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影催动内功,施展出强招“渡影花殇”,顿时浑厚劲气勃然而爆,漫天似是百花遭逢摧残,气劲的冲击摧枯拉朽,漫天花瓣、叶片似刃卷杀,竟是硬撞四人联手一击。

    “轰隆隆”一声巨响,顿时人影五分,其中四道人影翻飞而出,一人挺身而立,不过整个身子却是深深陷入地表之下,同样与她为中心这个地面坍塌,其中却是漆黑腥臭无比。

    眨眼间的一拼,竟是高下立判,萧懿影脚下岩石爆碎,双腿深深陷入底下,倒是那四长老剑使,却是被这这劲气掀飞,四人呕血不止。

    “四个老不死的,现在怎么样,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就你们四个烂番薯臭鸟蛋,也想与我动手,杀你们还真是脏了我的手,滚滚滚····”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四人你看我,我看你,却是满眼的不可置信。

    “我不杀你们,你们知道原因吗?”萧懿影上前,从刚才轰开的大坑之中走了出来,站在四人面前。

    “你们四个老不死的,从小就把我娘养大,最后虽然背叛了我娘,但是我娘仍是记住你们的恩情,她的临终遗言中就有一条就是让我饶你们一次不死,如今这一次不死算是饶过来,下次再见面就别怪我手下无情。”

    萧懿航完全没有了以前玩世不恭的态度,这一刻却似是一位皇者临世,截然不同的气势,截然不同的气质,整个人似是脱胎换骨。

    这才是不世的王者之姿,这才是绝世的圣女风范,这一刻她似是君临大地,俯视苍生,这才是百花圣女应该有的气势,应该有的气质,不用言语,哪怕只有一个眼神,都能让人臣服,这就是圣女风范。

    萧懿影身上气势一收,同时将所叠加的毒阵撤去,顿时风吹烟雾散,只留下地面上伏地不能起身的四人还有满地的疮痍。

    萧懿影看着不远处的叶可卿和正在疗伤的孙剑画以及本为仇敌的展玉辉和梅疏影,却是不见萧云和南宫心怡不由疑惑不解起来。

    叶可卿上前和萧懿影简单的说了一下经过,最后说道萧云和南宫心怡不见了,猜想是跳到山崖下面去了。

    “啊?怎么不去找找?他们不会有事吧?”萧懿影满脸的焦急。

    “他们之前发生过惨烈的大战,从大战的地方来看,却是两败俱伤,但是没有双方的尸体,只见到了地上数摊鲜血,更是感觉到了两个不该出现的人,所以我没有急着去找云,即使急着去找也是没用。”叶可卿解释道。

    “为什么没用?”萧懿影问道。

    “我感到有两股极强的气息在我们周围,要是这两股极强的气息是我们的朋友,那么云自然是没事的,要是这两股气息是我们的敌人,他们会顺藤摸瓜,会将我们一网打尽,所以我们必须走在一起,预防有变。”叶可卿眼睛看向四周道。

    “两股极强的气息?我怎么没有感觉到?”萧懿影说着头灵活的移动着,希望看到什么不该出现的东西。

    “我们也没有感觉到。”说话的是梅疏影。

    叶可卿笑了笑,却是没有说话,因为说出来太伤人,她的潜台词却是“你们的武功不行。”

    “可是我们怎么下去啊?没想到萧懿航的招数还是蛮阴险的,居然想要把我们困杀在这里。”

    “你和萧懿航什么关系?”梅疏影上前问道,同时叶可卿也是看着萧懿影希望他给个解释。

    “他是他,我是我,我和他有点关系,但是又没有关系,这么说吧,我爹和我娘是相互爱着对方的,但是却有一个不要脸的女人横插一脚,硬是夺走了我娘的所爱,而我爹和那个贱女人生的孩子就是萧懿航。”

    “你说的那个贱女人是不是就是百花仙子白小蝶?”梅疏影问道。

    “可不就是这个贱女人嘛?整个一个贱货,就会勾引男人,其实呢,我娘的死与她也有关系,就是我爹的死怕也是与她脱不开关系的,你说我和萧懿航是什么关系?”

    叶可卿懂了,梅疏影和展玉辉、孙剑画也懂了。

    “对了,你们两个怎么弃暗投明,这么聪明?”萧懿影问道。

    “聪明?”梅疏影苦笑。

    “其实我们都是得到了恩师的遗言的,那就是要相助萧盟主后人,并且将一件重要的东西还给他。”梅疏影道。

    “是血红玉佩吗?你们给了萧懿航了?”叶可卿问道。

    “是血红玉佩没错,但是我们却没有给萧懿航,因为我发现这个人阴险、狡诈,更是贪婪、好色,根本就不像师尊描述的那样,所以我们一直的怀疑这个萧懿航,所以这血红玉佩就一直的戴在身上。”

    “那你们以后打算怎么办?”叶可卿又问道。

    梅疏影和展玉辉互望了一眼,两人都是低下头,现在看来两人几乎就是无家可归了,两人脸色露出了苦笑。

    “四处漂泊,四海为家,现在这血红玉佩就给了影姑娘吧,我们夫妻也是退隐江湖的时候了。”梅疏影说着却是掏出一块马形玉佩给了萧懿影。

    萧懿影接过这血红玉佩,揣在怀中道:“怎么四海为家呢?加入梅剑山庄吧,这里很欢迎你的。”

    “你能代表梅剑山庄?”叶可卿瞪着大眼睛问道。

    “我···我当然能,你不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未来的庄主夫人,不过不是大夫人,是小老婆,我师姐才是未来的庄主大夫人呢,你说说看,我说话算不算数?”萧懿影叉着腰,不服气的道。

    “呵呵···自封的无效。”叶可卿也不和萧懿影计较这些,确是转头向梅疏影道:“疏影妹妹,你难道有什么心结不成?”

    叶可卿看得出来,梅疏影是没有加入梅剑山庄的意思,否则的话自己和丰小依或是萧云提一下,让两人加入也是不难。

    “我们师兄弟三人出山,之后到了岳蓝城找到了萧懿航,之后在神兵任务之时抢夺神兵,我师兄秦玉恒死在了自由联盟手中,当时动手之时就有萧云和丰小依,所以我们加入到了天道盟,但是却是不敢违背尊师的遗愿,之后元浪借机让我们明里帮助萧懿航,实际监视与他,直到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