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圣主对战武功恢复到了巅峰状态的莫渊。

    圣主身体柔软似是舞蹈,双袖舞动,丝带随身旋转飞舞,像是月中嫦娥舞广绣。

    莫渊乃是少林出身,练就的是一身硬功,如今遇到圣主舞广绣就像是秀才遇到兵一般,每处一拳都毫无着力点,那神秘圣主也不与之硬碰,只是揉身躲闪,即使是躲闪不过两人内力竟是相差不大,甚至对方还更强一些,这让莫渊感觉倍感憋屈。

    “大梵圣掌”、“菩萨印”、“般若忏”、“摩柯无量”等等绝学接连施展而出,但却是无法对那圣主造成有效打击。

    圣主身形滑溜,左躲右闪,长袖飞舞,丝带流转,有时化作长枪攒刺,有时化作大锤猛砸,更多时候却是轻飘无痕,同时五彩光芒时隐时现,晃人耳目欲要将人吞噬道五彩世界之内。

    最终莫渊一个不妨竟脚上被丝带缚住,正在一惊,手上也被缚住一道,随即就见丝带抖动如潮,五彩光芒闪烁不定,整个人随即进入五彩世界。

    莫渊只感觉意识越来越是混乱,越来越是难以控制自己,不由自主的身上气力全消,随着圣主丝带拉扯而动。

    莫渊知道自己已经深陷对方的绝学之中,尽力保持清醒,想要从摄魂大法之内脱离出来,但是随着身体被拉动,竟是不能集中精神,感觉精神越来越涣散,眼中除了五彩光芒再无其他,紧接着一道人影身披五彩霞光而来,就如菩萨救难而至,莫渊忍不住顶礼膜拜。

    “莫渊,你虽然老了些,不过看你也是一个花和尚,尚且可以作为本圣主的修炼鼎炉,当初你娶妻生子,更是做出禽兽不如的事情来连同族兄弟的妻子也强暴,只是不知道你现在还有几分气力,等此间事了,就便宜你了,老牛也不是时常吃到嫩草的,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圣主说完咯咯大笑。

    莫渊练就一身强悍武功,奈何却是精神力缺失,在摄魂大法之下亦是难以抵挡。

    片刻之后追踪萧懿影等人而去的小天苍、蓝冰儿尽数回转,“启禀圣主,那些人不见了。”

    “不见了?”圣主皱了皱眉,看了看四周,这次道:“既然如此,我们就回吧,这里是他们的地盘,随便找个地方都能隐藏起来,这一次算是我们输了,本想着将合·欢派总坛寻到同时引百花谷来袭,将其一网打尽,却不料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众人刚好回转,就在此时山谷口处却是弥漫起了一层紫色烟雾,并且向着谷口快速灌来。

    所有人大吃一惊,看向谷口,就在此时山谷之内竟然也腾起了紫色烟雾,谷内紫色烟雾却是向着谷口处急速灌来。

    “不妙,原来这才是萧懿影的杀招!”

    神秘圣主立刻就猜到了萧懿影的目的,她把自己带到了这里并不是单单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莫家之人,她已经猜到了莫家之人必然会跟来。

    好严密的一个计划!

    先行让萧懿菡潜出城寻找这么一个绝地,然后布下机关陷阱,同时暗中在张家旧府之内埋下火药,更是猜到了城主府莫家一定会趁机擒拿张馨菲剿杀张家幸存者,所以她借机杀死城主府精英,然后激怒莫渊,更是利用了自己暗中留下的记号,利用自己想要掌控大局让城主府和合·欢派、萧懿影等人相争,坐收渔利,却反被对方利用,来个一网打尽。只是瞬间神秘圣主就已经想通了一切。

    三方博弈,到底谁更善于阴谋算计,谁才是这场博弈的胜利者?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萧懿菡早就在山谷深处挖出了暗道直通谷外,更是谷内谷外布下剧毒,如今合·欢派、萧懿影等人全部脱身而出,更是牡丹明月舞和萧懿影在内,萧懿菡和合·欢派众人在外,内外同时放毒,同时内力交逼向着山谷之中灌去。

    “防御!”神秘圣主毫不犹豫的服下一丸丹药,随即运转玄功护住自身,让紫色烟雾不沾身。

    紫色烟雾迅速弥漫将众人淹没,随即就是一阵的鬼哭狼嚎,显然是抵挡不住毒烟的腐蚀,已经中了剧毒。

    半晌惨呼声音消失不见,山谷之内依旧弥漫着紫色毒气不曾散去。

    “这个时候即使他们能够抵挡得住剧毒,肯定是消耗巨大,不如让我们趁机杀出去让她们死无葬身之地。”牡丹明月舞提议道。

    “这是个好主意,你现在恢复的怎么样了?还好我提前给你配置了凝神丹,否则你定然遭了她的算计,你说本小姐是不是天资聪明过人,早就想到了有这种可能,否则蓝冰儿等人也不会心甘情愿的投靠,看,跟着本小姐不会让你吃亏的。”萧懿影得意的捋了捋额前的秀发。

    “哦,知道了,我知道你聪明的很,绝不会让我吃亏的,不过,我听说你曾经有一位师姐,她现在····,听说····”

    “你怎么这么讨厌!”萧懿影突然间眼睛通红,泪水忍不住的在眼中打转,随即顺着脸颊流下。

    “我只是提醒你不要总是这么的自以为是。”牡丹明月舞似是知道自己惹了祸,声音也变得低了很多。

    “哼,放心吧,我不会让你走我师姐的老路,我师姐是自寻死路,她是自杀的,即使你再有本事也抵挡不住她自杀,这个傻师姐。”萧懿影咬了咬牙,心中是又恨又痛。

    “好了,我们这就去杀了他们。”牡丹明月舞道。

    “不急,不急,在等片刻,让他们在消耗一些,现在毒性正浓烈,再等一会,让他们在消耗一些,花怜云我并不怕,她的摄魂大法对我无效,但是铁石禁武武功却是克制与我。”萧懿影郑重起来。

    “莫渊交给我了,我的剑不惧她的铁石禁武,其余交给你如何?”牡丹明月舞提议道。

    “那还不累死你们家小姐,有你这样的丫头吗,你就对付一个,剩下的全要你们小姐动手,是你是小姐还是我是小姐?”萧懿影叉着腰瞪着大眼睛看着牡丹明月舞。

    牡丹明月舞明显的一阵脸红,尴尬一笑,头上的牡丹花微微颤抖,看起来更加娇美。

    “哼,先看看情况再说吧,小菡姐这个时候怎么没有动静?”

    萧懿菡为何毫无动,此时的萧懿菡又在做什么?萧懿影苦心安排下如此计划,她的目的是否能够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