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这次掉落山崖绝对是有目的的,人落下之后就开始凝聚力量,然后打开那世界之门,萧云抱着南宫心怡直接进入那世界之中,这也是他的算计,所以从悬崖上跌下他一点也没有受伤。

    萧云怀抱着南宫心怡,看了看这处,发现不远处有个山洞,走入山洞之内,看了看洞口有草木遮挡,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所在。

    萧云来到这山洞之内,这才又打开那世界的空间,怀抱着南宫心怡进入那世界之内。

    这个空间世界依旧,总是风和日丽的,不远处小河潺潺,边界上一个石碑高耸,这石碑上记录着各门各派的武功秘籍。

    不远处的床还在,以前萧云和丰小依就在这里呆过很长的一段时间,这一次怕是又要在这里长时间渡过了。

    好在还有不少的食物,倒也不担心吃的,最让萧云担心的就是南宫心怡的伤势。

    南宫心怡受伤颇重,而且都是内伤,心肝脾肺肾都受到了剧烈地震荡,甚至有些内脏都已经大出血,经脉受损更是厉害。

    萧云微微皱眉,因为他知道南宫心怡的体内还有着几根银针,正是她施展“玉泉洗尘”之时留在体内的。

    “玉泉洗尘”是一种暂时恢复伤势,并且提高功力的法门,但是这法门最忌讳的就是泄气,一旦这一口气卸掉,就会陷入衰弱期。

    如今南宫心怡正是处在了衰弱期,更是体内的银针还没有取出来,银针插在体内此时却是成为了阻碍伤势恢复的存在,并且这银子插在穴位之上,更是损伤经脉。

    当初萧云初遇南宫心怡的时候,正是南宫心怡和萧懿影体内以银针刺穴,待到大战完毕立即逼针,也是这个道理。

    但是萧云并不懂“玉泉洗尘”的功法,这是属于南宫心怡的绝技,萧云自然不会厚着脸皮去请教,但是《百花心经》上却是也有着一门银针刺穴的法门,或许两者有着相似之处。

    《百花心经》上确实记载着一门银针刺穴之法,巧的是这正是“玉泉洗尘”的原形,只是想要将这银针取出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

    容易就是因为取针很简单,很容易就取出来,难的就是要看清施针穴位,穴位不同,逼针手法自然也是不同,而要看清银针所在的穴位,需要褪去她的衣衫,如此才可以露出针眼,确认下针穴位。

    要是南宫心怡本人的话倒是不必如此,因为她清楚自己的下针穴位,直接逼针就可以了,但是萧云却是不行,他不知道南宫心怡的下针穴位,这必须要脱掉衣服才可以逼针。

    这要是脱掉南宫心怡的衣服的话,那不就等于两人之间的关系说不清道不明了?

    这该怎么办?自己已经有了张馨菲了,即使没有张馨菲小依姐对自己的情意已经不用言语诉说了,梦倪裳之后自己与张馨菲发生了关系,丰小依负气而走,现在是下落不明,要是这个时候在有个南宫心怡添乱,丰小依那还不得气的七窍生烟、暴跳如雷?

    萧云不敢想,他知道丰小依的脾气绝对不温柔,要是她得不到她会不会一气之下来个一拍两散,让自己彻底的失去那个功能,要是她一刀把自己切了,那自己除了去皇宫伺候皇上还能干什么?

    萧云纠结啊,但是要是自己再耽搁下去,这南宫心怡的命就快没了,到底是保留她的贞洁而丢命,还是为了保命而失贞?

    有些人看的贞洁比自己的命重要,有些人当然是不在乎贞洁的,但是南宫心怡不是青楼妓·女,更不是放荡之人,看着她右腕上的守宫砂就知道她还是纯洁处子,看来这是一个很看重自己贞洁的姑娘,这到底要怎么办呢?

    要是南宫心怡醒着,自然是可以征询她的意思,但是现在她却是昏迷不醒,而且要是这银针不逼出来,她就醒不过来,即使是萧云想给她渡真气也是不能。

    这可是难倒了萧云,他的手在南宫心怡胸前游移不定,这手到底要不要下去呢?

    萧云感觉着南宫心怡的气息越来越弱,他已经没有犹豫的时间了,因为南宫心怡耽误不下去了。

    要救她的命,她对自己是有感情的,这点萧云确定,要是自己看了她的身体,想来她也不会太过反对,只是这之后要如何面对这位“心怡姐姐”那就等以后再说吧,还有就是丰小依那边又该怎么解释?

    萧云也是暗恨丰小依,这样的使性子耍脾气,要是有她在,或许今日的战局不会是这样的局面,毕竟丰小依的霸剑绝非摆设。

    萧云如此一想,却是对丰小依的愧疚之感大大减少。

    萧云即使没有特意运功疗伤,体内的伤势也在不断的恢复,他体内的逍遥诀内功不断的自行运转,更是可以吸收这空间之内的力量,让他的伤势自行不断恢复。

    萧云小心翼翼的将南宫心怡的上衣解开,外套上的丝带解开,款去外套,露出胸衣,这胸衣却也是小巧,紧紧的包裹着她的玉体,胸衣之内却是一个红色肚兜,这肚兜之下····

    萧云感觉自己的心跳加速,身体也有了不由自主的有了反应,手已经按在了肚兜之上,隔着肚兜已经感觉到了那高耸的柔软。

    萧云强自深深的呼吸了一口,稳了稳心思,暗骂了自己一声,自己也是意境高手了,已经沉浸剑道之中许久,竟是无法控制自己那方面的欲·念,这让他有些怀疑自己的心智到底是不是真的坚定。

    萧云扇了自己一个嘴巴,现在是要救南宫心怡的命,人家都已经是要死的人了,自己还在这里想着龌龊的事情,这也太····那个了吧?

    萧云也是暗恨自己的无耻,又是深深的呼吸了几口,顿时烦躁的心情逐渐的平静下来,然后一把就把南宫心怡最后的武装拆除。

    顿时一对大白兔跳跃近了萧云的眼帘,刚刚平复下来的异样情绪顿时又膨胀了起来。

    面对着如此绝样诱惑,萧云能否把握得住自己,他又会不会成功救下南宫心怡,两人之间又将发生怎样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