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莫渊刚刚被冰封尚未冲破禁锢,“铁石禁武”绝学产生的领域也被牡丹明月舞击破,这银针可就没有了“天敌”克制。

    萧懿影的针技何时何地都是那么的恐怖,没有人敢小瞧,她一旋身之际出手,却是让人捉摸不清她出手的方向,一扬手就是数枚银茫。

    神秘圣主也是不敢轻摄针锋,当即旋身躲闪,同时一拉缚住宝剑的丝带将剑抓在手中拨打银针。

    但是就这么一眨眼的时间,牡丹明月舞轰开的合围之势又被填补,不过这难不住牡丹明月舞,但是春秋四使女却是出了意外。

    原来那神秘圣主阻挡春秋四使女的那一剑之内却是运用了“摄魂大法”,使得四女一时之间陷入呆滞,仅仅是一瞬之间,一剑晃过,缚住宝剑的丝带上点缀宝石释放的五彩光芒就让春秋四使女失神,这还是在四使女服用了凝神药物的情况下,而对方却是在应付萧懿影之时随手而为,双方实力的差距实在是太大。

    牡丹明月舞可以破局,但是如此一来其他方向而来的围攻者就会趁机斩杀春秋四使女,如此之下却是只能护住春秋四使女了。

    “冰凌之绳!”刹那间牡丹明月舞挥手凝结空气中的水分形成了一个冰结晶绳索,将春秋四使女缚住,随即身形一动,将四使女一体抓住,向着外围而去,同时剑一摆漫天飞雪席卷。

    “还能走?”神秘圣主见牡丹明月舞居然一人提着四人而走,也是大吃一惊,本来她自以为自己的内力深厚已是登峰造极,武林罕有敌手,却没想到自己内功与这牡丹明月舞不相上下,甚至比之自己还要高深,也难怪她可以从自己的“摄魂大法”之下逃脱出去,只是她的一身功力是如何修习来的?

    不过神秘圣主并不担心牡丹明月舞能够突围出去,这个时候要是还能突破十余人的围攻,那她就不是人,而是神了。

    神秘圣主自然清楚自己的绝世武功是从何而来,可谓是煞费苦心,投机取巧,才有了现在的武学,却居然不敌对方,心中竟一时落寞。

    不过神秘圣主毕竟也是不凡,稍一分心却是突然惊觉,这个时候自己怎么会分心?

    萧懿影随后的攻击而至,起手间花影重重,针芒闪烁,“影千流”!

    “影千流”乃是萧懿影至极强招“葬花三绝”其中一招,一招出,花影流窜,针影闪烁,满目鲜花尽摧毁。

    “哼,与我对抗还分神,找死,找死、找死、找死、找死······”

    萧懿影说话之间这一招攻向神秘圣主,但是紧接着又是一招“千针传引”,这一招出,千针、万针云动,密密麻麻犹如飞蝗过境,又如狂风暴雨摧折万物。

    只是这一招却不是针对神秘圣主,而是打向了外围,围攻牡丹明月舞的人。

    先前一招“影千流”不过是虚招,目的就是逼开神秘圣主,而她真正的目的就是要为牡丹明月舞打开生路。

    “好狡猾!不过逃了她们,你却是走不了了。”神秘圣主身形飘动间拦住萧懿影,与此同时金色的气劲光芒闪耀而起,一个笼罩范围极广的“铁石禁武”领域笼罩下来,将萧懿影笼罩。

    “圣女!”牡丹明月舞手中提着目光呆滞的春秋四使女,已经很费气力,但是眼下萧懿影又是陷入重围,这让她陷入到了两难抉择之地。

    “走,不要理会我,他们抓我是为了给白小蝶解毒的,他们不会对我如何,快去救小菡姐,再迟了一步,小菡姐就要去找心怡师姐去了,我不能在失去她。”萧懿影传音催促着牡丹明月舞离开。

    牡丹明月舞似是清楚萧懿影的心情,一咬牙,一手持剑一手提着春秋四使女向着暂时出现的缺口急奔而去。

    “追!”神秘圣主一挥手,几十人向着牡丹明月舞追击而去,而莫渊和神秘圣主却是对萧懿影形成了夹击之势。

    莫渊有着“铁石禁武”领域之力克制萧懿影的针技,而两人都已经服用了解毒药,用毒无效,论及内功修为来说,莫渊专修硬功,一身内力更是强悍到难以度量,神秘圣主也是内功深厚,不低于萧懿影,内功上不占优势,论及轻功,莫渊倒还罢了,神秘圣主那绝世轻功足以让萧懿影汗颜。

    身材的局限到底还是有的,有的时候是无法弥补的,尤其是面对着武功境界同样高深的人的时候。

    “你还想逃走不成?”神秘圣主冷笑道。

    “我不逃了呢,我也逃不掉了是不是?那好了,我投降了,这样总算是行了吧。”萧懿影说着居然将千幻流刃插在腰间。

    萧懿影投降是真是假,面对着两个人的夹击,萧懿影没有任何优势,她又将如何面对两人?

    牡丹明月舞要救萧懿菡,她能否成功?

    南麟城外生死决,而另一处战场也是进行着生死决战。

    元航趁风护法大战萧云几人之际袭杀几人,此时婉媚幽兰叶可卿重伤将死,萧云无奈将其带入神秘世界空间之内与之进行“交·合渡气”保命,而此时身受六道图解封印的萧懿柔和伊儿遭遇到了元航的趁势攻杀。

    一番交手之后,姬红霞被伊儿偷袭不知死活,由云梦生带走,而两女直面元航,激战之中元航感觉到了两女带来的巨大压力施展出了阴邪招式阴阳合·欢气,逐渐让两女身体之内的躁动越来越是剧烈,首先是萧懿柔最先坚持不住。

    元航哈哈一声大笑,伸手一探之间一股粉红色气劲凝聚成一只大手将萧懿柔抓住,就像身边扯来,竟是要向萧懿柔下手,此时元航根本就不在乎环境的问题,就是想要将萧懿柔和伊儿大小姐“就地正法”。

    “就先从你开始,等我吸纳了你的精神力,凝练好了意志就能够抵挡煞境,然后就是她了。”

    此时伊儿尚且保持三分清醒,但也只能强力压制半点也帮不上忙,稍一分神就会彻底的陷入万劫不复之地,而萧懿柔完全没有了反抗之力,只能任人宰割。

    就在元航自以为得手之际,骤然间一道无形剑气袭杀而至,剑气似是无形,又似是无踪,不知从何而来,只在空中显现一道涟漪犹如水波般的荡漾,但是那道恐怖至极的剑气已至元航眼前。

    元航大吃一惊,待他发现剑气袭杀而至的时候剑气已经离他不过尺远,此时躲闪却是已经不急。

    突来的剑气袭杀,元航是否遭劫,萧懿柔深陷阴阳合·欢气困锁,又将如何解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