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舍命救伊儿,将其推开,但是他整个人都陷入到了“暴风之锤”的威势范围之内。

    “暴风之锤”彻底的爆炸开来,整个地面都在颤抖,狂暴的能量肆虐,将地面炸成一个大坑,而在翻涌的能量场内萧云没有冲出。

    “哈哈哈····”

    一阵狂啸传来,风护法状如疯魔,逼得他吞服了禁药,损失不可谓不大,终于杀死了萧云,同时想到自己一下子抓到了三个六道传承者,这让他心中又是大喜,如此一来所有的损失都要弥补回来了,而且还要大赚。

    这个大赚可不是一般的大赚,那是可以成为断魂山首屈一指的人物,更是可以一统武林,成为至尊,甚至可以成为血煞神尊的传承者,这一切都让他疯狂。

    伊儿挣扎着站起,身上又涌动起了冲天的煞气,就在她的眼前,萧云将她救出,可是他却是陷在了对方的绝招笼罩的范围之内。

    “哼,米粒之珠也放光华,居然敢硬闯我的绝招,想要在绝招未成之时破去绝招,太天真了。”风护法冷哼一声,同时再展奇功,一道“六道图解”落下,将伊儿困住。

    任凭伊儿怎么挣扎再也难以冲破“六道图解”的困封,整个人眼中露出了绝望,随后身子软软的跌倒余地。

    “一切尘埃落定!”

    风护法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距离禁药失去效应还有一段时间,如果不趁这段时间将对方彻底拿住,那么接下来自己就会落入下风,所以他以最快的速度将伊儿困锁,这一切都已经在他的掌握之内了。

    尘埃落定,但是在烟尘之内却是泛起了妖异的血茫,一种沙哑似是磨铁一般的声音响起,这声音让人感到浑身升起阵阵冷颤。

    “嘎嘎,嘎嘎·····”

    “什么人?”

    一道血影正在“暴风之锤”炸出的大坑之内缓缓升起,同时一股血煞之气冲天而起,整个天空都弥漫上了一层血色。

    “旋风斩!”

    风护法看着血影身上的气劲越来越是强大,当下就是展出一招“旋风斩”袭杀向了那血影。

    此时风护法身上的药效还没有褪去,此时出现了异状,不得不让他谨慎起来。

    一招“旋风斩”斩出,随后整个人凝聚力量一股股旋风之刃凝聚在了拳头之上,悍然一拳向那血色人影攻出。

    “啊···”

    一声惨叫,那血色人影骤然间的消散,与此同时一颗核桃大小的东西突然间从那图血影之内飞出,那东西之上血光缭绕,内含无尽血气。

    “那是什么?”

    风护法的眼睛就是一缩,那是····血煞之心!

    风护法真的吃惊不小,原来这竟是血煞之心,只要服下了血煞之心就会得到血煞传承,成为血煞神尊的传承者。

    当下风护法身化一道黑风扑向那飞出来的血煞之心,就在此时一道凌厉的剑芒从后爆发而出,在那“暴风之锤”炸出的大坑之内居然射出如此一道凌冽剑气,同时一道人影已经飞身而出,人在空中居然可以转变身形,向着风护法后心疾刺。

    风护法大吃一惊,但是眼前的血煞之心也是不容有失,当下伸手一抓将血煞之心抓在手中,同时发动“风之守护”大气功,一股强大的气劲旋转而出形成飓风护盾,护住要害。

    凌厉的剑气刺到了“风之守护”护盾之上,同时气劲透过护盾而入,竟是刺伤了风护法。

    穿透气劲犀利无比,即使风护法的“风之守护”气功强悍,也被穿透气劲穿破,但是只受了一些轻伤。

    毕竟风护法服用了禁药,体内的功力非比寻常,能被萧云一剑刺穿却已经让他大吃一惊,他万万没行到对方居然可以穿自己的“风之守护”气功,伤了自己。

    此时风护法再也不敢停留,更是被萧云先前的话语震惊住了,能杀死天、地、日、月四大护法之人,杀他自然也是可以,而且这次得到了血煞之心,即使服用禁药的后果都可以弥补,现在可算是赚大了,先走为先。

    风护法身形如风,再加上禁药的药效并未消失,此时他一心逃走,确实没有任何人拦得住他。

    风护法夺了血煞之心而逃,同时萧懿柔和伊儿身上困锁着的六道图解之力缓缓的退去。

    萧云感觉到无比的轻松,曾几何时总是感觉体内似是压制着大凶之物,使得他的内功分出一股力量镇压此物,如今这块大石突然间的卸去,就感觉千钧重担一朝卸下的感觉。

    “你们没事吧?”萧云看了看伊儿和萧懿柔问道。

    萧懿柔心中暗道一声“可惜”,只是面上没有显露出来,倒是伊儿却是突然间强行催动体内煞气冲击伤了眼睛,不过也并无大碍,只是一边的叶可卿却是情况大大不妙。

    萧云见萧懿柔和伊儿无大碍,现在只是身上被六道之力困锁,不过风护法退走,他们身上的困锁之力正在缓缓退去,也无需担心,现在重要的是叶可卿的伤势。

    叶可卿被风刃切割撕裂全身,内脏都受了劲气震荡,甚至出血,已经是生命垂危。

    眼下能救她的只有阴阳玄解之力,但是萧云却是办不到,这阴阳玄解需要有人催动才能奏效,当初的合·欢夫人半边身子都被南宫倩打爆,正是由于上代阴阳道道主催动玄解之力给她续腹接脉才得以活命。

    这阴阳玄解在萧云身上,他本是也是受伤之躯,尤其是双臂还有身上有其他重伤,要是脱开这阴阳玄解之力自身危机倒是不说,自己却也是无法催动离开自身的阴阳玄解,而对于受体的叶可卿已经全然昏迷,更是没有催动阴阳玄解的能力。

    萧云将叶可卿小心翼翼的抱起,他知道现在唯一能够救他性命的唯有一途:交·合渡气!

    胸衣抱着叶可卿远去,行到一处无人之地,当下催动玄功打开一座门户,迈步进入其中,随即门户关闭,再也不见两人身影。

    在那神秘世界之内,萧云给叶可卿渡了口真气,以河水给她洗刷了一下身体,抱着全身依旧再出血的叶可卿轻轻的放在石床之上,这里曾经与南宫心怡交·合渡气,却没想到却是换了女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