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剑天骄夏柳儿现在拦住月缺冯雷,她的手一扬,手中树枝一摆,顿时一道剑气骤然激射,将不远处的大石击得粉碎,轰然一声爆。

    随手之间就是灭世剑威,也只有剑道巅峰的剑者才有如此风采。

    “你是剑道传人?你可是知道我们身怀秘术,正克制你们六道传人,在我面前,你的武功发挥不到三成,即使你的剑术造诣已达化境,却不是我的对手。”月缺冯雷顿时又来了底气。

    “我知道你们断魂山之人手上掌控着六道图解,是专门克制我们六道武学的法门,但是我既然知道你有这法门而敢站在你面前,你说你的手段我还会在意吗?”夏柳儿微笑着道。

    “在迷云谷山崖上是不是你一直在暗中窥视?”月缺冯雷郑重的问道。

    “我不是窥视,我只是在观察你的武学,同时故意放出一丝气息牵引,就是要让你分神,让你知道你的身边有着一个劲敌存在,欺负晚辈不是一个前辈该有的风范。”夏柳儿微笑道。

    “哼,果真是你,我还以为是我的错觉。”月缺冯雷冷冷的道。

    “要不是我在,那些孩子还不都死在你的手上?你之所以不敢过分施展本领,出手保留三分气力,不正是因为你感觉到了我的存在吗?你出手就是大面积的气劲攻击,目的不就是要封死任何方向攻来的袭击吗?你防备的不正是我吗?你的心思我已经窥探清楚,你的武功我也观察的一清二楚,我敢现身,自然就有了对付你的把握。”夏柳儿手晃树枝依旧微笑着道。

    “一心二用,面对着眼前的那紫衣女子飘忽而又狠辣的剑势,而且还要防备着暗中更加强大的存在,致使我的武功发挥不足五成,而你却是有幸可以见到我的真实本领了。”月缺冯雷说着身上的气势逐渐提升,竟是越升越高,身上散发出来的劲气竟是催的地上石块滚动。

    “发火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而且我也不打算和你动手。”夏柳儿微笑道。

    “不打算和我动手?”月缺冯雷一愣,“不打算和我动手,那你拦住我的去路这是什么意思?”

    “我拦住你的去路是因为今天要死在这里了,我不打算和你动手是因为你的对手在你身后,不是我,像我天生丽质、如花似玉,又是沉鱼落雁、貌美如花、倾国倾城、国色天香的美人,怎么会跟你这种粗鄙而又残疾的人动手,我只怕是你死了,还会偷着笑,这叫做鬼也风流,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夏柳儿手中树枝一摆,浅笑嫣然。

    “我的身后?我的身后有什么?你是不是想着我回头之际,偷着动手?”月缺冯雷并没有回头,但是她的精神力却是早已注意着身后,尤其是一双耳朵,只要后面有细微的异响都逃不过他的耳朵,他确信他的身后没人。

    “你的武功其实在四大护法之中应该是最弱的,但是你的武器却是最强最多变的,更是只要你的武器挨着地面,就可以从地面吸纳大地之力,利用大地之力应敌,事半功倍,可是这里你却是借不到任何的力量,因为这是我给你准备的葬身之地。”

    夏柳儿说着她的左眼竟是有了变化,变得血红一片,同时一滴泪水在左眼之中流淌缓缓的滴下,只是这地眼泪并非清泪,而是血泪,这竟是一滴血泪,血泪挂在眼上,凝固成形,这一刻血泪眼现。

    血泪眼一现世顿时血光冲天而起,天地一片血红,整个世界已然变调,就在此时月缺冯雷身后却是发出了异响。

    异响清脆,竟是低低剑鸣,在身后还有一个持剑高手以待,原来在月缺冯雷的身后真的站着一个人,一个身穿青衣手持细长光剑的青衣中年男子。

    男子面色阴沉的看着眼前的月缺冯雷,眼中杀机凛然,“就是你要抓我的乖乖女,真是不知死活!”

    “你···你是谁?”

    月缺冯雷从眼前的男子身上感觉到了危机,这个男子比那夏柳儿还要可怕,因为她从夏柳儿身上还能感到一股若有若无的剑意,一般的高手或许是察觉不出,但是绝顶高手绝对是可以察觉出她身上若有若无的剑意来,这股剑意并无侵略性,有着一种轻柔和慈爱的感觉,但是月缺冯雷却是从这男人身上感觉不到任何的剑意。

    将剑意收敛全部纳入体内,一丝不漏,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凡人,但是这正在剑术练至巅峰的表现,一个人像是一把出鞘的剑,杀机凛然的,并不是真正的高手,真正的高手那是深藏不露的,那种连藏也藏不住的就不是高手。

    “遇到麻烦了!”月缺冯雷顿时感觉到了棘手,同时他暗运玄功,却是发现自己真的不能吸收大地之力了,难道是这血色世界造成的影响不成?

    “你是谁?你的乖乖女又是谁?”月缺冯雷被困血阵,又是面临左右夹击,已知再难逃出升天,但是要是也要知道死在谁的手中。

    “我说了你也不知道,还是乖乖的去死吧。”话语落,剑光起,刹那间剑光搅动风云,血海翻波。

    迷云谷山底到处都是荒草荆棘,这里许久未有人来,枯枝败草堆积了厚厚的一层,这里本是鸟兽的天堂,蜈蚣、蝎子等爬虫也是不少的,虫鸣鸟叫甚是热闹。

    在谷底豁然间一道光门大开,似是空间之门洞开,从中跌出两个人来,两个狼狈不堪的人,正是萧云和南宫心怡。

    这么一摔却是让南宫心怡昏迷不醒,倒是萧云却是伤势大为好转,在那神秘的空间之内有着一股特殊的力量加速萧云伤势的恢复,就是从空中摔下来的那么一点时间他的伤势就得到了极大的恢复。

    萧云没有昏迷,反而精神好了许多,当初自己第一次进入那神秘的世界是从天道山后山的悬崖上跳下来,那时候自己怎么进入那空间的又是怎么出来的都不知道,只知道自己昏迷了,昏迷了一刹那空间之门大开,之后那就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山脚下的一棵树上,就像是一只蝙蝠一样倒挂着,最后被梦琉璃所救。

    之后也有数次大打开那空间之门,甚至还和丰小依在里面休息过,那时候是在阴风谷内,即使是现在那世界之中还有大量的食物,都是那时候存下的。

    萧云掉落悬崖,南宫心怡又是身受重伤,两人之间又将发现什么样的故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