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柔施展出绝杀招式,亮出百花幻刃攻击萧云,此时伊儿为救萧云,以身挡刃。

    伊儿亮白色纯阳劲气化作护体罡罩,同时面对萧云将整个后背面对着飞来的幻刃,看着萧云她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你说我会不会死?我死了,你将永远记着我,永远、永远····”伊儿嘴角露着一丝微笑,这一刻她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只是心中念叨着。

    萧云顿时伸手揽住伊儿纤细的腰,身形尽力的转动,与此同时身上淡蓝色劲气涌动,在身周迅速凝结出一面冰盾。

    “咔嚓”一声,百花幻刃斜斩入了冰盾,坚硬不可摧的冰盾竟是被这一斩之下而破裂,随即刃身旋转斜斩,从萧云背后划过。

    刃身之上携带鲜红,深深的嵌在萧云的后背之上,后背上是宽大的巨剑挡住了剑刃,否则这把幻刃就会将身子斩为两段。

    这就是百花幻刃的绝妙之处,绝非是一般利器可比,即使是元航手中的断魂刀可以斩破萧云急切间凝聚起来的冰盾,但是已经后力不足,再难重伤萧云,但是百花幻刃可以,因为百花幻刃的绝杀之力并非是强力,而是巧力,旋转着的刃身之上有着有着强大的破坏力,却是顺着物体肌理而走。

    斩破冰盾的一刻乃是根据冰盾结晶层次而斩,并非直击而破,消耗极其有限,而斩中萧云的时候也是如此,若是一般人幻刃自然会穿体而出,即使有巨剑挡住,幻刃会顺势而走,切割阻力最小之处,这就是幻刃的厉害之处。

    但是萧云体内有着阴阳玄解,阴阳玄解之力将幻刃锁住,改变了它的走势,再被巨剑一挡,幻刃就嵌在了萧云的背上。

    “得手了!”萧懿柔一阵兴奋,终于得手了,而且面对伊儿和叶可卿的时候也有借口解释,让她们也无可奈何,只是这一击没将伊儿一块杀死,有些可惜了。

    但是下一刻萧懿柔却是张大了嘴巴,因为萧云已将伸手握住了嵌在后背上的幻刃,一下子拔了出来。

    “厄····”萧懿柔张大了嘴巴。

    与此同时叶可卿身形骤然消失不见,下一刻出现在了萧懿柔身后,以指化剑点在了萧懿柔身后的一处大穴之上,顿时将萧懿柔制在。

    就在此时萧懿柔的衣服一鼓,一道血影窜出向着叶可卿的手咬来,速度之快让人惊叹,竟是赤练闪灵蛇,这赤练闪灵蛇一下子穿破萧懿柔的衣衫向叶可卿咬去,犹如一道血色闪电。

    叶可卿大吃一惊,万没想到她的衣服之内藏有这般毒物,猛然间抬手躲闪,但是赤练闪灵蛇号称“闪灵”,那是有着意义的,“闪灵”者,像闪电一般的灵物。

    赤练闪灵蛇化做一道血影扑向叶可卿,尽管叶可卿躲闪奇快,但是依旧被咬中了手指,随即赤练闪灵蛇一缩又缩回到萧懿柔的身上,盘在她的头上,“丝丝”的吐着蛇信,警惕的注视着四方。

    叶可卿抬手,手上冒出两个小血珠,显然是被蛇咬的,伤口不大,不过两个针形小孔,但是最厉害的却是其中的毒。

    赤练闪灵蛇的毒非比寻常,白小蝶现在好死不活的千方百计抓捕萧懿影不就是为了取她的血解毒。白小蝶能够配制解毒丹,暂时压制毒性,但是叶可卿却没有这本领,眼见着手中冒出的血珠变的黑紫,随即手指也变得黑紫起来,并且快速顺着手指蔓延,一眨眼之间手掌已经紫黑发亮。

    这种毒性实在是太猛烈了,她抵挡不住,不用几个呼吸就要蔓延到心肺,这种毒如此剧烈,虽然不是那种见血封喉的剧毒,但是毒性的猛烈已是少见。

    叶可卿也是干脆利落之人,抬手就要将自己的手臂断掉,正所谓舍车保帅。

    紫色短剑握在手中,紫色剑光一起就向着臂膀削落。

    萧云大吃一惊,连忙以剑抵挡,虽然免去了断臂之厄,但是很快整条臂膀都被已经漆黑。

    “不急,我的血可以解毒!”萧云说着却是背对着叶可卿,“叶姐姐快吸我的血。”

    “这···”

    叶可卿一犹豫,毒性迅速蔓延,当即再也来不及说什么,趴在萧云背后在萧云的伤口上吸血。

    “运功逼毒!”萧云急促道。

    叶可卿本不想这么着急的运功逼毒,她想催动玄解之力给萧云稳固伤势,但是此时却是不能,因为赤练闪灵蛇的毒让她无法催动萧云体内的阴阳玄解。

    叶可卿嘴角还挂着血,只得端坐于地,运功逼毒,希望加速逼出毒素,好给萧云疗伤。

    但是萧云却是眼睛一黑,阴阳玄解也不是万能,过度催动使得萧云体力不支,昏倒,她的背后伤口很深,眼下却是不能以阴阳玄解弥补,鲜血汩汩而流,生命气息越来越弱。

    “小依姐,不要伤她,她可能有苦衷。”萧云说着看了一眼萧懿柔,头一歪,昏迷了过去。

    萧懿柔莫名的心中一阵绞痛,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受伤一般,就像是自己血脉相连之人被斩杀一般,又如自己最亲的人被自己伤害一般,这是一种怎样的感觉?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感觉?

    此时萧懿柔愣住了,呆住了,呆呆的看着昏迷的萧云,竟是不知为何,眼泪顺着面颊滑落。

    被封住穴道的萧懿柔莫名心痛至极的落泪,萧云昏迷不醒,叶可卿运功逼毒,而此时伊儿却是将萧云扶起,在她伤口周围连点数道大穴,同时双手抵在她的手背上给他渡入真气。

    她这是在为萧云以自己的真气吊住他的这口气,她知道萧云要是没有自己渡过去的这口气很快就会停止呼吸,此时她看了看一边的叶可卿,希望叶可卿快些逼毒,然后催动阴阳玄解之力,如此萧云才会没事,只是他却是不知道阴阳玄解已经被催动到了极限,即使是叶可卿也无能为力。

    “我···我能救他,给我解穴,我来就她!”萧懿柔低低的道。

    萧云性命生死一线,而伊儿和叶可卿的都没有学过治病救人之法,这里也只有萧懿柔可以救治,只是伊儿会放心她去救萧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