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余孽欲要打开霹雳堂,那么我们就帮他们一把。”莫渊冷冷的道。

    “一切全凭父亲安排,只是眼下孩儿担心你的伤势····”莫飞羽担忧的问道。

    “我的伤势无碍,我也多亏了那花弄鱼,没想到她的毒针没有要了我命,更是感觉我体内的剧毒正在逐渐的散去,所以我有一种猜测,那就是我身上的剧毒需要以毒攻毒,所以你想尽办法弄些剧毒之物回来,我试验一下,看能不能祛除我身上的毒,要是为父身上的毒尽除,所有的这些叛逆者一个不留。”

    一个白发苍苍的驼背老妪手持拐杖出现在张家旧址之外,这个人颤颤巍巍走路都不稳,似是一阵风吹过就要将她吹到一般。

    这老妪手拄拐杖,轻轻敲响门环。

    不多时,一名合·欢派女子将门打开,面露疑惑之色,“请问你找谁?”

    “老婆子口渴,行至此地,借口水喝。”那老婆子有气无力的道。

    “口渴?难道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平日里面这里连个鬼影都无,你来这里他讨水喝?”那合·欢派女子不解的问道。

    “老婆子整日生活在百花谷中,确实不知,只是听说这里曾经是张家的旧寨,本是与张家有旧,十余年了不曾出谷,也不知道张家之人现在如何了?”那老婆子说着抬眼看了看那合·欢派女子,只是这一刻她的眼中却是放出两道精茫。

    那合·欢派女子一怔,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刚才她完全的被这老婆子震慑住了,就在那一刹那感觉面前站着的是一只猛虎,一只炸了毛的狮子,欲要择人而噬,一股凌人气势勃发而出,但是就在下一刻那老妪身上的气势全然消失不见,又像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者。

    “你···你等等,我去禀告掌教!”那合·欢派女子一颗心“嘭嘭嘭”不受控制的狂跳,似是要爆炸一般,竟是无论如何压制都压制不下来。

    “怎么了?”正巧牡丹明月舞路过,见到那合·欢派女子慌张失色,不由上前询问,只是眼下那女子竟是说不出话来,脸色也是铁青,身子竟也是不自主的颤抖起来,而且眼神也逐渐的扩散,似是死鱼般的眼神。

    牡丹明月舞双眼一瞪,知道这合·欢派女子是中了某种特殊的武学,当下迎面一掌拍出,一股强大的精神力渗透入那女子识海之中,同时手掌抵在她的头上,一股真气运入她的体内,将异样真气逼出体外。

    牡丹明月舞伸手扶住那女子,将其扶到一边,抬头看去却见一个老妪正颤颤巍巍的向着自己走来。

    “你是什么人?”牡丹明月舞像是一朵美艳的牡丹花开,逼向那老妪。

    “老婆子只是口渴,找口水喝罢了,姑娘是什么人?”那老妪缓缓上前,却是不惧牡丹明月舞。

    “百花花魁,牡丹明月舞!”明月舞说话间一震臂,背后背着的宝剑骤然出鞘旋转着飞出,“嗤”的一声插到两人身前。

    剑身闪烁着寒芒,剑穗轻轻荡漾,以剑为中心荡起一阵涟漪,涟漪过后满地铺满白霜。

    “再向前一步,让你身首异处!”

    “不错,不错,你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武功,却是让人钦佩,也不愧是圣女选定的花魁,有此花魁老婆子也就放心了。”

    那老妪说完咳嗽了两声,身形更加的佝偻了,缓缓上前一步,铺满冰霜的地面上一震,冰消雪散。

    轻轻一步,看似是轻描淡写之间就将牡丹明月舞释放的寒气破去,与此同时使得大地震颤,就这一份功夫就足显这人武功高深。

    就在此时大地的震颤却是惊动了萧懿影、萧懿菡以及春秋四使女等人。

    “什么人?”萧懿菡花枝招展般飘身上前,站在牡丹明月舞身边。

    “你都长这么大了?二十年了,二十年了,已经二十年了····”老妪说着竟是忍不住热泪直流,缓缓伸出手来探向萧懿菡。

    “你干什么?”

    萧懿影连忙挡在萧懿菡身前,她知道萧懿菡武功不低,但是在这个意境高手遍布武林的时代,她的武功绝对不是绝顶高明,她高明的是精神力,是魅惑之术,而对于真刀真枪的打斗,她却是不擅长。

    那老妪一愣,看着萧懿影,热泪流淌的更多,“我错了,我错了,你才是少主。”那老妪颤抖着手又探向萧懿影。

    萧懿影感觉到对方并没有杀意,但也是小心翼翼的,向着老妪这样的老古董最是会隐藏自己,要是暗中弄些手段也是难以防备,当下轻轻一侧身子躲闪了开去。

    “是···是老婆子唐突了。老婆子还没有自我介绍,怎么,不让老婆子进去喝杯水,在这门口····”老妪说着看了看周围,四周并没有什么异状。

    “请!”萧懿影轻声一句,伸手示意,这老妪拄着拐杖缓缓上前,随后大门关闭。

    张府之外的大树影下,树影一阵晃动,一个人影缓缓从树影之上凸起,就像是影子延伸出来的一般,那人影突出之后又缓缓的缩回,风吹树叶摇,树影婆娑,任谁也看不出来这树影之中先前还藏着一个人。

    众人一直跟随老妪身侧,却也是离得不甚近,唯恐这老妪突然发难,尤其是牡丹明月舞,剑已经握在了手中,剑光森寒,冒着丝丝白气,临近之人都感到阵阵寒意。

    老妪丝毫没有理会一边戒备的牡丹明月舞,一步一颤的向前走去,那样子似乎是一阵风吹过都能把它吹到。

    众人到了客厅之内,萧懿影让春花端过一碗水,那老妪也没客气,端过喝了一口。

    “老婆子当初是伺候圣女之人,哎,那时候还是老婆子将少主秘密送出,送到合·欢派,又说动四大长老使将少主接回百花谷,本想着少主隐藏身份在百花宫内长大,慢慢熟悉这里面的一切,最终掌握整个百花宫,却世事难料。”那老妪说着眼泪更是犹如泉涌。

    “没想到少主九岁出谷,这一去却也不知多少年了,今日又重逢,却是险些认不出少主来,竟是···错认了这位姑娘。”老妪说着看向了萧懿菡。

    神秘老妪,她的到来又将给南麟城局势带来怎样的变化?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