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莫渊并不打算理会萧懿影,同时他也想坐收渔人之利,等待着百花谷与合·欢派做生死决斗,然后南麟城在一体镇压,但是张家旧府之内的大爆炸让莫飞羽以及莫家精英几乎尽丧,只留下断了臂的莫林和绿萝逃了回来,这让莫渊突然间改变了主意。(书=-屋*0小-}说-+网)

    莫渊心中悲愤异常,自己何曾吃过这么大的亏?不仅仅是失去了全族精英,更是失去了最爱的儿子,虽然莫林也是他的儿子,但是这个儿子右臂已断,早已是废了,更何况从小他也没有和莫林相处过,父子间的感情其实很淡。

    莫渊的所有心血都倾注在了莫飞羽的身上,不料莫飞羽却是被张馨菲设下圈套炸死,而且是死无全尸的那种,这让莫渊悲愤、气怒至极,一股杀意冲击脑海,竟是此时全身毒气尽数排出。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莫渊不知道莫飞羽的死是计中有计,只知道是张馨菲设计杀了莫飞羽,但在失去莫飞羽的同时功力恢复巅峰状态。

    莫渊势要给儿子报仇,但是寻不到张馨菲,但却是知道萧懿影的下落,城主府一直有萧懿影的消息,莫渊当即决定擒拿萧懿影,借此逼出张馨菲。

    这次他不在为了霹雳堂,不再为一统武林大梦,一切都只是为了给儿子报仇,没有其他。要江山何用,要一统武林何用,没有了儿子,一切都是枉然,谁来继承?

    好在此时城主府突然收到消息,已经得到了萧懿影的确切位置,所以莫渊毫不犹豫的出动,同时莫林也表示决心,愿意跟随,但是他确实受伤颇中,不便行动,最终却是莫家的两大护法和小天苍、蓝冰儿等人与莫渊一起来到山谷之内。

    花怜云向着萧懿影、萧懿菡冷冷一笑,“你们做好了牢笼欲要擒杀与我,却不料我棋高一着,如今换做你等受缚了。”

    “先杀了她!”一边的春草一怒,手中剑出鞘,同时夏花、秋叶和冬雪出剑,四女四把剑同出,瞬间四季剑阵大成,剑势滚滚似是春、秋、夏、冬季节交替而变。

    “区区四季剑阵也出来献丑!”花怜云说话之间手中拐杖一个横扫,顿时一股强悍劲气随着拐杖旋飞,瞬间与四剑相交,只是一个瞬间就将四季剑阵击溃。

    此时萧懿影也是大吃一惊,她预先估计过花怜云的武功,却是没想到居然如此高明,仅仅一瞬之间就寻找到了四季剑阵的连接点,并强势破除,单凭这份眼力,这份惊人的内力就让人钦佩,这个人绝对是意境高手。

    春秋四剑使都是伪意境高手,乃是被血仙蝶在冰宫不泪天上训练而成的意境,虽然是伪意境但是意境完整程度竟也不次于真意境多少,更是四女自幼生活在一起,心意相通,四季剑阵已经练至大成,几乎寻不到破绽,没想到此时竟被人一击而破。

    什么时候意境高手已经遍地走了,这么年轻要是没有服用意境种子是万难成为真意境者,那么这人又是服用的谁的意境种子?

    来不及多想,这一切的变化太快,而且莫渊强势逼杀而来,身边更是四个意境高手,伪意境高手更是不下百余人,这样的势力可以将几人瞬间淹没。

    牡丹明月舞率先出剑,剑一出顿时飞雪漫天,席卷向了花怜云,而就在此时莫渊身上金色光芒涌动形成一个巨大的领域笼罩下来。

    “不要缠斗,按计划行事!”萧懿影向众人传音道。

    十数名合·欢派女子以及春秋四使女抽身而退,而萧懿影和萧懿菡随后跟随,牡丹明月舞一人挡关拦住莫渊和花怜云。

    牡丹明月舞剑势转圜,漫天飞雪之中疾刺花怜云,同时莫渊一伸手一股强大吸力竟是吸引牡丹明月舞手中宝剑。

    “你单独留下了简直就是找死!”莫渊冷喝一声,随即大手一拍顿时一个巨大的掌影向着牡丹明月舞印下。

    “大梵圣掌!”

    “大梵圣掌”乃是佛门武学,掌出就像是佛祖举起举掌,一掌拍下,这巨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掌拍出有改天换地之威。

    澎湃的气劲化成的巨大金色光掌向着牡丹明月舞印来,就像是碾一只蚂蚁一般。

    “不要!”出言阻止的居然是花怜云。

    花怜云自然不是阻止莫渊杀死牡丹明月舞,她之所以要阻止莫渊是因为莫渊这一掌根本就伤不了对方,反而会让对方趁机逃走。

    果然,牡丹明月舞剑势一摆,刹那间剑尖之上牡丹花开,一股强大气势自剑尖透射而出,别看是牡丹之花,脱离剑尖的瞬间却如大山直撞而来,同时以那牡丹为中心漫天雪卷。

    “牡丹映雪!”

    牡丹花开映冬雪,这是一种怎样的情景?牡丹与雪似是毫不相干,但是现在却是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牡丹自雪中席卷而来,越放越大,瓣蕊分离,聚成三团,就如三座大山压迫而来。

    “大梵圣掌”硬撼“牡丹映雪”,刹那间山崩地裂,地陷天塌,同时强大的金色“铁石禁武”灵域一阵摇晃似是要破碎一般。

    莫渊身子连连后退,却是万万没想到对方的内力居然不低于自己。

    借着两招相对之际,牡丹明月舞身形急速飞退,正是借助了“大梵圣掌”之威后退。

    “留下!”

    花怜云一声娇喝,身形急动如风,竟是拦住牡丹明月舞,手中拐杖骤然间震碎,漫天都是木屑激射牡丹明月舞。

    牡丹明月舞剑一搅,荡开漫天木屑,同时雪花漫卷而过席卷向了花怜云。

    此时花怜云手中一把剑豁然闪烁着森冷寒光,一震之际将漫天雪花震散,同时飞袖而出裹向牡丹明月舞。

    花怜云震碎拐杖、出剑、出袖三招一气呵成,与此同时飞袖之上闪烁着五彩光闪,乃是其上点缀着点点五彩宝石释放五彩光芒在融合了气劲光芒,耀阳至极。

    五彩光芒一照,让人产生幻象,欲将人拉入五彩创造的世界之中去,牡丹明月舞精神一冲,眼前幻象消失,但是长袖已经卷住她的手腕。

    长袖一抖,五彩光芒再起,五彩闪烁不定,迷迷离离,似是情人眨眼,让人迷醉,让人沉沦。

    人不由自主随着长袖拉扯而动,犹如木偶一般,怪异至极。

    牡丹明月舞被花怜云以长袖缚住,遭受到了摄魂大法的影响,她能否逃脱的出花怜云的掌控,这场战势又将走向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