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疏影诉说前情,继续道:“我们是违心的加入天道盟,现在又是背叛了萧懿航,又和自由联盟有仇,江湖之大,怕是没有我们夫妻的归宿了。”梅疏影说着却是拉住了展玉辉的手,两人相视而笑。

    “其实,疏影妹妹不必如此执着于仇恨,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起初的时候是各为其主,但是双方都没有私人恩怨,为了神兵争夺,而措手杀了秦师弟,这也是命,疏影妹妹为何非要执着于这恩仇恨呢?”

    “我们和秦师兄手足情深,他就这样冤死,不为他报仇,这做师兄、师妹的,如何心甘?”梅疏影悲伤道。

    “他死得不冤,他的死换来的是你们的生,秦师弟以死为疏影妹妹劈开生路,他希望的是什么?难道是希望疏影妹妹给他报仇雪恨,为了他的仇恨让疏影妹妹四海漂泊无家可归,甚至被人追杀?或者是他希望你们归隐山林,一事无成?”

    叶可卿也是言语恳切,作为昆仑掌教,也不是但凭着武功超人一等,更是有着拉拢人心的手段。

    “这····”展玉辉和梅疏影互相看望了一眼,两人心中都是被叶可卿说动了。

    展玉辉、秦玉恒和梅疏影三人自幼是孤儿,被星月刀门的几位长老抚养,这期间三人近似疯狂的习武,更是继承了前辈的遗愿,服下了他们以性命相委托意境种子,如此就说退隐,这也让两人心中不甘,可是秦玉恒身死,这也让两人心中始终有个结。

    “秦师兄自然是不希望我们为了仇恨而活着,但是作为生者,又怎么能忘却师兄的仇?”梅疏影咬了咬牙道。

    “疏影妹妹,你说的大错特错了,其实你为秦师兄报了仇又能如何?是秦师兄能够复活,还是你的心就快活了?没有,没有,完全没有,秦师兄一样不能复活,而你的心也不会快活,更何况秦师兄泉下有知看你为了他如此痛苦,他在九泉之下岂能安生?”

    “哎,死者死矣,我也真心希望疏影妹妹不要活在仇恨当中,要说仇恨这个世上又有谁的仇恨比我深?”

    “叶掌门也有仇恨未了?”梅疏影问道。

    “你说的没错,我的仇恨却是深似海,但是我却是不急着报仇,因为我知道报仇无用,我现在只是希望我活的更好,我活着就要保护我想要保护的人活着东西,而不是一味的被仇恨所吞噬。”

    “叶掌门都有哪些仇恨?”展玉辉也是不解的问道。

    “其实我和疏影妹妹、展师兄一样,我乃是昆仑门人,所肩负的使命更是一般无二,只是我的师长们违背了当年和萧盟主的誓约,却被萧盟主后人寻上门去,将我的那是师长、师兄、师弟全岛数十口,尽数屠尽,这算是血海深仇吧?”

    “啊?还有这样的事情?”展玉辉和梅疏影甚至孙剑画都很吃惊,同时看向萧懿影。

    “不是我做的啊,我才不是杀人狂呢?我可没心情杀那些无关的人呢?”萧懿影说着捋了捋额前的秀发。

    叶可卿苦笑一声,“这血仇倒也罢了,即使是我杀了杀人凶手又能如何?那些师长、师兄师弟们能够复活吗?不能吧,所以我放弃了这仇恨,因为我知道我除了这仇恨还有其他的责任,所以我现在放弃,这也是已逝者的心愿,他们也不希望我去报仇,而是做我该做的事情。”

    “其次,我还有一个仇恨,这个仇恨任谁也说想不到的,我却是被我的师兄、师姐背叛,他们重伤了我,同时将我送给了魔鬼,他喂我毒药并且玷辱了我,简直把我当成一条狗甚至连狗都不如的对待,更是拿我做练功的鼎炉,这仇恨深似海,我又如何?而且我还不怕告诉你们,我所中的毒是无解之毒,名曰销·魂丹,更是被人以控神之术迷惑意识,就是现在我的脑海中都存在着对方所下的暗示,是一个身不由己的人,但是现在我却是没有急着报仇,没有趁着我清醒的时候找我的师兄、师姐报仇,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这只是因为我觉得报仇没有什么确实的意义而已,报了仇又能怎样?能还我清白的身子吗?能抹去我的耻辱吗?不能,不能啊,所以我没有去报仇,我只是做我应该做的。”

    “你的师兄、师姐是什么人,还有给你下毒的人是什么人,这么恶毒?”展玉辉和梅疏影显然都愤怒了。

    “我的师兄、师姐江湖上名号也很响亮,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而那个给我下毒的人名叫月清明,自称江湖独行客,其实他的真实身份···却是天道盟的盟主元浪。”

    “什么?月清明是元浪?”孙剑画却是咬牙切齿。

    “剑画妹妹心中有恨,但是我却也是知道她在大事之前也会将仇恨放下,就像是现在。”叶可卿看中孙剑画微微笑道。

    “我现在懂了,当初叶姐姐为什么要致我于死地,原来是因为怕我落入到元浪的手中,然后生不如死,现在我体会到了这种痛苦,更是每日身受销·魂丹的折磨,要不是小烦···小影···萧懿影姑娘,我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一寻死路,谢谢你,叶姐姐,萧懿影姑娘。”

    孙剑画想唤一声“小烦姑娘”知道这个称呼对人不礼貌,又要称呼“小影姑娘”但是这里还有一个梅疏影,无奈之下只得称呼萧懿影姑娘了。

    孙剑画神态真诚无比,是真心真意的感谢叶可卿那时候想要自己免受侮辱而要杀死自己,更是感谢萧懿影配置出了销·魂丹,暂时将自己的性命拉了回来。

    叶可卿话语诚恳,又是直指人心,终是说服了梅疏影加入梅剑山庄,而展玉辉却是事事遵从师妹爱妻的选择,自然也加入到了梅剑山庄。

    几人又谈了一阵,就在此时山崖对面却是一阵的人声鼎沸,居然是自由联盟的人到了。

    “说也奇怪,沙通天那伙人去哪里了,怎么没追上来,否则战斗早结束了?”孙剑画却是看着忙碌着准备搭建软桥的自由联盟的人道。

    “该不会出事了吧?或者是走错路了?”萧懿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