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航的属下精英突然出现在了萧府之内,昏迷不醒。

    这人怎么会出现你在这里,难道迷云谷那边出事了?那边上百精英依托地势布阵,其中各个都是高手,对付区区几个人也会出事,难道是自由联盟的人动的手?

    这也不可能啊,迷云谷内有幻阵,即使是走入阵中,想要不被对方发现也是简单至极,怎么可能会被人发现?而且陈天成等人不是已经回来了吗,联盟之中还有什么高手会把自己所布的阵势破坏掉。

    萧懿航催动真气,缓缓注入那人的体内,激动他的血脉,果然那人一声轻呼竟是转醒,睁开了眼睛。

    “帮···主。”那人断断续续的说出两个字。

    “不要急,慢慢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萧懿航说是不要急,可是他急切的心情比谁都要强烈。

    “鬼,魔鬼,我见到了魔鬼,还是一个女鬼,就像是从地狱归来的修罗,满眼、满世界都是血,满世界都是飞舞的鬼影还有鬼哭狼嚎的声音,再者就是斩裂一切阻碍的剑光,最终我们的阵势居然被破了,只有我一个人逃了出来。”那人断断续续的说道。

    “什么?”萧懿航大吃一惊,自己的王牌、精英属下,就这样被人全灭?

    那人是被萧懿航的真气吊着,如今萧懿航一撤真气,那人顿时不支,身子挺了挺,双腿一蹬,却是死了。

    “血?满眼、满世界的血?难道是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萧懿航紧紧的握了握拳头。

    “航,云梦生和姬红霞那边有消息了,原来他们遇到了血仙蝶,却是险些死在她的手上,现在受伤,暂时不能回来。”沈四此时来到萧懿航的身边说道。

    “什么?真的是她?莫非她知晓了自己的身份,开始向自己动手了不成?”萧懿航眉头紧皱。

    这个消息可不是不妙,要是她想向自己动手,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但是萧懿航也不是没有头脑,开始的时候只是惊吓过度,但是一旦冷静下来却是很快想清,是自己多心了,否则也不会让红衣和绿衫前来协助自己,怕是这里面有什么误会。

    但是这也给萧懿航了一个信号,血仙蝶早晚会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若是被她查知,自己真的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看来自己要先动手为妙,同时也是计划着让血仙蝶成为自己武功修炼的鼎炉,有了这个大鼎炉,自己的武功要是不横扫武林,那自己找块豆腐撞死去算了。

    一个邪恶的计划又在萧懿航的脑海之中酝酿。

    迷云谷不远之处,一辆轮椅缓缓的沿着山道移动,轮椅上坐着一个人,这人闭着眼睛,双手双眼都是未动,但是轮椅却是缓缓而动,竟是以内力催动而行。

    山路崎岖,高低不平,这轮椅走的却是四平八稳。

    突来一阵风,风吹树叶动,哗哗作响,顿时轮椅上那人睁开双眼,警惕的看向四周,同时轮椅也停了下来。

    “有杀气!”

    月缺冯雷头未动,眼珠四相乱转,双耳也是不断的抖动。

    “怎么回事?明明有杀气,怎么突然又全部消失不见,难道我的感知有错?”月缺冯雷自言自语道。

    “你的感知没错,杀气是我释放出来的。”一个娇美的声音传来,这声音却是来自背后。

    人在背后,居然毫无察觉,这人的武功居然高深至此!月缺冯雷不能不吃惊。

    轮椅一个旋转,“刷”的一声,竟是转了一百八十度,却是脸色变的煞白,因为背后没人。

    背后没人,可是刚才明明背后有声音,难道是女鬼缠上了自己不成?

    月缺冯雷不敢怠慢,轮椅再旋,同时一个澎湃劲气向后扫出,竟是劲气开路,以防来自背后的袭击。

    “轰隆”一声巨响,山石爆裂,将身后的山路都被劲气炸出一个大坑出来,但是烟雾散尽,背后依旧没有人。

    “人惨了,头脑却是精明,但是我在你身后啊。”那娇美的声音再次从背后幽幽传来,就像是附身的鬼魂,形追影随。

    月缺冯雷身坐轮椅再转,同时狂霸劲气横扫四方,尤其是身后,劲气扫落,人快速转身,身后居然还是什么也没有。

    “什么人鬼鬼祟祟的,出来!”月缺冯雷豁然站起,一抓之间轮椅化作双拐,拄地四望。

    没有人,居然没有人,四周都没有人影。

    如果是人在和自己恶作剧,她的轻功再高,身法再快,也是快不过自己的眼睛,难道真的有鬼。

    月缺冯雷的脸上顿时露出了骇然之色,眼中的惊恐不加掩饰。

    “你很害怕?”声音从不远之处传来,同样是婉转好听,犹如百灵鸟歌唱,但是听在月缺冯雷的耳中,却是犹如鬼声夜笑。

    月缺冯雷寻声望去,却见一个美艳的中年妇人站在树梢之上,树梢轻柔随风而舞,一个人就站在树梢上,随着树枝上下起颤。

    一个人怎么可以站在树梢上?这人的轻功可是高明到了何种地步,居然达到踏雪无痕,踩云而行的境界,这人绝非是普通之人。

    月缺冯雷不敢造次,只是看着那站在树梢上的妇人。

    那妇人双脚一踏树枝,人飘然而落,同时她的手一抓之际,却是将一段树枝折断抓在手中,树枝上片片绿叶随着树枝而舞。

    “是何方高人?”月缺冯雷警惕的问道。他称对方为“高人”,自然不是称呼那女子为“前辈”,因为看年纪就知道,面前的女子的年纪并不大。

    “你是断魂山上的人?”中年妇人淡淡的道。

    “正是,神尊座下四大护法之一的月缺冯雷,不知高人高姓大名?”月缺冯雷警惕的看着眼前的人。

    “我不正是你要找的人吗?你难道不认识我?”中年妇人笑容满面的道。

    “我在找你?”月缺冯雷眉头皱了几皱,回想了半晌也是不知眼前之人是谁。

    “想不起来了?好吧,你是贵人多忘事,那我也不想和你拐弯抹角了,我正是你要找的六道传人,我乃六道之一,剑道道主,玉剑天骄夏柳儿。”

    来人正是丰小依的母亲,六道之中剑道的道主,玉剑天骄夏柳儿,她的手一扬,手中树枝一摆,顿时一道剑气骤然激射,将不远处的大石击得粉碎,轰然一声爆。

    极端、极端、极端,玉剑天骄夏柳儿现身拦住月缺冯雷,一个是上代的剑道道主,剑道巅峰强者,一个是沉睡百余年的断魂山四大护法发之一的强人,两人相遇又将发生怎样的极端碰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