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琉璃对他冷眼相对,萧懿航也是不能反驳,毕竟人家的妹妹都嫁给你了,你却是对她做出这样的勾当,让这个做姐姐又做母亲的她如何放心?

    梦琉璃也不是冰山一块,毕竟也是有着感性的人,一见萧懿航低头认错,也就叹了口气,“你要好好的待她,我这个妹妹啊,就是任性了点,你也不要事事都由着她,她也不是蛮不讲理,同时也不要触犯她的底线,这点你应该懂。(书^屋*小}说+网)”

    “多谢琉璃姐的教导。”萧懿航诚恳的应承着。

    “嗯,我会用内力将霓裳体内的药性排出,要是没事的话,你就先走吧。”梦琉璃虽然语气缓和,但是并不代表着她会对萧懿航假以辞色。

    “琉璃姐,这次来我也是为了霓裳,我是来给霓裳送解药的,同时也是感谢琉璃姐的出手相助,要是没有琉璃姐的出手,航相信早已死去多时了,竟是没想到我自以为算计的天衣无缝,竟是一败涂地!”萧懿航叹了口气。

    “成事在人,谋事在天,这次失败不要紧,主要原因还是云梦生和姬红霞这两位高手不在,否则一切都要改写,至于我的出手,那你也不用在意,你是霓裳的夫君,是霓裳的未来和幸福,我怎么可能不出手?”

    话虽这么讲,但是梦琉璃的心思又有谁了解,她出手相助萧懿航,那么以后怎么面对萧云,还有就是萧云从山崖上跳下,到底会不会有事?

    按理来说要是萧云和南宫心怡若是没有受伤,从这悬崖上跳下去自然是没事的,但是两人身受重伤,这样跳下去会怎样?梦琉璃对萧云还是十分的担忧。

    “无论如何我都要感谢琉璃姐,而且我和霓裳以后还要依靠琉璃姐支持,眼下航无以为谢,只能略敬薄酒一杯。”萧懿航说着拿起酒壶,酒杯,倒满酒给梦琉璃满上。

    梦琉璃甚少饮酒,她却是喜好喝茶,喜欢慢慢的品味着茶的清香,对于酒,尤其是烈酒却是甚少饮用,但是并不代表着她不喝酒。

    酒壶、酒杯都是萧懿航拿过来的,看着眼前的酒杯,梦琉璃心中了然,这是萧懿航早就准备好的,要是自己不喝的话,就是卷了他的面子,虽然她不在乎卷了萧懿航的面子,但是为了梦倪裳她还是决定要给他留点面子,毕竟萧懿航要是对自己不满,难免会影响到他和梦倪裳的关系。

    梦琉璃玉手轻伸,伸出两根玉指将那小巧的酒杯捏住,端起。

    “你敬我一杯,我喝,但是我希望你对霓裳要一心一意,否则,你若让霓裳伤心,别怪我翻脸无情,你也应该知道,霓裳是我生命中唯一的牵挂,即使是赔上我的一切也在所不惜。”梦琉璃说完以袖遮面,一杯酒一口饮尽。

    “琉璃姐的教诲,航记下了。”萧懿航很是郑重,当下起身,将酒壶、酒杯一并带走,同时留下一粒解药个梦倪裳。

    梦琉璃的门轻轻的关上,萧懿航看了看空着的酒杯,他的嘴角这才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

    屋内的梦琉璃摇了摇头,伸手掀开衣袖,衣袖之内一片酒渍,原来梦琉璃竟是讨厌酒的气味,而根本就没喝。

    梦琉璃将解药给梦倪裳喂下,以内力相助梦倪裳化开药性,片刻之后梦倪裳身上的红潮这才褪去,人的呼吸也渐渐的平缓了起来。

    萧懿航满心欢喜,看来梦琉璃已经踏入到了自己的圈套中了,酒中有药,这点毋庸置疑,这是萧懿航惯用的手段。

    萧懿航端着酒壶、酒杯却是来寻叶梦色。

    叶梦色的心情不好,很不好,这一战却是直接的折损了风无忌和清尘远,这两个和自己像是兄弟,有超越兄弟的感情的人一战而双双殒命,尤其是风无忌的死,简直让叶梦色肝肠寸断。

    清尘远为了让自己活命,甘愿挡了垫脚石,最终自己得救,而清尘远却是落了个尸骨无存。

    最让叶梦色难以接受的就是风无忌就死在了自己的怀中,孙剑画那一剑来的太快,让她无从躲闪,最终却是怀中的风无忌为自己挡了一剑,要是自己怀中没有风无忌的话,是不是自己就能够躲开,抑或是那一剑也会将自己一剑洞穿?

    但是最终的结局就是风无忌死了,死在了自己的怀中,看着自己最爱的男人就死在了自己的怀中,自己却是无能为力,这让叶梦色的伤痛加倍,让她的心都似被揉碎一般。

    风无忌的尸体还没有入土,叶梦色要给他打扮一番。

    风无忌爱美,尤其是对衣衫的穿着十分讲究,迷云谷一场大战,风无忌的衣衫早已破损,更是一剑透体,浑身早已浴血,即使人死了,也不能如此肮脏着让他入土。

    叶梦色哭着给风无忌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尸体就平躺在了屋内。

    叶梦色看着风无忌的尸体,想着以往的事情,没想到这一刻竟是天人永隔。

    “梦色,你看我这青龙坛是否雄伟壮观?”

    “很是雄伟壮观,你这青龙坛已经快赶得上我的白虎坛了。”叶梦色笑道。

    “梦色,你吹牛现在已经是不着痕迹了。要是你我成婚,青龙、白虎两坛合一,是不是冰宫第一大势力?”

    “谁要嫁给你?讨厌···”

    “你不想嫁给我?那我可要娶别人了,别的不说,就是我的青龙坛哪个女人不想着被我一亲芳泽?”

    “你敢?”

    “我就是敢,你不嫁我,我就娶别人。”

    “你敢,我阉了你。”

    “哎呀,那你不是守活寡?”

    “讨厌吧你。说实话,我很想与你成婚,但是我不敢。”

    “为什么?”

    “青龙、白虎多大的势力?要是我们两大势力合一,这股势力足以动摇冰宫的根基,宫主会让我们成婚吗?即使是我放弃白虎坛宫主也是不会放心的,因为白虎坛的人很多都是我的心腹。”

    “没事,待我们为宫主立了大功,我们就双双离开,到一处隐秘之处归隐,做一对恩爱野鸳鸯。”

    立功需要机会,但是机会也是风险,两人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样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