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飞羽被莫林和绿萝突袭,“哼,其实从我回来的时候就开始布局,这洞就是我挖的,只是没想到的是合·欢派、张家都把这里当做了据点,要是没有这些人的原因我也会把你引入这里。”莫林终于露出狰狞的面容。

    莫飞羽看了看一边的雕像,却也明白了原委,即使张家人也会、合·欢派也罢,都不会做出有辱张家先祖的事情,所以莫林以这雕像作为掩护遮掩洞口是最好不过了,张家人没有人会动这雕像,刚才也在奇怪为何张家要将地道口藏着雕像之下,原来如此。

    “我是莫家的旁支吗?不,我才是莫家的主人,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其实我不在乎你们的铁石禁武绝学,我在乎的是你们父子对我的伤害。你知道我和小雨的感情,你却是假冒我糟蹋了她,我看的清清楚楚,这个恨我一辈子也不会忘,我并非你的弟弟,其实你的弟弟已经死了,被我父亲杀死了,知道我的父亲是谁吗?我的父亲就是你们口中的废物莫天涯,那个我一直叫做叔叔的人,那时候莫家很弱小,我父亲是莫家唯一的儿子,而我娘与我父亲相亲相爱,可是莫渊那畜生被少林逐出门派后犹如丧家之犬前来投靠,我父亲收留了他,这个畜生不仅仅不知恩图报,反而趁机占据莫家,不仅是暗中杀死我爷爷,更是强占了我娘,要不是我父亲忍辱负重苟且偷生,也早就死了,你知道吗?那时候我才刚刚几个月大,你那禽兽父亲强暴了我娘,而我父亲不敢暴露和娘的关系,更是不敢暴露我这个儿子,但是这份恨却是深深埋藏在心中。”

    莫林狂啸,“今日你死了,可是明白了一切?我要拿回我的一切,你的所有亲信全部都要埋葬在地下,而替天行道的帮众将是我的势力,莫家完了,南麟城是我的了,你知道我忍辱负重了多久吗?”

    “地道之内藏有剧毒,那些人进入洞穴就不会出来,更是我在里面埋下了炸药,到时候你们一死,炸药一爆,这一切都是张家人做的手脚,你说这是不是天衣无缝的计划?”

    莫飞羽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嘴里不断的冒着血沫,此时绿萝一抽剑,莫飞羽的身子从洞口内掉落,紧接着那雕像又堵在了洞口之上。

    “林,我们成功了,接下来我们赶快离开这里,然后引爆炸药,一切就全完美了。”绿萝得意的道。

    “走!”莫林一挥手,身边几十位替天行道的高手就要随着莫林而出。

    就在此时大地突然震动,“轰隆”一声爆响,院中竟是发生了爆炸,紧接着爆炸声响不断,竟是接连不断的大爆炸。

    “怎么会这样,炸药引爆的早了!”绿萝急切的道。

    “不对,这不是我们布下的炸药,这是····张家的雷火炸药!”莫林惊慌道。

    “走,赶快离开这里!”

    什么叫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莫林埋伏下杀招坑死莫飞羽,将城主府高手一网打尽,而张馨菲竟是欲要将莫林以及替天行道的高手也一网打尽。

    炸毁张家旧宅,这是多大的手笔,爆炸的并非是霹雳雷火弹,只是张家研制出来的火药,不过这威力也是不小,张家旧宅整个天翻地覆,化作一片火海,此时南麟城震惊。

    如此大的动静,整个南麟城都在微微颤抖,很多人都以为是在地震,尤其是距离张家旧宅比较近的人。

    爆炸声响最终消失不见,唯有冲天火芒,两道人影从火芒中冲出,在火光的照耀下拉出了长长的人影。

    两个人互相搀扶,看来绝对是受了严重的伤,此时两人都在咳血,显然是体力不支,竟是逃脱出来的莫林和绿萝,这两个人居然没有被炸死。

    不远处的屋顶上隐藏着几个人,其中一人道:“小姐,对方受伤颇中,我们何不趁此时····”那人说着摆了一个“杀”的手势。

    “没必要,这两个人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留着还有用处,更何况这么大的动静,我们要是冲出去截杀他们,定然会暴露我们的踪迹,凭我们这些人的武功实在是太弱。”那个小姐不是别人正是张馨菲。

    “小姐,莫家与我们张家有着化不开的仇怨,即使是死我也要为族人报仇雪恨,小姐,让我去吧,我拼着这条命不要也要炸死这两个人。”那人恨恨的就欲冲出。

    “胡闹!张家人不多了,而我始终是女子之身,以后的张家还是要依靠你们,怎么可能让你们就这样送死?”张馨菲怒道。

    那人随后也没有了动静,只是静静的看着莫林和绿萝互相搀扶着逃跑而去。

    “可恶,本以为张家的人会趁机出现截杀,结果却是一无所获!”说话的一男一女,男的居然是小天苍,而女的却是蓝冰儿。

    “我们走吧!我清楚白裳的为人,我就知道这次肯定抓不到她,当初她可是我们血魔女之首,她的聪明智慧绝对不是你能想象的。”蓝冰儿道。

    “冰儿,你我都已经是夫妻了,怎么总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人的威风,现在的张馨菲在我眼中一文不值,我一个手指头就能碾死她。”小天苍说着拉起蓝冰儿的手。

    “回去向圣主回报,不要耽误了圣主的事情,否则小心你那东西不保!”蓝冰儿一甩手将小天苍的手甩开。

    蓝冰儿觉得很奇怪,很奇怪,自己怎么会嫁给小天苍,怎么会喜欢他?但是冥冥之中就是有一种奇怪的想法,自己就是小天苍的妻子,就是喜欢他,莫名的,没有任何理由的,愿意为他生儿育女,而且心中莫名的那所谓的“圣主”的话言听计从,自己就像是她的奴隶一样,没有原因没有理由的服从,哪怕她一句话让自己自杀,自己也会毫不犹豫,而直到现在她都不知道那“圣主”的真实面容,仅仅一个声音,就让她“心甘情愿”般的服从。

    嫁给小天苍就是圣主的一句话而已,开始对他有如敝履,在“圣主”一句话后,觉得小天苍处处吸引着她,让她着迷到不能自拔,就这样两人成为了夫妻,更是真心实意的为“圣主”做事。

    两个人联袂离去,南麟城却是变得更加热闹起来,就如白日闹市一般。很多人向着张府旧址而来。

    骤变的局势,南麟城之战到底又将引向何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