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柔和伊儿盘膝打坐,身上的六道图解之力越来越弱,原来这六道图解之力需要外力不断的加持,一旦外力加持消失,那么六道图解的困锁之力就会越来越弱,最终会彻底的消散,而此时要是受困者以内力冲击封印,就会加快六道图解困锁之力的瓦解。

    萧懿柔身上的六道图解之力正在缓缓化去,她的情况要比伊儿好上了很多,毕竟伊儿身上的图解困锁之力是后加持上的,而且是风护法服用了禁药之后功力更深,所以困锁之力更胜,更是先前风护法施展六道图解困锁两人,而现在却是直接针对伊儿一人,所以她的困锁之力更为强大。

    就在两人冲破六道图解的困锁之时,远去的风护法却是遇到了意外。

    风护法本想着逃回断魂山,但是此时中原武林正乱,而且一旦自己服用的禁药药效褪去自己就如一个普通之人,需要七天七夜的时间散去药力才会逐渐的恢复,但是要恢复过来需要数天、数月甚至数年时间,同时药性伤及经脉,即使完全恢复也难以到达先前的巅峰,更是武功会可能停滞不前,甚至经脉伤势难愈有着每日退步的可能。

    这就是禁药的反噬,没有哪一种禁药是毫无反噬效果的。

    风护法想着此时回到中原难免会遇到武林之人,那时候自己正是体衰力弱之际,要是遇到死对头那就是死的难看了,倒不如在人烟稀少的南疆养伤,同时设法参悟出血煞之心的功法,如此自己武功不但不会退步,更是会很快的提高到一个让人仰望的地步,甚至可以凭借自己的武力一举打爆断魂山上那神秘闭关的血煞神尊,自己取而代之。

    风护法想到做到,不向北走却是向着南行,他也不知道南行多久会有城镇,会有人烟,只想找一处偏僻之地修养,急匆匆而行,而此时身上的功力正在缓缓减弱,药效正在缓缓散去。

    风护法急于寻找修养之所,却是他的行动落在了三个人的眼中,这三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萧懿航、云梦生和姬红霞。

    原来萧懿航、云梦生和姬红霞逃离了南麟城,却是没有奔向百花谷向着北行,半路之上将梦倪裳又送回了南麟城,三人急急而奔到了官道尽头,弃了马车钻入树林,行了一日正看见风护法从不远处快速掠过,这让三人惊奇不已,当下就跟了上去。

    风护法寻了一处山洞,身上的功力散去更快,照这样下去不出两个时辰就会沦为毫无功力的废人,不过也好,自己已将备下了吃食,这些干粮足够自己顶过七天,只是备下的水却不足以顶过七天,不过水好收集,这里是蛮荒古林,随处可以搜集到水源。

    功力不断的散去,致使身后跟了三人却是浑然不知,同时身上的气劲缓缓淡去、消散,已经露出了本尊来。

    “这个人是断魂山上之人,我曾拜断魂山上月缺护法为师,他曾告诉我断魂山之秘,根据月缺恩师的讲述这个人怕是断魂山风护法了。”萧懿航道。

    “这个人好像是受了内伤,开始的时候劲气浓厚,轻功更是高绝,而越来越是弱小,怕是伤势越来越重了,我们该怎么办?”云梦生出言问道。

    “先看看情况,看能不能与断魂山拉上关系,若是可以的话最好,要是不能····”萧懿航眼中露出了狠色,伸手就比划了一个“杀”的动作。

    三人暗暗跟上,见风护法盘膝而坐,知道是在练功打坐,半晌他却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知道自己功力完全散去,这个时候却是轻松了起来,当下取出血煞之心仔细观看。

    血煞之心,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但是其上的血煞之气让他颇为熟悉,他知道这就是血煞神尊所梦寐以求之物,这应该是属于阴风谷的血煞神尊传承之物,据说是失踪了,却不料在这个少年身上。

    “因祸得福,因祸得福,没想到这一行却是让我有此际遇,乖徒儿,也不亏你打不过这个人,他身上具有血煞之心,本身具有血煞传承,具有屠杀护法之能,你自然是打不过他,哈哈,也是老天眷顾,没有那禁药我也不会得此大机缘,哈哈····”

    风护法有些得意忘形,本来在这人烟稀少的南疆深山之中,绝无半点人烟,即使他在如何狂啸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却是没想到他却是被人跟上。

    “血煞之心!”萧懿航震惊了,真的太震惊了,没想到对方手中居然有着血煞之心。

    不仅仅是他,就是云梦生和姬红霞也震惊了。

    此时三个人的眼中都露出了历芒,各自都有着将血煞之心占为己有的心思。

    “血煞之心非比寻常,我必得之!”萧懿航握了握手。

    “既然如此,我们夫妻助你功成。”在旁的姬红霞眼睛眯了眯,将历芒隐去,慢慢的道。

    “好,我先试探一番虚实,看能不能抢夺,若是他真的受伤,那么我们就不用客气了,毕竟在这南疆,杀人放火最是方便。”

    萧懿航突然间现身,却是吓了风护法一跳,连忙将血煞之心收起,但是他知道一切都晚了,更是心中叫苦。

    萧懿航一施礼:“晚辈萧懿航,乃是断魂山月缺护法的弟子,不知前辈可是断魂山风护法?”

    风护法看了看眼前之人,见他嬉皮笑脸,不过眼中历芒闪烁,就知道这个人是人面兽心之辈,当下道:“正是,你居然是月缺护法的弟子?”

    萧懿航恭敬的道:“弟子正是,不知师叔可是遇到了麻烦,需要师侄帮忙?”

    风护法点了点头,从怀中掏出那颗血煞之心,只是手有些微微颤抖,不过很快就稳定了下来,若无其事的道:“既然是我的师侄,师叔没有什么好的东西,今日偶得这东西,全做见面礼了。”

    风护法说着竟是将手中的血煞之心抛出,萧懿航一伸手接住。

    萧懿航大喜,但是却也是小心谨慎的看了看手中的血煞之心,其实他也未见过血煞之心,更是不知这是真是假,但是他却是清楚,这颗就是刚才风护法手中拿着的那颗血煞之心,想来当不会是假了。

    血煞之心,风护法毫不犹豫的抛出,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