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可卿踏在软桥之上,微微一笑,竟是不紧不慢的前行,到了正中却是不在前行,而是看着脚下深不见底的悬崖,又看着对面的陈天成。

    “渡江过半,击其中游,现在我们正值正中,陈盟主可是想好了,要不要向我们动手。”叶可卿浅笑道。

    “怎么会?我们是同盟,怎么会向同门出手?”陈天成陪着笑,笑的很真诚。

    叶可卿却是身形未动,身上却是腾起紫色烟雾,迅速吞没身影,下一时刻,紫色烟雾激荡,紫色风暴席卷,等到紫色烟雾散去之时叶可卿竟是扶着孙剑画来到了悬崖对岸,竟是未曾踩踏软桥。

    陈天成也是一阵后怕,幸好没有动手,要是动手的话,叶可卿一定是不会摔死,她要是动起手来,怕是眼前这些人都会死在此地。

    “妹妹?”孙剑书一眼就看到了孙剑画,连忙上前拉住孙剑画的手。

    “哥哥,是我,这段日子我听说了哥哥找我找的很辛苦,可是妹妹却不能现身,其中原委介时我会和哥哥讲,只是眼下不是时机。”孙剑画脸上带着笑,但却是有气无力,脸色难看至极,并且忍不住的眼角带着泪。

    “妹妹,你受伤了?”孙剑书关切的问道。

    “受了点内伤,正需要一处疗伤,正好去哥哥的府上。”孙剑画淡淡的道。

    孙剑书脸上洋溢着笑容,自己的妹妹终于又回来了,虽然受伤颇重,但是只要还活着,这点伤根本就不算什么。

    当下孙剑书扶着孙剑画竟是先行离去。

    接着展玉辉和梅疏影两人跨过软桥,紧接着就是萧懿影。

    “哎呀,陈大盟主啊,怎么这么客气,还夹道欢迎,呵呵,欢迎就不必了,这个时候你应该在城里最好的酒楼订上一桌酒席,因为很快你就会发现,你的这桌酒席很值。”萧懿影呵呵一笑,同时伸手捋了捋额前的秀发。

    “姑娘既然赏脸,天成就是日日请姑娘大餐也是值得,只是怎么没见到萧兄弟?”陈天成打着哈哈道。

    “你要见他啊?他可不想见你,见到你这么剑拔弩张的,还以为你要趁机捡便宜杀了我们呢,他要是在的话,怕是一出剑,这里已经死伤一片了,你还是不要见他的好了,还有一件事,可别说我没提醒你啊,方才我与人在那边大战,你们最好七天之内呢不要跨过这个软桥,否则呢···我可是什么都不管的。”萧懿影撇了撇嘴道。

    “撤退!”陈天成一挥手,顿时所有的人都退了开去。

    萧懿航自然是不想让陈天成等人上崖的,因为崖上还有受伤的四大长老剑使,同时他说的也是实话,因为十大毒阵叠加,没有数天时间这毒性不会散去,若是真的不小心踏入那块绝地,那只有死路一条。

    陈天成当然知道萧懿影的毒的厉害,也不敢触这个眉头,暗中留下十几个人小心关注着这里,其余之人都撤了回去。

    叶可卿几人却是没有回丰荫城,而是一转路向着丰寰城的方向。

    “经过迷云谷的时候你们有没有感觉到什么?”叶可卿向萧懿影和梅疏影、展玉辉问道。

    “没有,不过我却是闻到了血腥之味,也不知这血腥之味从何传来?”梅疏影奇怪的道。

    “对啊,对啊,我也闻到了,不过我仔细的看了看,却是什么也没有发现,真是奇怪至极。”萧懿影也是感到奇怪。

    “先回山庄吧。”

    四人说着就向梅剑山庄赶去,只是行了一半之时,叶可卿突然间身子一怔,脑际之中竟是一道无形旋律婉转而奏,同时脑海之中似是一个声音呼唤。

    “该死!”叶可卿暗骂一声向梅疏影三人道:“我还有事,先不去梅剑山庄了,你们先去。”叶可卿说完急匆匆的离去。

    丰荫城之外萧懿航一行人被团团围住,正是自由联盟的人,竟是阻止萧懿航等人入城。

    萧懿航哪里是吃素的,冷笑一声,就已经知道这是陈天成的命令,看来自由联盟是要痛打落水狗了。

    “落水狗?”自己等人虽然有些狼狈,但是这是落水狗吗?萧懿航不得不怒。

    萧懿航受伤不假,身边更有梦倪裳昏迷不醒,风无忌也是受伤颇中,但是也并不是没有其他战力,小天苍乃是真意境高手,还有叶梦色、小天阴和沈四,眼前这些人还能困得住自己不成?

    “是谁给你们的胆子?是陈天成吗?”萧懿航怒喝道。

    “就是盟主的命令,不准让你们入城。”这守门的竟是不知变通,一下子将陈天成彻底出卖。

    就在此时一直信鸽“突”的一声飞起,尚不及守门之人反应,这信鸽已经快速的向着城内飞去。

    替天行道帮尚有数千帮众,现在还有神女剑派也与替天行道帮会联合一气,有这两大力量,萧懿航相信陈天成也不敢对自己动手,除非是现在这种情况,让自己与帮会失去联系。

    “杀了他们?”看守城门的领头人一看对方放走了飞鸽,就知道事情有变,当下毫不犹豫的下了命令,同时他人向后闪,却是要以众人当挡箭牌。

    这些人虽然是联盟中的高手,但是高的也绝对有限,还不等人都围上来,小天苍的一线牵就已经出手,刹那间就刺穿了那领头之人的咽喉,那人死都不相信,自己都躲在人群之后了,居然是第一个身死之人。

    一线牵一个扭转,顿时身后又是几声惨叫,眨眼间四人已是身首异处。

    前面叶梦色冷哼一声,手中剑豁然出鞘,瞬间射出三道剑气,顿时将冲在最前的三人刺死。

    叶梦色手中掌剑,剑起波澜,剑高举,无匹剑威散发出来,顿时震慑众人。

    冲的快,死得快,冲的慢,死的也不慢,前面有叶梦色利剑绝杀,后面有一线牵飞穿索命,顿时让所有的人都只能站立不动,更何况领头人都死了,又有谁真的会死都不怕的冲上去送死?

    “开门!”萧懿航大喝一声,随后就有几人颤颤巍巍的上前,将厚重的城门推开。

    “什么事如此吵杂?”就在此时孙剑书扶着孙剑画却是来到了大门之外。

    孙剑书和孙剑画到此,却是不知又将发生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