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老妪找上门来,“没想到少主九岁出谷,这一去却也不知多少年了,今日又重逢,却是险些认不出少主来,竟是···错认了这位姑娘。”

    “你····你是我娘的亲信属下?”萧懿影大喜。

    “亲信谈不上,属下却是正是,老婆子曾经照顾过圣女起居,圣女年轻的时候就是老婆子照顾,后来圣女到了百花谷建立百花宫却是疏远了老婆子了。起初我还当是圣女看不上老婆子了,竟是没想到圣女是在保护老婆子,她知道百花宫内有人阴谋算计,所以假意疏远老婆子而暗中却是保护,在圣女临产的时候把老婆子带到身边,嘱托了后事。”那老妪说话间却是脸上露出了悲伤之色。

    “真的啊!”萧懿影却是面露喜色,“不知道婆婆怎么称呼?”

    “叫我花怜云,少主,这些年来可是担心死我了,一来我不敢有所动作,一切都小心翼翼的隐藏着,另一边却是担心少主的安危。”花怜云道。

    “那你是如何来到此处的?”一边的萧懿菡突然问道,“你这么突然的离开百花谷莫不是被人发觉?”

    萧懿菡这个问题并不唐突,一来她心中对这老妪花怜云有所怀疑,二来也是想知道她的来意。

    “这次圣姑坐镇百花宫,已经得知了少主的出现,更是前不久圣女出谷,最终受伤而归,所以欲要派人打探少主消息,正巧知道我曾经是先圣女的属下,所以就派我前来,却不知我正是前圣女暗中留下的棋子。”花怜云郑重的道。

    “如此说来却是甚好。”萧懿影微笑道,“我正寻思借助百花宫的力量对方城主府,却是婆婆到了,不知道婆婆有没有法子?”

    “这件事····”花怜云说到这里突然顿住,似是琢磨,半晌才接着道:“这件事却也不难,先前圣女受伤而归,听说就是被莫家的人伤的,如果我们放出消息说少主受伤而逃,逃往一处秘地,我想百花宫一定不会坐视不理,同样的消息若是传到城主府内,再加上百花宫的动作,莫家定然不会坐视不理,如此一来却是可以让他们鹬蚌相争,而我们作为渔翁得利。”

    “好计划,这个消息就有我们合·欢派散布就好了,只是这神秘之地却是要选择一下了。”萧懿菡郑重的道。

    “姑娘,其实这秘地倒也易寻,不知合·欢派总坛所在如何?少主受伤逃往合·欢派总坛是再好不过了,名正而言顺,更是合·欢派总坛是我们的地盘,我们可以占据地利,所以这处秘地乃是最好不过的所在。”花怜云提议道。

    萧懿菡和萧懿影用眼睛交换了一下意见,萧懿菡微微点了点头,萧懿影这才道:“如此甚好,不过还请婆婆再此呆上一段时间,我们好去准备,然后在去合·欢派总坛,同时我们也要和张家商议一番。”

    “张家,可是原南麟城的张家,曾经的霹雳堂张家?”花怜云问道。

    “正是,张家正统之中还有菲儿姐姐幸存,这件事也要和他们商议一下,毕竟这个南麟城还是要交给他们的,更何况有他们相助更是可以事半功倍。”萧懿影道。

    “好,好,好,老婆子就在这里住上几日,同时我也要准备一下向百花宫回报,虽然才做到万无一失,成功将百花宫的人引出来。”

    神秘而来的花怜云与萧懿影等人布下的计策能否功成,她的到来又将给南麟城带来怎样的局势巨变?

    婉媚幽兰叶可卿受伤将死,萧云不能解下自身玄解救治,当下只能将其抱入自己那神秘空间之内,以交·合渡气给叶可卿治疗伤势,同时萧懿柔和伊儿身受六道图解困锁真气运转正在不断冲击尚未冲破困锁,就在此时三道身影在林中快速穿梭向着方才大战之地驰来。

    萧懿柔身上闪烁着的五彩光芒越来越是强烈,身上浮现起了六角图案不断旋转着,竟是被不断膨胀的五彩光芒不断撑大,最后“啵”的一声爆裂,六角图案消失不见。

    萧懿柔长出了一口气,缓缓收功,她身上的六道图解困锁已经解去,此时却是一身的轻松,而且感觉体内涌动着的真气却是有增强了不少。

    上次她遭遇到六道图解困锁的时候就有所发现,但没有多想,这次再次遇到六道图解困锁却是心中已经确定,这六道图解对于锁封着的经脉有着增强的作用。

    其实这也并不奇怪,六道图解困锁,而被困者一定是竭力脱封,这一来二去之间的较量,要是内力不增长也是奇怪,更何况六道图解的力量本来就是与受封者的力量相合,如此一来六道图解的困锁之力被震散,而其上的力量倒是成为了被困锁者的大补之物。

    萧懿柔一下子震破六道图解的困锁,看了看身上还涌动着亮白色气劲光芒的伊儿,心中一动,探出手来握住了环刀的刀柄。

    萧懿柔之所以来南疆本来是为了去的禁宫秘钥,但是现在却是没有了这个任务,因为她已经知道了禁宫秘钥的秘密,现在她的任务有两个一个就是杀死萧云,除此之外就是确保萧懿影的安危。

    对于伊儿他开始并没有什么恶意,但是她却是知道这就是丰小依,剑圣丰钰枫的女儿,本来这个身份倒也无所谓,但是就是她刺了血仙蝶一剑,险些让血仙蝶殒命,即使现在还活着也是燃烧生命,向天夺命,若是没有解决办法不久之后将再无办法救治。

    这个仇让萧懿柔怀恨在心,更是被萧懿影掴了脸,同时她的心中也有着深深的自责,所以她并不介意杀了丰小依。

    丰小依豁然间睁开眼,她对杀气的感知太过敏感,死在他手上的人已经数不清多少了,对于杀气他最是熟悉,萧懿柔的杀气惊动了丰小依,她左眼依旧红肿,半眯着,只是右眼瞪得老大,却是不说一句话。

    “你想杀我?”伊儿冷冷的道。

    “你带着一张假面皮虽然瞒得过我的眼睛,但是却瞒不过六道图解,你就是梅剑山庄的丰小依,所以我要杀你。”萧懿柔说话间手中环刀出手,已经握在了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