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有捷径,不过前提条件是你必须有勇气活下去,你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再有捷径又能如何?人生死志,神仙难救,我也是帮不得叶姑娘的。”萧懿航叹了口气,却是偷眼看着叶梦色。

    叶梦色犹豫不决,自己到底有没有勇气活下去?活着,为了什么?只为报仇?自己至亲至爱的人已经不在了,自己即使报了仇,又能如何?

    叶梦色苦笑一声,“报仇或许就是我唯一活下去的动机,但是报了仇之后呢?我没有勇气活下去,但是在报仇之前,我却是有着无比坚定的勇气。”

    “人不能总活在仇恨之中,就像我也是仇恨满身,但是我却是活的快快乐乐的,这里面道理很简单,那就是眼界放宽一点。上天再给你关闭一扇窗户的时候就会打开一扇门,总不会把路封死,不是吗?”

    “这···是什么意思?”叶梦色有些糊涂。

    “青蛙落在井里,抬头看天,无论任何总是看到那么大的一小块,但是其实天地何其宽广?叶姑娘的生活只有风大侠和清大侠,所见也不过是一片巴掌大的天而已,其实叶姑娘却是忽略了一片广大的天地。”萧懿航劝解着,却是不着痕迹的左手一吸,隔空取物,那先前弹起的酒杯就回到了手中。

    “我和无忌的感情你不懂,你不明白我们之间的爱,我们就好比是鸳鸯鸟,是不能独活的,他死了,我的心也随着死亡,不会改变,我的心其实只有那么大的一片天,再也容不下其他。”

    “叶姑娘乃是自欺欺人,不跳出井来看看这广大的天地,怎的就知道你的心就只有那么一片天?叶姑娘,敞开心扉,你就会发现不同。”萧懿航说着竟是举起酒壶,一杯酒缓缓的住满酒杯。

    “叶姑娘,喝了这杯酒,好好休息一下,等休息好了,我们安排风大侠入土为安,然后在想其他,叶姑娘如此这般的固步自封,终是无所益。”萧懿航劝解着。

    叶梦色心中不知犹豫,却是一只手缓缓的端起酒杯,然后缓缓饮尽。

    看着叶梦色将加了慢性春·药的酒喝下肚子,不由心中冷笑,没想到今日一番口舌,竟是两个美人都被搞定。

    古墓之外莫林和黄晴晴双双伫立,看着封闭着的古墓大门,莫林一脸的无奈,黄晴晴却是怒气冲天,但是这怒火却是不能发作,只得强作笑颜,苦苦哀求。

    “师姐,怎么不给师妹开门?师妹来看师姐了。”黄晴晴压住火气再次恳请。

    半晌从中传来一个冷冷毫无感情的声音,“黄师妹,你已出古墓,已嫁夫婿,却是不能再入古墓了,这是师门规矩,师姐也是不能让师妹进入,还请见谅。”

    “师姐,你听我说,这里面绝对是误会的,他不是我的夫君,他是萧公子的使者,萧公子就是当年武林盟主锦圣萧百荣的后代,他是来见师傅的。”黄晴晴哀求道。

    “不要说了,师尊有命,凡是出古墓,再不能回转,这是规矩,任是谁也不能打破,自从你踏出这个古墓的时候,就没有权利再回来了,恕师姐不能打开古墓,还请师妹回转。”古墓之内传来最后的拒绝声音,随后黄晴晴再是怎么呼唤也是再无回应。

    面对着紧闭的古墓,黄晴晴银牙咬碎,自己在莫林面前打了保票,牛已经吹出去了,但是事到临头,却是吃了闭门羹,这脸面算是丢尽了。

    “晴晴,我们走吧。”莫林说着挽住了黄晴晴的手,眼中流露着温柔和爱意,两人携手而去。

    黄晴晴更加的受不了了,爱人如此的信任自己,自己却是一点也是帮不上忙,反而在爱人的面前失了颜面。

    “林,我一定想办法让你见到师姐,绝不会耽误你的事情,你放心就是。”黄晴晴咬了咬牙道。

    “她不出古墓,我们也进不去,怎么才能见到她?”莫林皱眉道。

    黄晴晴冷哼了一声道:“再清高、再不食人间烟火也是要吃饭的,你以为他们还真的是不食人间烟火?一般人是不能随便的出入古墓的,以前都是我和剑画出古墓买一些生活必需品,现在这任务就会落在她的身上,这就是机会。”

    “这个机会,还真是难得,但是要接近这个冰仙子却是不易,需要好好的计划一下。”莫林摸了摸下巴道。

    “林,你要的得到了我的师姐,还会不会爱我?”黄晴晴的眼中露出了雾气。

    “你永远是我的最爱,我怎么会抛弃你,我之所以要追求李云燕并非是因为我喜欢她,我和她都没有见过面怎么会因为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而抛弃我所爱的人,这点你放心就是了,我之所以要追求她不过是想居身古墓,得一个自保,你也听说了,航哥针对萧云的计划失败,我想萧云一定不会放过我们,单凭你我的武功早晚会死在了他的手上,让我追求李云燕,以博得自保,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黄晴晴点了点头,但是眼中的担忧却是不减。

    “晴晴,你还是不信我?”莫林将黄晴晴揽在怀里,软语安慰道。

    “这倒是不是,我只是心中不舒服罢了。”黄晴晴抖了抖肩膀,想从莫林的怀中挣脱出来。

    粉红色的劲气将黄晴晴彻底包裹,顿时黄晴晴的体内异样的情绪极速爆炸,她的挣扎越来越弱,最后将满心的情绪化作一声嘤·咛,瘫软到了莫林的怀中。

    梦琉璃安顿好了梦倪裳,见她已经没有危险,现在只是昏迷不醒,她这才起身,背上神兵五华泰若山剑,手提碎星宝刃出了萧懿航的府邸,径直的向迷云谷方向而去。

    就在梦琉璃走后,一个人闯入到了萧懿航的府内,这个人浑身是血,全身衣服都被撕破,一条一条的形如乞丐。

    这人一道萧府顿时跌倒,再也爬不起来。

    有人发现了这个人,连忙报告给了萧懿航,萧懿航吊着膀子前来查看,让人给他洗了脸以后,却是露出了真容,这人居然是自己的精英属下,自己的最后王牌,正是镇守迷云谷阵势的人之一。

    这个人应该是困着沙通天和张馨菲等人,怎么会出现在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