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麟城外一处山谷之内。(书屋 shu05.com)

    萧懿菡先头领路,众人跟随,一直到了山谷深处,竟是不见人影。

    萧懿菡率先站定,看了看四周,转身向众人道:“我们在这里埋伏,等候着南麟城和百花谷的人马到来,然后我们坐山观虎斗,坐收渔人之利。”

    萧懿影点了点头,“这个地方不错,最适合隐藏了,更是此处山谷,只要扼守住山谷之口,即使插翅也难以逃出,这可真是一处绝地啊。”

    “只是···姑娘,这里怎么不见合·欢派弟子?”花怜云拄着拐杖向四周看了看,“这里杳无人烟,看来并不像是合·欢派总坛。”

    萧懿菡笑了笑,“这里就是合·欢派的总坛,只是这里是合·欢禁地,是历代合·欢派掌教的埋骨之地,其实···我也是第一次到这里,作为合·欢派掌教一生可以来此三次,第一次就是进谷选择万年吉祥之地,第二次就是陵墓建城之后祭拜,至于第三次吗····进来的只能是尸体。”

    萧懿菡看着四周,绿水青山的果真是一处风水宝地,“这里面深处埋葬着十二位合·欢派掌教了,而进入其中为掌教建造墓穴、以及为掌教送葬的人没有任何一个离开过这里,这山谷之内实则不是一个吉祥之地。”

    “小菡姐,那你不是要让我们给你陪葬吧?”萧懿影嘟着嘴道。

    “陪葬自然是要的,不过不是你们,南麟城张家、百花谷将是我的陪葬人,现在我们布置一下,等待着张家人和百花谷的人前来。”

    “如此也好,百花谷那边我会传去消息,至于南麟城莫家····”花怜云看向萧懿影和萧懿菡。

    “那边就放心好了,我们会妥善的处理的,那就烦请您请百花谷的人过来吧。”萧懿影道。

    “我这就传信!”花怜云说话间却是取出信鸽,将一个纸条写了几个字,随后缚在鸽腿之上,就欲放飞。

    “等一等!”萧懿影突然阻止道。

    “怎么?”花怜云奇怪的看向萧懿影。

    “我看看写的什么,别又出现什么破绽了,要是被对方发觉有所防备,怕是误了大事。”萧懿影微笑着道。

    自从到了南麟城之后萧懿影似乎变了一个人一般,说话、办事都是一丝不苟,几乎没有了玩笑般的话语,原本絮絮叨叨的性子也转变了不少,总体来说整个人变得正常了起来,再也不是那个玩世不恭的态度。

    萧懿影从花怜云手上接过信鸽,将那纸条取出,打开,却是仅仅两个字:事成!

    “事成!这是什么意呢?”萧懿影晃了晃纸条问道。

    “姑娘这还要问吗?自然是告诉百花谷的人事情已经成了,让她们赶快过来。”花怜云道。

    “是这样吗?”萧懿影歪着脑袋看着花怜云。

    “难道姑娘有什么不同的看法?”花怜云道。

    “看法自然是有的,第一我并不知道这简简单单的两个字所蕴含的意义,第二我也不清楚这信鸽是飞往哪里的,据我说知百花谷传信是不用信鸽的,而是有一种传声虫,难道你手上没有这传声虫?”萧懿影问道。

    “传声虫?”花怜云一愣。

    “喏,就是这种。”萧懿影说着一张手,手中居然是一条拇指大小肥硕的青虫,就像是一个大菜青虫,没有什么特别。

    “我这里还有一只。”萧懿菡说着张开手,手中居然也有一只菜青虫。

    “这种传声虫很特别,一出生就是一对,从不分离,但是被其他原因分离之后雌雄虫体就会产生莫名的反应,就像是百花道所豢养的亲情蛊一样,很神奇的,当刺激一条虫子的时候另一条也会有反应,就是依靠着种反应传递消息。”萧懿影说着竟是在传声虫后背上按了几下。

    她手中的传声虫倒是没有什么变化,依旧懒洋洋的,只是另一只传声虫却是发出几个短促的音节。

    萧懿菡也是轻轻的按了按她手中的传音虫,萧懿影手中的那条青虫也做出了反应。

    “看到了没有,神奇不神奇?”萧懿影看着花怜云,眼中却是满是戏虐。

    “你是怎么看破我的?难道仅仅是因为这信鸽?”花怜云说着一直佝偻着的身体挺直了起来,声音也变得清脆好听,一听这声音就知道对方是一个年轻的女子。

    “早就看破你了,只是不知道你的来历而已,现在已经完全清楚了。起初你的话就有很大的破绽,白小蝶是什么人,她的脾气属性我清楚,你既然是我娘的属下那么她一定不会留下你,除非是你非傻即疯,明显你不是,所以这里面有问题。”萧懿影道。

    “难道你不知道合·欢派是没有总坛的吗?合·欢派虽然是一个教派,但是却没有总坛所在,合·欢派虽说是收留那些无依无靠的女子,但是男子也是有的,所以合·欢派并非像是其他教派一般有着总坛甚至分坛,合·欢派与当地的土著相结合,所以只要有人聚集的地方就有合·欢派,不过说没有总坛也是有些不妥,因为合·欢派的掌教其实就在南麟城内。”萧懿菡淡淡的道。

    “怎么会这样?”花怜云问道。

    “没什么奇怪的,合·欢派起初确实是一个教派,也有总坛,但是合·欢派其实是百花道所建的一个势力,自从百花道脱离魔教到了南疆建立百花宫之后,合·欢派的总坛也就让给了百花道建立了百花宫,正是如此,合·欢派也就没有了总坛,更是合·欢派一部分并入到了百花谷内,一部分人选择了嫁人成家。”萧懿菡微笑道。

    “合·欢派内多是生活贫苦或是受人欺负的女子,这些人加入合·欢派之后成为派内弟子,先前受过合·欢派的救助,所以当她们嫁人之后就会反过来报答合·欢派,不仅如此,合·欢派虽然不收男弟子,但是对有困难之人也是照料有加,他们其实也是以合·欢派弟子自居,所以合·欢派遍布南疆所有的土著部落之内,尤其是南麟城内。”萧懿菡继续说道。

    “你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说了谎话,说你是将影妹妹从百花宫内抱出送到了合·欢派总坛,真是贻笑大方了,其实确实有人将影妹妹从百花宫内抱出,不过却是送到了南麟城外一处土著所在,当时的我与义母就生活在那土著之内,根本就不是总坛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