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影这次又拽出一个小型的“轰天雷”来,“这个可是真的,不相信就试试,虽然它的威力不大,但是足以炸死咱们几个,你们谁赶上来,我立即引爆它。”萧懿影的眼中露出了决绝之色。

    “你还以为我会相信你吗?”神秘圣主说话之间身子急速后退,同时口中却是下了命令,“抓住她!”

    萧懿影却是也没想到这神秘圣主居然如此狡猾,如此一来自己照样无法逃脱,同时即使再引爆轰天雷却也是无法将那神秘圣主拉着陪葬。

    三道人影向着萧懿影扑来,萧懿影一举手中轰天雷,眼中露出决绝,就要引爆轰天雷。

    就在此时突生异变,一道狂猛霸绝气势席卷而至,这股强大的气势就像是陨石坠地,强大气劲未至,强烈的压迫感已经让人感到吸呼困难,感觉下一刻自己就会被砸成烂泥。

    小天苍、蓝冰儿和莫渊都向着萧懿影扑击而来,虽然感觉到了危机,但也是无从躲闪,只能硬生生的抵挡着,但是却也都是强行的想要躲闪,

    一个人影落到三人围攻之内,快速的向着三人攻出一招,与三人各对一掌,随即拉着萧懿影向外飞纵而去,与此同时萧懿影将手一摆,轰天雷飞出,那轰天雷在空中打着旋向着三人的中心降落。

    “快闪!”神秘圣主感觉到了危险,这是一种警觉,没有来由的,浑身汗毛都炸起,心也狂跳不止,这是一种来自第六感的感觉,说不清楚也道不明白。

    那人拉着萧懿影快速飞遁,而在“铁石禁武”场域之内,那颗轰天雷向着莫渊飞来,此时莫渊早已吓得魂不附体,快速散去身上的绝学,同时伸手一拍将轰天雷拍飞出去。

    轰天雷落地,在地上快速滚动,但是紧接着就是一声剧烈爆响,大地都是一颤,爆炸起来的蘑菇云掀起大片的泥土翻飞,同时一股冲击波将三人冲击的东倒西歪。

    烟尘过后,地面一个大坑,坑中还冒着淡淡蓝烟,但是却不见想萧懿影身影。

    “可恶!是谁?”神秘圣主紧追几步,却是已不见了萧懿影身影,这一场大战却是以完败而告终。

    来人拉着萧懿影疾驰而去,瞬息之间就是几十丈远距离,而且又是大山之内,山谷、山洞、密林交错纵横,人一旦钻入其中失去踪迹就很难寻找,更是一旦对方藏起来就是一者在明一者在暗,再明处者很容易被偷袭,所以这个时候神秘圣主也打了退堂鼓,但是这口气却是始终咽不下去。

    “圣主,这个人刚才施展的是幻象,看似强大的劲气攻击其实不过是精神力攻击,能够施展强大的精神力攻击的人想必是百花谷内的高手。”莫渊上前道。

    “百花谷,哼,本想是抓捕萧懿影然后利用萧懿影能够为白小蝶解毒的能力要挟白小蝶做出让步,原来他们是早就准备出手抢夺我的战果了,如此一来就做好准备对付百花谷。”神秘圣主冷冷的道。

    “圣主,张家余孽实在可恨,若是让其留在南麟城内始终是我们的阻碍,莫不如先将张家余孽扫除?”莫渊恨恨的道。

    莫渊为何会追杀到这山谷中来,不就是为了给儿子报仇,而铲除张家就是莫渊最大的希望。

    “嗯?”神秘圣主眼睛微眯,看了看莫渊却是没有说话。

    按照那神秘圣主的认知,莫渊中了自己的“摄魂大法”,一切意念都受自己掌控,这个时候他不应该存留自己的意愿,也就是说这个时候莫渊应该是她身边的一条哈巴狗而不会在想着莫家,想着报仇。

    神秘圣主看了看一边的小天苍和蓝冰儿,尤其是小天苍他的右眼已盲,更是脸面被鲜血染红露出痛苦之色,但是那左眼之内却无半点的活气,呆滞的,而蓝冰儿也是这般。

    “看来莫渊的精神力也是强大,居然对我的摄魂大法还有着强烈的抵抗之力,若是让他离我时间一久,这个人定然会脱出我的掌控,这也是我一直担心的,之所以我没有动他就是担心他能够抵挡我的摄魂大法,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就破开我的手段,看来需要配置一些迷魂散相配合才能将其长久掌握。”莫渊丝毫不知道稍微露出一丝本意就被那神秘圣主发觉,更阴毒的计划已经在盘算。

    “圣主!”莫渊看那神秘圣主犹豫不决,上前还要说话,却是见两道丝带舞动,似是被风吹起,恰巧从莫渊眼前经过,其上五彩光华闪动,映入他的双眼之中,与此同时那神秘圣主却是看的在莫渊的眼中阴阳气劲流转瞬间消散。

    “哼,原来是萧懿影暗中做了手脚,怪不得他能够这么快的从我的摄魂大法之内清醒过来。”神秘圣主此时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原来莫渊对摄魂大法的抵抗力远远没有自己想到的强大。

    “对付张家的事情以后再说,张家不过是一群黑夜中的老鼠,隐忍了这么多年又能有什么作为?只要将百花谷纳入掌握,整个南疆就是我的。”神秘圣主说话间上下打量着莫渊。

    “老是老了点,只是不知道你是否还雄风依旧?少林武学博大精深,到让我见识见识,我的武功融合少林绝学真正达到内外兼修,相信我的武学会更精进一层。”神秘圣主得意的大笑不止。

    一个山洞之内,萧懿影看着眼前之人,这人居然是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妪,此时这个老妪弯着腰不断的咳嗽着,嘴角还带着血,原来方才快速的与莫渊、小天苍和蓝冰儿对掌将其逼开,却是被对方内力反震受了内伤。

    能将三人震退的高手武林中已是少见,更何况是一个年纪已经老迈的老妪?

    “你的伤势无碍吧,让我给你诊治一下!”萧懿影说着伸手搭在了对方的脉搏之上。

    萧懿影已经知道眼前这个人就是自己要等待的人,她之所以费尽心机,就是要将这个人逼出来,可是由于有了花怜云的前例,萧懿影也不得不小心谨慎一些。

    这个老妪到底是不是南宫玉留下来的亲信,她的到来又将给萧懿影带到怎样的局面之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