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护法将血煞之心抛出,萧懿航一伸手接住,牢牢抓在手中。

    “多谢师叔赏赐!”萧懿航又是很尊重的拜了拜。

    风护法摆了摆手,“你怎么到了此地?”

    “启禀师叔,我本是从南麟城而来,在南麟城遇到了些麻烦,不得不离开此地,师叔为何到了此地?”萧懿航问道。

    “哼,本尊本想着击杀一人,却不料对手武功高强,竟然让本尊伸手重伤,不得已才到此修养功体。”风护法恨恨的道。

    “是什么人打伤了师叔?师叔武功高超决定,武林之中当是少有敌手,怎么会受伤?”萧懿航迷惑不解的问道。

    “共四个人,其中一男子叫做萧云,其余三人分别是阴阳道、幽冥道和剑道传人,这四个人的武功都是高明决定,我杀死一人,打伤一人,被六道图解困住两人,不过却也是落了重伤。”

    萧懿航一惊,随后却是心中大喜,他可是知道对方是谁了,正是前往南疆的萧云、丰小依、柔姑娘和昆仑掌教婉媚幽兰叶可卿,如今对方死了一个,无论是谁对自己来说都是好消息,伤了一了,还有两个被六道图解困住,这不是说对方已经全然没有了还手之力?

    “他们现在在那里?”萧懿航问道。

    “在那边,数十里路程。”风护法指了一个方向。

    “师叔,待弟子前去剿灭那几人为师叔报仇,然后再来接师叔一起前往断魂山,不知师叔能否接纳与我?”萧懿航问道。

    “如此甚好,不过对方虽然全部受制,不过仍有一战之力,你此去小心。”风护法叮嘱道。

    “师叔放心就是。”

    萧懿航出了山洞与云梦生、姬红霞一商议,决定先去杀了萧云等人,这个风护法受伤暂时也逃不掉,更何况即使逃了又如何,血煞之心已经到手。同时萧懿航也是佩服风护法果真是老古董,识时务,省的让自己费力了。

    就在萧懿航走后风护法的眼中露出了历芒,“小辈,敢在虎口夺食,你也是胆子不小,血煞之心现在你手上保存几日,待我功力恢复,杀死你也不过是反手之间的事情。”

    此时叶可卿受伤生死不知,萧云交·合渡气能否治愈她的伤势,而此时萧懿柔、伊儿身上的六道困锁之力尚未解去,此时此刻萧懿航等人前来,几人将如何化解?

    萧懿航逃离南麟城的消息很快就被合·欢派的人查到,只是合·欢派的人并未追踪萧懿航多远,更是不敢过分靠近,直到萧懿航等人弃车钻入密林,合·欢派的两名女子这才回转禀告萧懿菡。

    “替天行道,现在这南麟城内就只剩下莫家之人了,现在却是最佳时机将莫家人一一举歼灭。”说话的是张馨菲。

    张馨菲抚摸着挺大了的肚子,嘴角之上挂着幸福的笑容,但是此时她的心思却也是并不在孩子身上。

    “哎呀,看你身子也不方便呢,歼灭莫家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把自己养的白白胖胖的,还有里面这个小的,其他的事情都有我和菡姐在。”萧懿影趴在张馨菲身边,盯着她的大肚子道。

    “厄···这···”张馨菲被看的脸上发烧,说实话她还真是帮不上什么忙,但是她却是张家的主事人,当初的张家直系之中唯一的幸存者。

    “哎呀,你看,肚皮还会动呢?”萧懿影好奇的伸手戳了戳张馨菲的肚子,果然看见肚皮不断的蠕动,似是一双小脚在肚子里面乱蹬。

    萧懿菡也是瞪大着一双眼睛,眼中充满了好奇,而牡丹明月舞却是脸上充满了羡慕的笑容。

    “好了,还是谈正事吧,我与剑画姑娘初来南麟城,也不知道现在的情况,现在萧懿航那边有什么动静?”张馨菲说着看了看众人,只是看到牡丹吗明月舞的时候不由得一愣,觉得这女子有一股熟悉的感觉,但是她却可以确信自己并未见过这个女子。

    “小姐,城主府内萧懿航的人并没有全部带走,替天行道的高手尽数留在城主府中,而且还有莫林、绿萝和墨绿三个亲信,同时还有冰宫的蓝冰儿和红衣还有全真小七子中的小天苍,同时更是打探到绿萝与城主莫飞羽关系暧昧,怕是这两股势力合一了。”一边的春草插嘴道。

    “绿衫身死,对于红衣和冰儿来说无疑是很悲痛的,三人感情最好,只是绿衫始终也是死在了莫家人手上,红衣和冰儿怎么会还留在城主府?”张馨菲不解的道。

    “这个我们就不知道了,合·欢派的姐妹们也没有探查出虚实,只知道蓝冰儿雇了一辆马车,后来的事情就不得而知了,反正马车、人都没有从城主府出来。”春草道。

    “她们会不会遇到了麻烦?”张馨菲皱眉问道。

    “遇到麻烦是一定的了,否则也不会雇佣马车了,分明是想要拉着受伤的红衣和绿纱的尸体离开,只是遇到了什么阻碍,这才被留在了城主府内,如今莫家的势力很强大,更有替天行道的高手在此,我们应付起来怕是困难重重。”萧懿菡道。

    “找到我们张家霹雳堂所留的轰天雷对付他们或许可以成功,只是这霹雳堂的所在却是在城主府内,我们想要开启霹雳堂却也是不易。”张馨菲道。

    “哎呀,你怎么把霹雳堂建在了城主府了?这下子麻烦可是大了,要是有张家的轰天雷,只管一痛炸就将对方全炸死了。”萧懿影唉声叹气道。

    “其实霹雳雷火弹才是张家火器的集大成者,只是霹雳雷火弹爆炸力稍弱,但是胜在火焰爆炸攻击,其实杀伤力更强,只是眼下我们手中的霹雳雷火弹数量有限,成不了大事。”张馨菲叹了口气道。

    “他们隐藏在了南麟城内,这么多年了,怎么不多造点,还要去开启什么霹雳堂?”萧懿影嘟着嘴道。

    “小烦姑娘,你却是不知了,这张家的火器虽然厉害,但是只限于传承者才精通各种火器制作,而张家的直系传承者不过菲儿一人而已,这些旁支别说打造雷火弹了,就是张家的火把都是炼制的不伦不类,难道小烦姑娘忘记了不成?”张馨菲看着萧懿影浅笑道。

    张馨菲到达南麟城,又将给南麟城的局势带来怎样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