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剑者攻杀元航,绝世剑术显威风,元航躲闪不及,臂膀上再填一道伤痕,鲜血如注,这剑伤的却是颇重,虽然胳膊保住了,但是却是再也抬不起来。

    “不妙!”这个时候元航心生退意,他知道对面之人剑术高潮诡异,自己若是巅峰状态,凭借着狂霸刀势倒是可以抵挡,但是眼下却是处于了下风,一时难以挽回劣势。

    元航硬劈出一刀,扇形刀气铺开,笼罩眼前大片面积,随即抽身而退。

    那人冷哼一声,“想跑,你太天真了,趁你病要你命,今日你非死不可。”

    那人脚一落地,持剑就要追杀,就在此时一个火热的娇躯突然间扑了上了,人如八爪鱼一般的缠绕住了那人,同时喷出火热的气息,身上散发着诱人的香气,那是女子身上特有的体香,同时女子火热的唇也吻了上来。

    抱住那神秘剑者之人不是别人正是萧懿柔,此时萧懿柔已经中了阴阳交·合合·欢气,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她急需男人解决身体上的强烈需要,眼中再无其他,恍惚间眼前一人落地,当下却是毫不犹豫的扑了上来,将那人抱住,拉扯那人的衣服,同时也吻住那人,只是那人带着猴面具,没有露出嘴,不过萧懿柔意乱情迷之下哪里还顾得住头和屁股的区别?

    那人被萧懿柔缠住一鄂之间,却是犹豫了,到底是震开萧懿柔追杀元航,还是趁机揩油,眼下却都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原来那人也不是什么好鸟。

    元航要不是受伤自己万不会得手,更不是他的对手,错过了这个机会,那就是放虎归山,而面对萧懿柔也是如此,错过了这个机会,别说她主动了,就是碰一下都是千难万难,只能以眼睛“接触”,这样的机会绝对是千载难逢。

    此时那人完全可以先杀了元航,在来揩油,但是却是舍不得这片刻的温柔,要享受这片刻的温柔,却是又要让元航逃脱,这可如何是好?

    就在那人犹豫之际,元航抓住了机会,拖着一条臂膀逃之夭夭。

    元航也是苦闷,本来自己这条手臂就不甚灵活,当初丰寰城外设伏,萧云一记灵蛇锥钉透了他的臂膀,这伤疾尚且未能恢复,臂膀行动不灵活,却是又被一剑险些将这个臂膀卸下,已经是伤了筋骨,自己这条臂膀不知道还能不能好转。

    元航逃走,瞬间消失在林中,那人现在即使下定决心除了他却也是晚了,更何况此时那火热的娇躯早已经除去了自身的束缚,白花花的软玉温香你在怀中,释放着她的火热,她的激情,那人顿时融化,二话没话,将萧懿柔横身抱起,几个起落消失在林间。

    元航欲要趁势斩杀萧云,擒获萧懿柔、伊儿等人却不料最终是姬红霞生死不知,自己一条臂膀也险些葬送,更是身上数处伤口,最终更是替人做了嫁衣。

    萧懿柔如在云里雾里,只知道很舒爽又很愉悦···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地点,忘记了在做什么,只知道身子在不断的冲击之中,体内一股莫名的快意一波一波的在体内荡漾,随着不可自抑的大声娇·喘·呻·吟,越来越激烈,越来越暴躁,却是怎么也停不下来,直到最后化作一声高亢长呼,身体僵直,集聚在体内的快·感终于积累到了顶点爆发了出来,席卷全身,冲击的大脑一片空白。

    她闭着眼睛,似是不能行动也不能思考,不是不能而是不想,不知道为何会有这么美妙的感觉,许久许久,她都在回忆着刚才的美妙滋味,缓缓的她感觉有些累,竟是睡着了。

    许久,许久,她睁开眼,脸上依旧带着潮红,身子绵绵,感觉很舒服,很快活也很满足。

    “那是什么?好奇怪···”萧懿柔看了看四周,却是发现自己躺在草地之上,不由一愣,缓缓做起,衣服滑落,却是一件黑色斗篷盖在自己的身上。

    萧懿柔一愣,却是不知这是什么,当看清这不是自己的衣服,当下厌恶的将黑色斗篷抛开,随后一阵凉风吹过,却是让她一个激灵,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全身居然不着寸缕。

    “啊····”

    她不由得一声惊叫,双腿一缩,同时双手抱肩,护住胸前,只是这一动,却是感觉某处火辣辣的疼,撕裂一般的痛,让她不由得皱眉。

    做为醉红楼的头牌,虽然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但是却也见过多了,这个时候她还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吗?随即也感觉到了胸口不舒服,缓缓移开手臂却是恨得她咬牙切齿,原来在那对饱满之上几个淡淡的指印,在顶端还有清晰齿痕。

    “王八蛋!别让我抓到你,抓到你,你死定了!即使是你对人家那样,也总得怜香惜玉吧,在人家身上留下这么多的痕迹!”

    萧懿柔气的脸都铁青,同时目光四处游动,最终在草地之上拾到一个亮晶晶的东西,这东西就像是珠玉、宝石之类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但是这东西一定是那家伙留下来的,也是他留下来的唯一线索。

    当下又将那抛飞的黑色披风捡了回来,裹住身体,看着光洁的右腕心中更恨,自己守了二十余年的贞洁,就这么没了,一想到这里她的眼中煞气滚滚,犹如恶狼,恨不得将某狼找出来活撕了。

    “丝丝”声响,树上探出一条血红色的身影,一条小蛇从树上垂落落在了萧懿柔的身上,迅速的钻入怀中。

    “恩?自己被欺负了,这死蛇跑哪里去了?”萧懿柔一把将赤练闪灵蛇抓在手中,气愤的怒道:“刚才欺负我的混蛋呢,带我去找他?”

    赤练闪灵蛇颇具灵性,而且动物有着动物的特殊性,只要被它盯上,即使相隔百里也会被他追踪到,这就是灵物。但是此时赤练闪灵蛇抬起头来,“丝丝”的吐着蛇信,似是向萧懿柔说着什么,随即又向她的衣服下钻去,看样子根本就不想带着她去找那人。

    萧懿柔气怒无比,更是不知道自己的蛇怎么会不保护自己,想当初自己藏着一只铁背蜈蚣就要了想要对自己欲图不轨的莫天涯,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居然不保护自己,早晚拿你炖蛇羹?萧懿柔嘴里不停的嘟囔着,咬牙切齿。

    萧懿柔失·身,她将做出怎样的反应,对于那个让她失·身的男人,她又将如何报复?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