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洞之内的轰天雷爆炸威势惊人,那神秘圣主都被震惊住了,轰天雷爆炸,引起山谷之内狂风吹扫、肆虐,向着三人卷来,爆炸冲击波似是魔兽张开巨口要将三人吞噬。

    “不和你们玩了!”

    萧懿影说话之间,将手中的轰天雷对准了那神秘的圣女,同时一按后柄,那轰天雷骤然间弹出。

    就在萧懿影释放出轰天雷的同时,一声轻喝,整个身子快速的向着地面之下陷去,眨眼间就没入地面之下,就像是一只土拨鼠一般钻入土中。

    “啊!”那神秘圣主大惊设色,这轰天雷飞向了自己这边,这东西爆炸的威力要是和刚才那个爆炸一般,自己当是被炸的粉身碎骨。

    神秘圣主脸色煞白至极,玩玩没想萧懿影居然疯狂到了如此地步,当他看到萧懿影整个身子沉入地下之后却是面色更白,原来她并不是要同归于尽,而是早有准备。

    神秘圣主冷冷向莫渊命令一声,“施展铁石禁武,前冲!”同时身形施展出绝世轻功快速后撤,整个人就像是一道电影,速度快的不可思议。

    莫渊本欲躲闪,但是那神秘圣主一声令下,毫不犹豫的置信,铁石禁武武学展开,金色域场笼罩之下,顿时将那轰天雷吸引,“嘭”的一声,轰天雷粘附在了他的身上,同时莫渊向着前方冲击而去,向着吹来的飓风扎去,而神秘圣主却是快速的逆向而行。

    神秘圣主心脏剧烈跳动,似要从胸口爆出,按照先前那颗轰天雷爆炸的威力,足以把自己炸的粉身碎骨,只有自己离得莫渊越远越是安全。

    可是一直跑出去很远,也没有听到爆炸的声音,她感到天旋地转,一颗心“嘭嘭嘭”狂跳不止,竟是剧烈催动内力急奔使得经脉受损,受了一些暗伤。

    “可恶至极!”

    此时莫渊也是赶了回来,手中拿着一个金属壳,“启禀主人,这不是轰天雷,里面没有张家制作的火药,这不过是一个半成品,尚未装填火药的空壳子,我们上当了。”

    “不好,快去谷外,她们要逃!”

    神秘圣主稳定了一下心神,快速的向着谷口冲去,尚未到达谷口就听到了大战的声音和各色气劲闪烁的光芒。

    “好狡猾!”同时神秘圣主也是暗自庆幸,要是这轰天雷之内不是空的,而是真的或者是威力稍小的轰天雷,那么莫渊此时已经是一堆肉酱。

    “不要让她逃了!”神秘圣主说话间却是缓过来了这口气,方才的一路急奔让她气血、真气流淌不畅,更是经脉受了些许内伤,不过这都不要紧,仅仅是几个呼吸之间就完全的转圜了过来。

    神秘圣主的轻功绝非等闲,人在空中犹如蝴蝶穿飞,气质优雅似是舞蹈,但是速度却是奇快,人过只留下一道残影,同时连带身旁的草木都随之弯折,就像是被飓风刮过一般。

    神秘圣主之后就是莫渊,相比之下莫渊的轻功就显得颇为稀松,但是他却是胜在内力强悍,人也是快速前冲,人过之处地上留下深深的脚印,一步迈出就是丈许远,速度虽然跟不上那神秘圣主,但却也是没有被落下多远。

    萧懿影和牡丹明月舞已经杀到,更是春秋四使女已经清醒了过来,是被牡丹明月舞以自身强悍内力冲击四人识海,让四人从迷茫之中清醒了过来。

    六人先后杀入战局,顿时让小天苍和蓝冰儿夫妻联手遭受到了严重的打击,更是此时萧懿菡开始反弹,阴阳交变大阵由防守之势转化为了进攻之势。

    小天苍祭起一线牵向牡丹明月舞逼杀过去,一线牵剑路诡异多变,更有剑后看不见的天蚕丝设下陷阱。

    不过牡丹明月舞却是嘴角带着笑,浑然不惧小天苍的诡异剑路,身上水蓝色劲气波动,犹如水中涟漪一,一波一波荡漾,同时漫天飞雪席卷,那天蚕丝之上很快就覆盖上了一层冰晶。

    天蚕丝受到极冻,失去了韧性,不仅易断,更是阻断了内力对一线牵宝剑的控制,这正是一线牵的克星。

    一线牵最是惧极冻和极热,极冻情况下会变脆,而极热会让天蚕丝溶化。

    眼前遇到的这种情况正是极冻环境之下,一线牵的威力顿时受挫,这让小天苍心惊之余不由得想起一场大战来,正是当初在山谷之内伏击萧云等人与南宫心怡交战的情景来。

    那时候的一幕和眼前的情况是何其的相似,没想到南宫心怡死后还有人居然能够施展出如此严寒的冻气。

    小天苍和蓝冰儿这边人虽多,但是高手有限,再加上内外交逼之下,很快出现了败势,就在此时那神秘圣主和莫渊赶到。

    “分散走,按照原先的计划走!”萧懿影一见神秘圣主杀到,当下向着众人喊道。

    牡丹明月舞稍一犹豫,不过依旧是豁然转身,一剑轰开生路,让合·欢派众女率先逃跑。

    由牡丹明月舞护驾,又是逼开了小天苍和蓝冰儿,这些伪意境高手在此时实在是不够看,一剑划开,漫天雪卷,与此同时大山般的剑势轰击而出,夹杂在漫天雪卷之中,万千剑影翻飞起舞,简直就是挡着必死。

    合·欢派众女四下奔逃,就是萧懿菡也夹杂其中逃之夭夭,随即牡丹明月舞和萧懿影也分向而逃。

    “可恨、可怒、可恼!”

    眼见这种情景简直把那神秘圣主要气疯了,自己这边出动了上百人,结果却是几乎死伤殆尽,而对方却是毫发无损的逃了,这让人情何以堪?

    “追,今日上天入地也要将萧懿影抓住。”那神秘圣主怒了,真的怒了,自己就像是一个傻子一般被人玩弄,今日若不抓住萧懿影这口恶心又从何而出?

    神秘圣主的轻功高绝至极,绝非是萧懿影可以比拟的,这次再想着遁地却也是来不及了,因为对方已经追到了眼前,即使遁地而走,对方强悍的内力也会将她从地底轰出来,更何况人一入地底,速度就会很慢,想要在对方的注视下逃走,那几乎就是做梦。

    萧懿影能否安然逃遁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