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剑画见仍不见沙通天和张馨菲等人的身影,不由奇怪,“该不会出事了吧?或者是走错路了?”萧懿影道。

    “应该不会,沙寨主的武功高深莫测,他的武功足可以保护众人,同时白菲智慧超群,有这一文一武在,相信不会有什么意外?走错路更不可能。”

    “底下那山谷名叫迷云谷,其中设下迷云阵势,阵势开启,里面的人只能被活活困死,根本走不出来,萧懿航之所以放你们过来,是要将你们分开,一半在迷阵之中杀死,另一半却是在这绝境斩杀。”梅疏影解释道。

    “萧懿航自以为聪明,却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展玉辉冷笑了一声。

    “其实并非如此,萧懿航的狡诈绝对是你们想象不到的。”叶可卿道,“第一我对上那月缺马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胜算,只是我感觉到了极其强大的气息注视着我们,所以让月缺马建不敢有所动作。”

    “其次就是我和辉哥并没有施展全力为难南宫姑娘,否则南宫姑娘焉能在我们夫妻的联手之下还能安然无恙?”梅疏影苦笑着道。

    “还有就是萧懿航忽略了我的存在,让我有机会闯入天罡北斗阵中,协助萧庄主破阵。”孙剑画也道。

    “还有就是那四个老不死的,自以为吃定我了,没想到我有奇遇,否则依照我以前的实力,我早死八回了。”萧懿影得意洋洋的道。

    “只是沙通天和白菲深陷迷云谷阵势之中不知如何了?”叶可卿担心的道。

    陈天成是联盟盟主,丰荫山中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自然是逃不过他的耳目,但是他却是不急着出手,原因很简单,无论是替天行道还是梅剑山庄,都是他的心腹大患,他乐意见到两败俱伤,然后坐收渔人之利。

    萧云被困迷云谷的事情早已被陈天成探知,所有的人联盟主要人物都到了,这里面却是没有陆金岚。

    陈天成在等待时机,终于等到了最后一封飞鸽传书,迷云谷战事已经结束。

    “走,去收渔人之利。”

    自由联盟是高手尽出,同时派下重兵把守各处,尤其是丰荫城的城门,用意很明确,就是要将受伤的替天行道和梅剑山庄的人给以致命一击。

    陈天成自然知道了软桥被断的事情,但是这确是难不住他,当初软桥就是他们自己铺设的,现在在铺设一条软桥也是不难,但是也是不易。

    大盘的绳索顺着山崖垂下,山崖之下早有人等候,取了绳头捆绑在了自己的身上,再爬上对面悬崖,最终完成绳索的传递,这个过程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是不易。

    “情况有些不对,看对面的架势,杀气腾腾的,是不是要趁机解决我们?”梅疏影向众人道。

    展玉辉和孙剑画受伤,此时正盘坐与地,闭目疗伤,两人闻言也是缓缓收功站起,看向对岸。

    “果然!”

    对方杀气凛冽,刀枪之上寒光闪闪,而且各个也是杀气腾腾,更重要的是在这些人的身后隐隐有寒光闪动,仔细看时却是枝枝箭头,原来对方竟是暗中藏着强弓硬弩,看来对方的用意很明显了。

    “这些人怕是来捡便宜的,不如让我将她们趁机斩杀。”梅疏影已经看清来人,正是自由联盟的人。

    当初秦玉恒与陈天成缠斗,却是叶可卿和丰小依介入,而使得秦玉恒身死,但是真正出手杀死秦玉恒的却是陈天成,当时是陈天成的一招“星辰杀破·斩月华”一招毙命。

    “星辰杀破”、“斩月华”,从陈天成的招式来看无论是什么招数都是克制秦玉恒的星月刀法,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巧合。

    梅疏影看着站在山崖另一侧的陈天成,手握艳刀,竟是手上青筋暴跳。

    “疏影妹妹,不要被仇恨蒙蔽心智。”叶可卿说着一只手按在了她的手上,“有你我和小烦姑娘在,他们不敢动手。”

    “希望如此,若是他们真敢动手的话,我的艳刀正渴望鲜血。”梅疏影也是女中豪杰,丝毫不输男儿雄风。

    顺着数根绳索连接了两边悬崖,同时有人已经沿着绳索游了过来,很快绳索软桥就已经铺好,早就准备好的木板也铺在绳索之上。

    叶可卿上前站在软桥的不远之处,身上气势骤然释放,顿时一股犹如水波般的气劲向外散去。

    气劲犹如水波,又似是水幕涟漪,一波一波的荡起,竟是荡过悬崖,直接扩散到了对面,气劲继续扩散,竟是瞬间波及到了对方的人身上。

    陈天成一惊之下,竟是不由自主的运功抵抗,这一抗之下却是一惊,因为他感觉到了犹如海涛拍案一般的强悍力量。

    不仅仅是陈天成,就连他身边的杨人九、孙剑书、龙玉阳和段惊羽也是面色大变,尤其是段惊羽,万万没想到叶可卿的武功竟然是如此的刚猛,有她在,自己觊觎昆仑掌握大位的想法怕是只能梦中实现了。

    叶可卿如水波般的劲气一收,望着对面的陈天成等人,“陈盟主这是什么意思?”

    陈天成呵呵一笑,“我们得到消息,有人在我自由联盟地盘上大战,这可是联盟总坛所在,陈天成不敢大意了,竟是没想到居然是叶掌门。”

    叶可卿笑了笑,随后却是扶着孙剑画踏上了软桥,与此同时展玉辉和梅疏影在中,萧懿影殿后,五人踏上软桥。

    “盟主,此时断桥,管保他们五人无一幸免。”段惊羽道。

    陈天成仅仅握了握手,手上青筋暴跳,在他的手边就是那柄神兵追星逐月。

    “盟主,不可以,若是此时断桥,对方会攀住绳索而不会摔死,更何况对面都是意境高手,完全可以抛物作为踏板,跳回,我们没有必胜的把握。”杨人九提醒道。

    “有多少把握?”陈天成还是有着将对手一网打尽的心思。

    “不足三成,更何况萧云不在其中,丰小依不在,即使这几个人死了,对梅剑山庄来说并不等于灭亡,这个时候万不可再与梅剑山庄撕破脸。”

    陈天成的手缓缓松开,同时一挥手,顿时众人让开一条路。

    叶可卿踏在软桥之上,微微一笑,竟是不紧不慢的前行,到了正中却是不在前行,而是看着脚下深不见底的悬崖,又看着对面的陈天成。

    渡江过半,击其中游,叶可卿正在桥中央,却是停滞不前,她又打着什么目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