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仙蝶算计万千,终于抓到元松竹的行动轨迹,发动出惊天一剑。

    元松竹一声大喝,强行转动身体,这一下却是体内真气一荡,已经是受了些许内伤,虽然躲闪过了要害,但是肩头却被这一剑扫中,顿时鲜血迸现。

    血仙蝶一招得手,随即转身急扫,身周就像是一条剑龙绕身而出,只杀向元松竹。

    元松竹真气运转不畅,竟被血仙蝶压制,这要是传出去倒也不用活了,这些许的岁数可算都是活到了狗身上去了,丢人丢大发了,幸好却是没人发现。

    看不见的剑,是承影还是暗影?

    元松竹一眼就已经判断出了血仙蝶手中的武器,知道世上有这两把看不见的剑,当下却是被血仙蝶步步紧逼缓不过手来,心中愤怒无比。

    血仙蝶知道自己逃跑无路,但是凭借着她对裂空武学的熟悉,预先判断到了元松竹会出现的位置,终于快攻之下抢占了上风。

    血仙蝶接连数次快攻,脚踏八卦游龙步,同时剑走游龙快速袭杀,眨眼间却是十余招走过。

    元松竹起初未动收功就强行扭转身形,一口气总是顺不过来,在十余招之后终于顺畅了过来,随着身形转动之际,背后一片刀光亮起,六道之一的震道宝刃月满西楼出鞘。

    血仙蝶知道再无机会,当下一道血红剑气喷薄而出,正是一招“血气之剑”刺向元松竹,招出同时,人也快速向后退去。

    元松竹一刀横扫,刀气狂霸倾斜,顿时将“血气之剑”击溃,就要追击而上,陡然间看见数粒东西向自己砸了过来。

    “霹雳雷火弹!”

    血仙蝶一声娇叱,身形急速闪烁快速而行,那意思就像是躲避雷火弹的爆炸一般。

    元松竹也是大吃一惊,施展出绝世轻功躲闪,这个时候他可不敢以气劲抵挡,否则雷火弹顿时就会爆炸,只能躲闪的越远越好。

    元松竹几个起落之间躲闪出去老远,只是雷火弹落地,却是毫无反应,此时一看却是去的要死,竟是一些散碎银子被她洒了出来。

    “找死!”

    元松竹真的是被气怒了,当下又急速追赶了过来,他的轻功极高,血仙蝶有伤在身,却是快不过他,很快两人之间越来越近,当下元松竹单臂一挥,一道气劲长龙呼啸而出。

    长龙呼啸,卷起地面砂石滚动,其实一时无两,随即,元松竹身形一闪竟是快速穿行至气劲长龙之前,借由气劲长龙推动之力竟是加快了他的追捕步伐,眼见两人之间越来越近,元松竹身形一跃,同时刀身上刀茫闪烁一个六角形的图案笼罩而下。

    “六星光牢·锁龙刀魂!”

    这六角形的图案笼罩范围极大,血仙蝶正在这图案的笼罩范围之内,六角图案笼罩住了方圆,随即一缩,竟是向着血仙蝶困锁而来,瞬间六星光芒闪烁,将血仙蝶困锁。

    “死!”元松竹手中宝刃月满西楼闪烁寒芒向着血仙蝶劈落。

    就在此时一道剑气骤然间的透入,剑气无形又无影似是不存在一般,但是剑气之上携带着强大气势却是毋庸置疑的存在,剑气射来空气就像是一阵涟漪震荡同时空气发出一阵的尖锐爆鸣。

    元松竹大吃一惊,手中宝刀一摆与那剑气相接触,骤然间火星迸现,元松竹竟是被击退,同时一道人影快入鬼魅一般的杀至,身影围绕着血仙蝶饶了几圈,困锁住血仙蝶的六星光牢破碎,随后人影快速而去,就像是刮过一阵旋风,风停之后再无血仙蝶与那人的身影。

    “无影剑!是你吗?你怎么可能还活着?你早已经死了才是,被我刺了一剑,又打下悬崖,悬崖之下更是发现被野狗咬碎的尸体,那破碎的衣服正是你所穿的,难道这一切都是假的不成?”

    元松竹喃喃自语,抬手看自己的宝刀月满西楼,刀身上一点痕迹,很显然是方才的一击造成的,这一剑的力道足以震撼当世,问当今武林之中还有谁有这样的剑力?

    元松竹一震刀身,刀身上的剑痕被震散,雪亮的刀入鞘,看着萎靡不振的元浪眉头皱了皱,但是他张开手的时候看到那颗满是裂痕的血煞之心却是突然间哈哈大笑起来。

    “因祸得福,好好好,浪儿,也是你的福源到了,你虽然失去了意境种子,但是这颗血煞之心却比你那意境种子更加的好,从此你就是血煞神尊。”

    元松竹得到血仙蝶体内的血煞之心给元浪服用,元浪会有什么效果,同时血仙蝶失去了血煞之心会有什么影响?

    风护法强势面对叶可卿,他一拳攻出,强悍拳势直透叶可卿的阴阳剑势之内。

    阴阳剑势旋转成为阴阳鱼带着一股强大的吸力将这一拳笼罩、吸纳,同时阴阳之力分解对方拳势,看似是凶猛的一拳轰入,却被这阴阳剑势分解,再无杀伤之力。

    叶可卿阴阳剑势一分,紫色短剑化作一道紫芒削向风护法的拳头,右手剑水波荡漾,一柄水蓝色透明宝剑向着风护法的咽喉抹去。

    “好快的剑势!”

    风护法忠心一声赞叹,但是却是丝毫不惊讶,毕竟对方是阴阳道的传人,是魔教六道之一的传人,武功自然有着独到之处,自己五分力量果真那对方没有任何的办法。

    原来这一拳之威凶猛无比,却是只有五成之力,叶难怪叶可卿可以轻易抵挡。

    风护法拳上罡气缠绕,犹如狂风包裹迎向了叶可卿手中的紫色短剑,同时左手探出,五指一抓抓向了淡蓝色的湛蓝宝剑。

    叶可卿目光一缩,看来他的这双手可不是一般的手,否则怎么可以用手直接硬撼自己的宝剑,可要知道自己手中的剑绝非一般的宝剑,乃是削铁如泥的宝刃,别说是血肉之体了就是钢筋也要被削断。

    但是风护法此时还能云淡风轻的赞叹叶可卿的剑法,看来他对自己的武功绝对有着信心,当下却是不敢怠慢,右手紫色短剑依旧狠狠的刺下,却是想要看看他的拳头硬还是值得剑利,而左手的湛蓝宝剑骤然间变向,一瞬之间下刺,却是改抹为刺,刺向风护法的肚子。

    婉媚幽兰叶可卿,修炼阴阳武学大成,这一招变化也是极得阴阳武学大成之妙,一招出,又将引起怎样的恶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