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明月舞被花怜云长袖缚住,身形不由自主的随着对方的拉扯而动,似是完全没有了抵抗之力,就像是一个提线木偶一般。

    而在旁人看来却不过是花怜云以长袖拉扯牡丹明月舞,看不到任何异常,就像是姐妹对而舞,一人舞动,一人影丛,相得益彰,如影随形。

    牡丹明月舞被长袖缚住拉扯,像是提线木偶,身形随着花怜云身形移动而舞动。

    “艳如牡丹,剑寒如斯,你是谁?”花怜云一顿身形,一拉扯手中长袖淡淡问道。

    “牡丹明月舞!”牡丹明月舞话语间竟是以自身为中心迅速蔓延起一片白色雾气,白色舞所过之处尽皆冻封,同时长袖之上也被冰晶覆盖!

    “嗯?居然还不臣服与我!”花怜云又是一喝,长袖之上的冰晶震散,同时长袖再起起舞,牡丹明月舞再次随袖而动。

    “你的精神力远远没有你的内力强大,在我摄魂大法之下你毫无反抗之力,还不臣服?”又是数次拉扯花怜云冷喝一声,“弃剑!”

    牡丹明月舞的手张开,剑落地“嗤”的一声插在地面之上,随着花怜云的拉动,人与剑瞬间分开。

    “这女子武功果真诡异,只可惜飞羽已死,怕是再也难以掌握她了。”莫渊看着将牡丹明月舞随意拉扯像是木偶一般的舞动,不由感慨。

    就在此时花怜云一拉长袖,牡丹明月舞身形被拉扯着向她撞来,两人身子一错。

    这样的动作不知道进行了多少次了,两个人就像是舞蹈一般配合无间,但是这一次却是不同,就在两人一靠近之间花怜云明显感觉到一股森然剑意袭杀而至,一股锐利的金风切割空气向着她的脖子划来。

    是剑袭!

    剑,是剑没错,但是牡丹明月舞的剑依旧插在地面之上颤颤巍巍,剑柄上所挂配饰“叮当”作响。这把剑并未被牡丹明月舞抓在手中,但是这明明是利器刺杀而至的气息,这是怎么回事?

    花怜云来不及多想,身子急速闪避,同时施展出绝世轻功几步闪过。

    花怜云站定身躯,空中几段长袖飘舞,同时牡丹明月舞一招手那插在地上的宝剑飞身而起竟是被她以气劲牵引拉扯着飞起抓在手中随后人向着远处遁去。

    莫渊一挥手,小天苍、蓝冰儿以及莫家两大护法飞身向着牡丹明月舞追去,随后莫渊身后百余人也随着追击而入,但是他却没动,看着花怜云,山谷口内两个人只有两个人冷眼相对。

    花怜云身子不动,半晌“刺啦”一声,肋下衣服撕裂,同时鲜血喷出,竟是被利刃刺伤。

    牡丹明月舞明明没有剑,但是这伤口却是被她手中的剑刺伤,到底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逃不了,一个也跑不掉,但是眼下却不是对付他们的最佳时机,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那就是百花谷,我们应该利用他们对付百花谷,这是大计。”花怜云的脸上露出了怒色。

    “我不担心他们,我担心你!”莫渊冷冷的道。

    花怜云抬头看着莫渊,似是要把他的心思看透一般。

    “你是不是暗中控制了南麟城?我中毒被困密室见不得光,一切都是飞羽掌控南麟城之事,以你的本事想要控制飞羽轻而易举,所以我怀疑飞羽的死与你有关。”莫渊双眼冒着寒光。

    “什么?飞羽死了?怎么会这样?”花怜云顿时震惊无比。

    的确,莫飞羽是她的棋子,是她掌控南麟城的工具,更是她修炼阴阳合·欢道武学采补的鼎炉,这么重要的一个棋子就这么没了,确实是出乎了她的意料。

    花怜云身子一闪,扯下身上伪装的衣服,脸上一抹撕去伪装,露出真容,却是一位极美的年轻女子。

    她的伤并不严重,但是她还是小心的看了看,确认伤口无毒之后这才放下心来。

    “难道她的死与你无关?”莫渊冷冷的道。

    “怎么会与我有关?飞羽是我最喜欢的男人,是比我性命还重要的人,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此时的花怜云已经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谁也不曾见识过的人,正是那神秘的“圣主”。

    “你说飞羽是你最喜欢的男人,是比你性命还重要的人,而现在她死了,你怎么表现的这么镇静?”莫渊瞪着眼睛问道。

    “人都死了,还有什么用,我喜欢的是活着的莫飞羽,对我来说比性命还重要的也是活着的莫飞羽,一个死了的人对我来说一文不值。”神秘圣主冷冷的道。

    “你···这么无情!”莫渊双手紧握,手掌之中鼓荡着滂湃的气劲。

    “情是什么?实力才是最重要,眼下你想要得到什么?权、势、女人还是被仇恨蒙蔽了眼睛?别忘了你还有一个儿子,虽然你不怎么看重这个儿子,但是他毕竟是你的儿子,所以说你现在应看清大局,你的目标不应该是萧懿影,而是整个武林。”圣主怒喝道。

    “整个武林?笑话,我连一个萧懿影都拿不下,何谈整个武林?我连为我儿子报仇都做不到,何以扫荡天下?而你,却是应该对我儿子的死负责。”莫渊说着双手猛然一握向外一轰,骤然间两股极强的金色拳劲向着那圣主轰击而来。

    “留着你只是可怜你,你若一心寻死,我却是没有办法,不过我不杀你,我要让你成为我的奴隶!”圣主说话之间身上五彩光芒涌动如潮,一剑劈出,两股金色拳劲竟是消弭殆尽。

    “铁石禁武的破绽我已经窥破,你休想与此武学针对于我,少林武功博大精深,不过那需是童子之身练就,你虽然练就少林绝学,不过根基早已损毁,所以你在我眼中一文不值,不过你却是我修炼阴阳合·欢道武学的上好鼎炉,所以你···成为我的奴隶!”

    圣主说话之间双袖一抖,两道长长的丝带从双袖之中飞出向着莫渊缠绞而去。

    莫渊全身金色劲气蓬勃而出,顿时一个领域将两人罩住,只是此时的铁石禁武绝学却是吸不到半点内功,更是此时那神秘圣主不再使用手中宝剑,只是舞动双袖间的丝带攻击,这让铁石禁武绝学毫无用处。

    神秘圣主对决武功恢复到了巅峰状态的莫渊,两人之战结局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