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无忌和叶梦色想要立功,然后离开冰宫管辖,自由自在。(书^屋*小}说+网)

    机会来了,红衣发布武林通缉令,血洗武林为紫云报仇雪恨,一次战役之中,一场针对一个小势力天涯阁的战役。

    “梦色,小心!”

    天涯阁的阁主拼命一招,手中一杆长枪刺向叶梦色,澎湃的劲气摧枯拉朽。

    “夺命毒龙钻!”

    一招出,枪身旋转,枪尖似是电钻旋转,同时一股劲气旋风如龙席卷,直刺叶梦色后心。

    风无忌心中大骇,竟是一把推出叶梦色,同时手中剑狠命一拨,手中剑断,但是这一枪却也被拨开,“多名毒龙钻”一枪刺穿风无忌的肩头。

    叶梦色这才缓过神来,当即杀向天涯阁的阁主,而此时这阁主正是强弩之末,一招出再无后续之招,更是他的枪深深的刺入风无忌的肩甲,拔不出来,而此时叶梦色一剑斩入,毙敌与剑下。

    “梦色,你没事,我就很开心,我要做你的最强后盾,有我在,没人伤的了你。”风无忌躺在叶梦色的怀中,轻轻的抹去她的眼泪。

    “无忌,我···我们结婚吧,我不在乎宫主怎么看,更不在乎宫主的疑虑,我只是爱你。”

    “好,我向宫主请求。”

    两月之后。

    “风无忌,你的要求宫主答应了,但是还需要执行一次任务。”冰宫使者向风无忌道。

    风无忌欣喜若狂的叶梦色揽在怀中,疯狂的亲吻,却被叶梦色一把推开,“梦色,宫主已经答应了我们的请求,这次任务之后无论成败,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到时候我们真的是一对野鸳鸯了。”

    “真的吗?”

    “是的,宫主说了,只要我们完成这次任务,我们欠宫主的就全部还清了,要走要留她不为难,并且还会给我们很大一笔钱,会让我们舒舒服服的过下半辈子。”

    “真的吗?真是太好了。”叶梦色欢快的笑着。

    “梦色····”风无忌抱着叶梦色肩膀,眼中闪烁着火光盯着叶梦色。

    “干嘛?”

    “你真美,美的让我无法呼吸,我想····”风无忌口干舌燥。

    “不要这样?”叶梦色细弱蚊声。

    “完成这次任务我们就是夫妻了,难道你就不能提前给我?”

    “不能,到我们的新婚之夜,我···任你为所欲为····”

    耳边的话语依旧,那是的情景似是过眼烟云,似是昨夜发生的事情,但是眼下却是那人躺在自己的面前,瞪大着眼睛。

    叶梦色缓缓将手覆盖在他的脸上,手轻轻的抹下,他的眼皮合上。

    “无忌,你是不是死不瞑目?这次任务之后我们就自由了,就自由了,我们做一对野鸳鸯,做夫妻,我的第一次还为你保留着,还没来得及给你,你怎么就这么走了,留下梦色一个人···”

    叶梦色已经泣不成声,“云雾城的事情结束之后,我们以失败而告终,我就劝说你离开,无论成败我们都自由了,可是你不听,你偏偏听清尘远的鼓动,你怎么这么傻,你不是说事事都听我的吗,怎么这次偏偏不听,无忌,你怎么这么傻,你走了,留下我一个人怎么独活,你怎么这么狠心的抛下我一个人···”

    叶梦色伤心欲绝,看着安详的躺在那里的风无忌,俯下身子,在他的脸上轻轻的吻了一口。

    屋内的墙上挂着剑,作为练武之人,屋内以剑作为配饰在平常不过,墙上两柄剑十字交叉的斜挂着,长长的红色剑穗尤其喜庆,看起来确实赏心悦目。

    叶梦色缓缓上前,摘下一把剑,剑缓缓出鞘,剑光如水,这居然是一把未开封的剑。

    配饰用的剑自然是没有开封的,但是在叶梦色这样的高手手中,这未开封的剑虽然并不锋利,但是其上覆盖着劲气,想要自杀也是绰绰有余,叶梦色一拉,剑出鞘,寒光闪烁间就向自己的脖子上抹去。

    叶梦色居然是想自杀!

    是啊,亲如兄弟一般的清尘远死了,自己相亲相爱的爱人也已经尸寒,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了,只能一死了之。

    就在这时,萧懿航赶到,他的右手吊着,他的左手托着托盘,上面是酒壶、酒杯,见叶梦色的房门大敞着,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但是陡然间见到寒光一闪,大吃一惊,一步跨进,却是见叶梦色刚刚拔剑出鞘。

    叶梦色一剑向自己的脖子上抹去,此时萧懿航却是一震托盘,那酒壶未动,酒杯却是登时跳起,随即萧懿航以托盘一磕那跳起的酒杯,酒杯带着呼啸飞出,竟是一下打在了叶梦色的手腕之上。

    萧懿航显出了仅仅一手,一震托盘酒壶不动,而酒杯跳起,这种对力量的精确掌握程度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没有达到化境的武功造诣,根本就达不到这种程度。

    “啊···”叶梦色一声尖叫,手中未开封的装饰剑“嘡啷”一声落地。

    “叶姑娘,你这是干什么?”萧懿航一推,那托盘带着酒壶稳稳的落在了桌面上,就像是被人轻轻的摆放上去的一般。

    叶梦色心中悲痛欲绝,但是有些人一旦有了死心就会自杀,但是一次自杀不死之后,心中也就没有了死的念头,无疑叶梦色就是这种人。

    “叶姑娘不要这样,我知道你心中悲痛,但是你死了也是于事无补,你想想看,清大侠是怎么死的,风大侠又是怎么死的?他们死的不屈,死的不甘啊,而且你要是还去陪葬,这不是亲者痛,仇者快吗?叶姑娘乃是聪明之人,手下更是掌握庞大势力,怎么学做小女人,不想着给两位大侠报仇?”

    “我,我····我无能为力。”

    叶梦色银牙轻咬,他的确是无力报仇,因为这一战他看得清楚,自己等人的武功实在是弱啊,本以为自己的武功已经可以横扫武林,没想到到武林之中才发现自己却不过是小角色而已,其作用除了做炮灰,还能做什么?

    “叶姑娘不要自责,也不要自卑,武功是可以慢慢练得,而且并不是没有捷径可走。”

    “什么?武功一途还有捷径?”叶梦色不信的道。

    武功到底有没有捷径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