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柔面对着伊儿露出杀意。

    “你带着一张假面皮虽然瞒得过我的眼睛,但是却瞒不过六道图解,你就是梅剑山庄的丰小依,所以我要杀你。”

    “你要杀我,总要给我一个理由,我并没有得罪与你。”丰小依震惊的道。

    “你休想拖延时间来解开六道图解的困锁,先前你强行解开困锁已经是伤了经脉了,现在看你凭你如何努力也是难以解开六道图解的困锁,所以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萧懿柔嘴角挂着惯有的微笑道。

    “好吧,我承认被你看穿了,但是在你杀我之前我想要知道为什么杀我。”伊儿问道。

    “杀你的理由很简单,因为你伤了我大姐,险些让她送命,更是她落下了永久的伤,同时还让我受到二姐姐的责骂、掴打,所以我非杀你不可。”萧懿柔持着环刀向前走进了几步。

    “你大姐姐、二姐姐是谁我并不认识,但是我杀的人的确很多,或许记不得了,不过从你的语气之中我却是听出了你的怨气,更是听出了你心中的自责,我怕是你做出了什么不可逆转的伤害,所以把这种恨转嫁到了我的身上,我说的对不对?”伊儿问道。

    “对,对,就是这样,所以我要杀了你出气!”萧懿柔微笑着道但是言语之中却是阴寒无比至极。

    “这样啊,那你就是铁了心要杀我了?那你总得让我知道我伤的是谁,你又到底是谁?”伊儿问道。

    “我和你一样,有着表面的身份和真实身份,你身为梅剑山庄的副庄主,其实真实身份却是剑灵山的少主,你的身份我已经知道。”

    “你说的没错,不过你却是说错了,第一,梅剑山庄前身名叫剑湖帮是我父亲所建,我作为女儿继承父亲的产业很正常,更何况任何人都知道我是剑圣女儿,我也没有隐瞒,而剑灵山乃是我母亲所建,我作为女儿,继承母亲的事业也很正常,只是武林中不知道这点而已,但是我却没有刻意隐瞒,因为没有人问过我,所以我只是没有必要亮出这个身份罢了。”

    “或许如此吧,你知道我的身份吗?”萧懿柔笑着问道。

    “表面上你是醉红楼的头牌,武林中人都知道的柔姑娘,其实你却是天道山元松竹的私生女,所以我现在很迷惑你所谓的大姐姐、二姐姐到底是谁?”伊儿瞪着眼睛问道。

    “你说的没错,这是我的身份,但是这只是我一直以来的身份,但是这已经成为了过去,因为在突然间查知到了一个秘密,一个关于我身世的秘密,因为我并不姓元,其实我是姓萧的,我名萧懿柔,我的大姐姐就是你们口中的血魔女血仙蝶,而她的真实名字叫做萧懿岚。”

    “还有你的二姐姐就是小烦,她叫萧懿影。”伊儿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你笑什么?”萧懿柔一愣问道。

    “她是笑你蠢,我们都到了你身后你却是不知,看来你最以为傲的精神力并非强大的不可抵挡,至少我们到了半天了你也没有发觉,还以为她拖延时间是为了冲开自身的枷锁,其实不过是引你说出实话,好让我认清楚你,我的好妹妹!”

    说话之人自然是萧懿航,同时身边还有姬红霞和云梦生,此时三人身上笼罩着淡淡的血光,就在萧懿航说话之间,三人身上的血色气劲这才缓缓褪去。

    就是这血色气劲摒去了三人的气息,让萧懿柔没有感知的到,但是正面对着三人的伊儿却是看的一清二楚。

    “其实你的身份我早已知晓,你要是隐瞒着你姓萧的身份萧懿航又怎么会对你下手?而且我还知道萧懿航的真实姓名其实叫做元航,现在你们之间已经算是撕破了面皮,除了一方倒下却也是别无它途可选。”伊儿冷笑道。

    “我承认打不过他们,但是我却是可以逃跑,可是你,现在连动都是不可以,所以本姑娘不陪你们了。”萧懿柔说话间身形一动就要离开。

    “你也走不了!”任谁也没想到萧懿航居然要拦住萧懿柔的去路,他身形一展犹如鬼魅,一道残影划过人已经拦住萧懿柔的去路。

    “先前我不动你,是认为你与我同血脉,却没想到你与我并无血缘,如此一来你却是我修炼阴阳武学最好的鼎炉,这个时候你还想走,却是白日做梦。”萧懿航冷笑一声,自腰间缓缓抽出一把冷森森的宝刃,正是断魂刀。

    萧懿影也是一怔,万万没想到萧懿航的武功竟是如此高深,看着他的轻功造诣竟是超过自己,更是她手中的断魂刀,寒气森森,一看就是一把神兵利刃,不由的心中打怵。

    “喂喂喂,我们是不是要合作一把,你想想看啊,他要是把我抓了,你也一定逃不掉的,是不是,我们合作吧。”萧懿柔微笑着看向在地上盘坐的伊儿。

    “我现在连动都动不了,怎么帮你?再说了,你是谁?你可是武林中让男人垂涎三尺的醉红楼柔姑娘,最懂男女风花雪月,你做鼎炉最好不过了,不要拉着我下水。”伊儿淡淡的道。

    “哎呀,怎呢说我们也是同盟不是?我们之间没交情,我们父辈之间可是有着很深厚的感情的,是不是?”萧懿柔又说着看向伊儿。

    伊儿不置可否,“等我可以动了再说吧,我现在连动都动不了,再想着怎么合作也是无用,你还是乖乖的跟着他们走吧。”

    “哎呀呀,不要这样,我知道你能动的,你之所以不动就是打算他们和我动手的时候你好找机会逃走,你这样可不好。”

    “我要是能动还能等着你来杀我?你就不要转移视线了,他的武功很厉害的,你与他动手还敢分心,简直是找死。”

    “哎呀呀,他有那么可怕?我就不信了,不过他们有三人,我们联手总多一份机会不是,我要是倒霉了,他们也不会放过你。”

    “我练的是煞剑,身上这股煞气可以摧毁他的心智,我不是尚佳的修炼鼎炉,再说了我也不温柔。”

    “哎呀呀,不要这么说···”

    “你们有完没完·····”

    萧懿航出言打断,他实在是不想听萧懿柔再此呱噪,而且夜长梦多,时间拖得久了任何事情都可能出现,到现在萧云和叶可卿一直都没有出现,怕是时间一旦耽搁了,将会失去此次千载难逢的机会。

    萧懿航欲要动手,而此时萧云正在为叶可卿交·合渡气疗伤,伊儿是身遭六道图解困锁,而面对着萧懿航、姬红霞和云梦生,两人将要如何化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