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仙蝶以霹雳雷火弹相威胁,拉开与元松竹的距离,转身就欲施展出绝世轻功逃走。

    就在此时元松竹身前骤然间似是裂开一个门户,人一下子闯入到了那门户之内,下一刻却是从血仙蝶身旁现出身形,掌出如刀,竟是一记掌刀切出,这一记掌刀直击血仙蝶前胸,却是致命一击。

    血仙蝶大吃一惊,这是裂空道的武学,她没想到元松竹居然也会,更是想不到她施展出来竟是如此的自然流畅,更是做到毫无预兆,这种神出鬼没的身法已经具备必杀一击的能力。

    元松竹要的就是这一击必杀,是要在血仙蝶没有防备之下出手,让血仙蝶没有释放出霹雳雷火弹的机会。

    一记掌刀斩出,手上竟是猛然间窜出一道火焰,并且斩出一声爆响,竟是将空气斩爆,这一招出,正是一招“火焰刀”。

    火焰刀是掌出极快,掌上气劲摩擦空气,产生火花,本来强烈耀阳的亮白气劲,在剧烈的摩擦下边的火红犹如火焰燃烧,这一记手刀斩出,威力巨大,势要将血仙蝶一击必杀。

    血仙蝶目光就是一缩,这种出招速度,这种强悍的刀威绝不是自己可以抵挡的,当下血仙蝶猛的一甩将背后的朱漆锦盒移到胸前,同时血红色的气劲光芒凝聚成盾当在胸前。

    “嘭”的一声响,元松竹手刀正斩在了血仙蝶凝聚的血红色气劲之上,顿时将那气劲凝聚成的气盾斩碎,就像是肥皂泡一般的碎裂,丝毫无法阻拦元松竹的这记火焰刀斩杀。

    元松竹心下发狠,出手自然是不留余力,一刀毫不费力的斩破她的防御,直接斩到朱漆锦盒之上。

    说也奇怪,这朱漆锦盒雕龙画凤装饰完美,看起来并不怎么坚固,但是元松竹这记手刀斩在那锦盒之上却是不能将锦盒斩破。

    虽然未能将锦盒斩破,但是那强大的冲击力却是完全作用到了血仙蝶的身上,顿时血仙蝶就像是出了膛的炮弹一般被砸飞了出去。

    与此同时元松竹身形一闪,身形在原地消失下一刻却是出现在了血仙蝶身后,此时血仙蝶正被砸飞,身形不受控制的掉落,同时鲜血狂喷,受伤已是颇重,此刻元松竹出手,血仙蝶命在旦夕。

    “死来!”

    元松竹手刀再起,却是斜肩铲背向血仙蝶斜斩而下,而此时血仙蝶却是连手握住霹雳雷火弹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抵挡了,她脑海中思绪电转,仅仅出现两个字:结束!

    无力抵挡,无力躲闪,眼下除了一死还能有何作为,但是自己不甘心如此就死。

    不甘啊不甘,自己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完,还有弟弟、妹妹需要自己安排未来,可是自己居然没有等到那一刻自己就死了,不仅如此,自己更是辜负了父亲的信任,父亲的安排,一种绝望的情绪在体内滋生,这一刻她的心若死,她的体内似是一物破裂。

    就在此时血仙蝶身上一股强大的力量从她的身上爆发而出,一物从她的体内浮现出来,那物被一团血色包裹蠕蠕而动,就像是一个活物一般。

    “嗷····”那血色之物发出不像是人叫更不像是兽吼一般的难听的狂啸。

    “我自由了,我自由了····我终于脱困了,你以为那你杀的死我,其实我的真灵就藏在····”

    那没等那声音说完,一记手刀带着一片火焰呼啸而来,“噗”的一声将那团蠕蠕而动的血团震的粉碎露出其中的一物来。

    “啊····”一声惨叫,却是一颗核桃大小的东西成球体在空中滴溜溜的旋转不休,正是这球体挡住了元松竹的一记手刀。

    那旋转不休的球体受了一记手刀骤然间出现了数道裂纹,这裂纹越来越大,最后就像是蜘蛛网一般的爬满整个球体.

    “血煞之心!”

    元松竹大吃一惊,万万没想到这个时候血煞之心居然浮现了出来,正所谓“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

    元松竹再也顾不得其他,伸手一抓将血煞之心抓住手中,就在此时血仙蝶却是死里逃生。

    元松竹手握血煞之心哈哈狂笑不止,这一生没有那一刻是这么开心过,自己辛苦数十载等的不就是这一刻吗?

    血仙蝶又是呕出一口血来,但是身心却是无比的舒坦,感觉压在胸口的一块大石突然间搬了去一般的轻松,又像是压在身上的千斤重担骤然间卸去一般。

    血仙蝶不敢久留,眼前自己身上有伤,功力发挥不足六成,这个时候绝对不是元松竹的对手,要是自己有着十成功力倒是可以和他过几招,也不会这么狼狈连还手之力都没有,至少自己逃跑却是完全可以的。

    血仙蝶趁着元松竹狂笑之际就欲逃走,却是元松竹一直的盯着她,他虽然心中狂喜,但却是从未对血仙蝶放松警惕,他知道眼前这女人很不简单,若是错过这个机会,再想杀她却是难了,毕竟她的身上有着霹雳雷火弹这种颇具威胁性的东西。

    元松竹冷哼一声,身形骤然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就出现在了血仙蝶的侧旁,只是还未等他出手,一股森冷的气息扑面而至。

    这是有冷兵器刺杀过来的气息,是剑,是一把剑刺过来的气息,但是眼前却是看不到有剑,只是危险的气息却是直指人心,刺激的全身皮肤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汗毛都根根竖,眼前绝对有一把剑刺了过来。

    元松竹江湖经验丰富无比,只是刚刚施展出裂空武学穿越空间,身体有一个小的收功僵直,尽管这个时间小的可以忽略不计,但这个时间却是依旧存在。

    本来倒也无所谓,这时间是太短了,但是这一剑刺来的太急,而且是在元松竹还没有现身之前这一剑就已经刺出,是对方早已经判断出他会从这里出现,所以这一剑提前刺出。

    眼下元松竹突然间出现在血仙蝶身旁就像是彩排好了一般,人未现剑已出,人刚显现出来,带着凶煞之气的剑已经扑面而来。

    极极极,如此计算准确的一剑,如此迅猛的一剑,如此凶煞的一剑,血仙蝶算计万千,终于捕捉到了元松竹的行动轨迹发动强势一击,这一击之后血仙蝶能否战胜元松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