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盟主,这是怎么回事?联盟的人把大门紧闭,还说这是盟主的意思,是要把我们替天行道和梅剑山庄的人拒之门外,我们都是联盟人员,盟主为何如此对待我们?还有就是这孙长老二话不说举剑相杀,竟是杀了我们的一个堂主,更是杀了自由帮的风无忌帮主,这是怎么回事?”

    萧懿航恶人先告状,竟是向陈天成要说法。

    陈天成虽然想让对方死,但是眼下却是不能动手,因为此时动手遮掩不住消息,很快这消息就会传遍武林,到时候天道盟再以这点做文章,自由联盟甚至会自毁长城。

    “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陈天成眉头紧皱,看向孙剑书,希望孙剑书给一个解释。

    “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无所谓的争辩已经毫无意义。”孙剑书冷冷得道。

    “好一个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我的人死了这么多,一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算完结么?”萧懿航冷笑连连。

    “萧帮主是什么意思?到底是谁先动的手,我们各自心中知晓,说句实话,无论是梅剑山庄还是替天行道都不受联盟欢迎,但是萧帮主既然要加入联盟,我陈天成也不会拒绝,而萧帮主与梅剑山庄萧庄主的恩怨,我们也不愿参与其中,但是无论是替天行道还是梅剑山庄若是想要颠覆联盟的存在,对联盟产生威胁,这就怪不得联盟了。”

    陈天才已经毫不隐瞒,就看萧懿航的态度。

    “既然如此,我们在丰荫城还有产业,这些产业容许我们带走。”萧懿航已经知道了对方的打算,怕是已经知晓了自己的身份。

    “你的产业带不走,更是不要妄想由其他企图,我肯让你离开已经是对你天大的恩赐,你若是不肯····”

    “不肯又如何?”说话的却是一个娇美冷峻的女子声音,女子声音冰寒,似是万山寒雪冻澈天地。

    “梦琉璃!”

    众人随声看去,来者不是梦琉璃还是谁?

    梦琉璃背剑而来,似是九天玄女临凡,面色阴寒来到众人面前。

    “为什么赶她们走?”梦琉璃言语冷峻向陈天成问道。

    “他们的存在已经威胁到了联盟,所以我不能留他们?”陈天成面色也是不好看。

    “威胁到了联盟?他们那里威胁到了联盟?”梦琉璃问道。

    “这···”

    陈天成一时语塞,因为他们只是猜测萧懿航是天道盟的奸细,但是苦于没有证据,现在梦琉璃就是要这个证据。

    “替天行道威胁到了联盟安全?亦或是说陈盟主自己能力有限,怕是别人夺了你的盟主之位吧,除此之外还有梅剑山庄,盟主难道有钱还梅剑山庄那笔欠款了吗?还是用了替天行道的钱,不想还?”

    “这····”

    梦琉璃所说的正是自由联盟的软肋。

    “盟主,琉璃说的也在理,我看····”段惊羽时刻站在梦琉璃身后。

    “下不为例,我不允许联盟内部出现内斗。”陈天成这点算是抓住了正根上,替天行道和梅剑山庄这就是内斗。

    “琉璃,我···”段惊羽伸出去的手没有碰到梦琉璃的衣服,他想要挽住她的手,却是又缩了回来。

    “惊羽,你先回去,我现在心很乱,你看我妹妹正是昏迷不醒,看她的样子像是中毒了,我要给她逼毒,暂时没有时间,这段时间我都会和霓裳住在替天行道帮内,你不要担心。”梦琉璃言语之中没有丝毫的暖意。

    看着萧懿航一群人走远,孙剑书和孙剑画上前施礼,“多谢盟主救命之恩,要不是盟主及时赶到,我兄妹怕是已是萧懿航刀下亡魂,他的刀足以让整个联盟胆寒,今日不与他发生冲突乃是最好不过了。”

    “剑书说的没错,实在是想不到萧懿航居然有着如此武功,一直以来真是小瞧他了。”杨人九道。

    “只是梦琉璃为何却与萧懿航走的如此之近,她与萧云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关系?”陈天成不解起来。

    “一方面是情人,一方面是自己的亲妹妹,梦女侠夹在其中两面难做人,也是苦了她了。”杨人九也是赞叹,只是在一旁的段惊羽听完却是紧握双手,咬碎口中牙。

    杨人九看了一眼一边的段惊羽,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知道梦琉璃已经倒向了萧懿航那边,而段惊羽定然也是会随着梦琉璃离去,这个人已经和自己不是一条心了。

    萧懿航府邸。

    萧懿航已经包扎过了伤口,并服下了丹药,之后却是来到梦琉璃的房间。

    此时梦倪裳还没有醒来,身上泛起层层红晕,似是染了一层血。

    “琉璃姐,我这样做确实是对不起霓裳,不过我会对霓裳负责,还请琉璃姐放心。”萧懿航吊着一只膀子道。

    “放心?我把霓裳托付给你,你就这样对待她?这让我怎么放心?”梦琉璃脸色阴沉的吓人。

    萧懿航面对着梦琉璃的咄咄逼人,却也是无可奈何,只要的原因就是自己所计划的一切都没有成功,更重要的是他此时才发现梦琉璃居然是跟他一样,居然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萧懿航清楚自己深藏不露那是一直竭力的隐藏,一者是自己的“好姐姐”不让自己修炼伪意境,二者却是知道明哲保身,但是梦琉璃的深藏不露却是为何?

    她是没有出手的机会显示自己的武功?想想也是,自由联盟之中有机会让他出手的不多,但是这也不能说明她没有隐藏武功吧,但是今日又光明正大的施展出来,这又是怎么回事?

    梦琉璃为救孙剑画受伤,连神兵任务都没有参加,之后好像也没有机会展露武功,难道是那时候她有了奇遇?

    萧懿航想不明白,但是她知道眼前这人武功超绝,绝对不是轻易招惹的,同时他也对梦琉璃也有了迫切的希望占有,倒不是他太贪婪梦琉璃的美色,而是他太贪婪梦琉璃的武功。

    有如此高手在旁,若是不好好利用,这就是天大的浪费,天理不容,萧懿航此处前来安抚梦琉璃是假,试探并对她做手脚乃是真正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