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以为们做下的那些丑事,没人知道,你自以为秘密,没人知晓是不是?百花道总坛的秘密是谁泄露的?你不会认为圣女不会查这件事吧,你要知道当时失窃的是什么,还有在总坛之内圣女的亲姐姐被人下毒还失了身子,这样的事情圣女会不管不问,你们四个老不死的真是太天真了,尤其是你,花怜碧,实话告诉你们圣女没有动你们,只是因为他是吃你们的奶长大的,她要报恩,所以即使知道你们出卖了她,她也不会动你们。”

    “哦,哦,哦。我想起来了,为什么你会有奶?还以为你是吃了培婴丹呢,很明显看你现在的身材就知道你不是,怎么?是不是那时候就生了野种了?哈哈,对了,对了,你知道你的野种是怎么死的吗?哈哈,他居然看着圣女的姿容,想要占圣女的便宜,哦,对了,那时候还不是圣女,仅仅是圣女候选,但也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觊觎的,哈哈····”

    “是南宫玉那贱人····”花连碧更不冷静了。

    “哎呀,哎呀,哎呀,你直呼你们圣女的名字哦,还骂圣女是贱人,看看,你对你们圣女是多么的尊重,你们啊····告诉你吧,你儿子不是圣女杀的,因为圣女嫌弃杀她手脏,更是圣女性情温和不愿多造杀端,不过你也知道你们的圣女有一个脾气不怎么样的姐姐。”

    “你到底是谁?”花怜红问道。

    “我呀,很不巧呢,算是熟人吧,我你们不认识或许认识我娘啊,我娘呢就是你们口中最尊重的圣女,我就是那个被吓傻了的,你们都不愿意杀的那个小丫头,对了,那时候的我不过是伺候小圣女的小丫头而已,那时候我的名字叫花清影。”

    “不可能?”花怜雪不可置疑的道。

    “不可能吗?不是刚一开始的时候你就已经猜到了吗?而且现在看我的武学就已经确认了不是吗?我想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了吧,怎么想杀我灭口?只要你们有本事,这本就不是问题。”

    萧懿影已经彻底的将四人激怒,同时她开始将注意力放在了花怜杏的身上,因为这个人以前受过伤,至今未曾痊愈,成为了整个环节之中最薄弱的环节,更何况就是她亲自杀死了自己的双胞胎姐姐,这个仇她记得清清楚楚,虽然自己入得百花宫都是这个人的功劳。

    四季剑阵加成下的四季剑法威力无穷,更何况四人各开两个毒阵,一下子八个毒阵叠加让萧懿影几乎没有反击之机,现在她全身防守,一有几乎就释放银针,一下子战局僵持住了。

    四大长老武功高深,却是难以有效的对萧懿影进行有效打击,就像是狐狸吃龟,简直无处下嘴,而萧懿影却也是有着自己的打算,她的依仗就是内功深厚,而且又是年轻力壮,我就是要拖死你们,看谁能坚持到最后。

    四大长老的武功、内力都要强于萧懿影,这点毋庸置疑,依靠强势攻杀,绝对不是萧懿影可以抵挡的,但是萧懿影就像是开了外挂一般,内功似是无穷无尽,竟是强攻不下,渐渐的时间一长,双方的战势开始发生了轻微的转换。

    萧懿影内力绵长,似是无穷无尽一般,虽然处于被动防守的地位,但是防守严密,却是让四长老剑使也是攻不破。

    时间一长,萧懿影的内力依旧绵长不休,但是四长老剑使却是年纪老迈,尤其是花怜杏使者,本来就是身体有伤,时间拖得一久,就显出了劣势。

    “哈哈,我看你们四个老不死的,还在我面前拽啊,拽啊,拽啊,不行了吧,这叫什么,知不知道,少长不努力,老了徒伤悲,现在伤悲了吧,哈哈,伤悲也没有用,人啊,还是年轻的时候多努力,你看我,怎么样,现在一个打你们四个,毫不费力,实际上按照我的实力,完全可以打你们十个,信不信,信不信,信不信?”

    四长老剑使气的要吐血,这个“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有个毛的关系啊,四人明显是气衰体弱而已,人都是有老了的一天,难道你就不会老,欺负老年人从这人嘴里面说出来怎么就是这么的光明正大,还有一个打十个?

    气归气,但是面对着萧懿影的防御真的是无能为力,内力消耗越来越严重,四长老剑使越来越是不堪。

    “这鬼丫头果真有些名堂,凭我们四人之力,武林之中怕是无人能敌了,就是当年的圣女想要抵挡下来也是困难,这鬼丫头怎么一点事也没有?”花怜杏有些气力不支,向其他三人传音道。

    “强弩之末罢了,我们再加把劲,我就不信她的内力真的如此浑厚?”花怜红话音一落,同时施展绝技。

    四长老剑使各自催动秘法,却是一种透支体力的功法,施展之后可以短时间之内提高功力,缺陷就是施展过后,需要长时间才可以恢复,而且体力衰弱,很久时间之内难以施展内力。

    这秘法是一种保命功法,不到万不得已之时是绝对不会催动这门功法,但是花怜红竟是毫不犹豫的催动起这门绝世武学来。

    顿时一股玄异力量从花怜红的身上涌起,同时身周似是风雨交加,竟是形成一股涡旋气劲,直冲天际。

    随即花怜碧、花怜杏和花怜雪身上也涌动起风雨之状,眨眼间四股涡旋气劲竟是合一,凝成一股闲着萧懿影的毒阵恶狠狠的压下。

    “风雨饮命·花开花落?呵,你们四个老不死的,是要拼命了吗?我告诉你们,一点用处都没有的,一点用也没有,四个少壮不努力的家伙,现在伤悲了,有用吗?没用啊,没用啊,一点用也没有,你看,你看,我就在这里站着,你们能把我怎么着?”

    四股气劲凝聚成一股,像是一条恶龙摇头摆尾一般的向着萧懿影扑来,龙口张开,腥臭无比的毒气喷涌而出,在强劲内力的催动下似是利剑一般的腐蚀、摧毁阻挡它的一切。

    萧懿影面带微笑,身形一沉,“轰隆”一声,大地塌陷,同时在劲气的催动之下,坍塌的碎石、泥土翻涌而出,似是炸弹爆炸,竟是以她为中心轰然一爆。

    “渡影花殇!”

    萧懿影凝气与剑,骤然间千幻流刃“嗡嗡”颤响,九股剑身纷纷剑鸣,九音合一,一刹那间,澎湃剑气勃然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