿影并不知道她自己的身世,毕竟关于她的身世的秘密也只有百花谷中少数的几人知晓,而且萧云也并不知晓,而且我还知道萧懿影在天道山上与萧云相识,两个人感情很深,更是萧懿影在梅剑山庄的时候喊着要嫁萧云,圣姑何不成全他们?”

    “成全他们?好,此计甚妙!南宫玉生下的一对儿女,自幼分离互不相识,相识后却是互相爱慕,若是我成全了他们,这一对有情男女一定很开心,但是南宫玉要是知道他的一对儿女之间竟是做出如此之事来,怕是也要从坟里面爬出来,好,好,好!”

    “不仅如此,圣姑,我会在萧懿影身边给她服用些调理女子身体的药草,同时内含结珠丹,不虚数日调理,药性大成,只要她和萧云一夕风流,定然会暗结珠胎,等她身怀有孕七八月的时候我们在告诉她实情,这个时候她肚中的孩子已成形,她是生也要生,不生也要生,这比杀了她还要让人解恨,更是在江湖上散布孪生兄妹暗结珠胎的实情,让他们身败名裂,更是把萧百荣、南宫玉一世英名也化作流水。”

    “果然是好计策,不过···萧懿影深明药力,对她用药,怕是会被她察觉。”白小蝶道。

    “圣姑放心就是,我只不过是给她服用调理身子的药物,更是她从小就被圣姑下了培婴丹之毒,以药草为她调理身子,她即使觉察也并不会怀疑其它,更何况她本身对萧云有意,我以幻魔音引导之下不怕她不就范,要知道逆意如逆水,顺意如顺水,我会无形之间让她就范。”

    “好,就这么办!”

    萧云尚未到达南麟城,一场针对他和萧懿影的阴毒阴谋已经开始酝酿。

    天道山中生死决,血仙蝶面对元松竹。

    血仙蝶手中捏着霹雳雷火弹,缓缓而退,元松竹却是不打算让她逃脱,更何况她的身上还有强行从元浪身上逼出的意境种子。

    “侄女,你就这么不爱惜自己的性命?你想想看,你父亲的所有遗产都是你的,那可是多少的财富?金银财宝、武功秘籍、绝世神兵这一切一切都只有你一人知晓,难道你就真的甘心就死?”

    “侄女自然是不愿意甘心就死,不过元伯父一意逼迫,那么侄女也只好玉石俱焚了。”血仙蝶依旧毫不退缩。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血仙蝶依旧是缓缓而退,但是元松竹却依旧是一动不动的看着血仙蝶。

    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到了气劲难以攻击而至的地步,血仙蝶当下身形一转,脚点地面就欲施展出绝世轻功逃走。

    血仙蝶能否安然逃走,元松竹又将如何应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