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将南宫心怡的武装彻底拆除,露出了肚兜底下遮藏着的完美玉体,尤其是看着那晃人双目的一对大白兔,刚刚平复下来的异样情绪顿时又膨胀了起来,下身又很不争气的仰起头来。

    萧云萧云又是狠狠的扇了自己几个耳光,“怎么这么没出息,怎么这么没出息?”萧云暗骂自己无耻,闭上眼睛,脑海之中竟是演化着自己的剑道,紧紧是片刻功夫,他的异样情绪终于平复下来。

    萧云这么一折腾的功夫,竟是过去了一炷香的时间,南宫心怡的声息逐渐的失去,要是在这么耽误下去,自己还在这边龌龊着,那么南宫心怡已经是死尸一个,到时候除了后悔就什么心情都没有了。

    萧云最终稳定了心情,开始在南宫心怡身上搜寻插入银针的穴位所在。

    很快萧云就拔出了她身上的五根银针,银针数目不能为单,这是因为人体经脉都是对称的,单数的话就会造成体内的真气运转失衡,所以萧云确定她身上还有一根银针。

    只是萧云找来找去却是找不到这最后一根银针的位置所在,按照人体经脉对称来说,这根银针应该是在肚脐之上的位置,但是很明显,哪里并没有针眼。

    会在哪里呢?要是对称的话,是应该在这里没错了,但是有的经脉是互通的,或许是在这条经脉的延伸之上。

    萧云闭上眼睛回忆着身体的经脉走向,已经确信这处穴位上的经脉是心经,也就是通往心脏的经脉,通往心脏的经脉之上却也有一处穴位,只是这位置却是尴尬了,竟是在两胸之间的山沟之中。

    现在萧云看着那两大团白花花的,心又是不安定起来了,很没出息的下身又有了反应。

    “不会是在这个穴位上吧?”

    萧云心中想着,这处穴位虽然与肚脐之上的穴位效果相似,但是却甚少有人选择在这里下针,因为这处距离心脏和其他的内脏都比较的近,这里下针比较的危险,但却也是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体力恢复的很快,而且功力提高的程度也会提高。

    冒险在这种危险的穴位上施针,南宫心怡在拼命的时刻说不定还真会这么做。

    萧云握住南宫心怡的一只白兔,轻轻拨开,果然,在两胸之间有一个细小的针眼。

    “不要命的傻丫头。”萧云自嘲了一下,但是心中却是暖的,这一刻他终于对南宫心怡放下了戒备。

    最后一根银针终于取了出来,萧云长长的吐出一口气,随后探出双指,在她的身上连点数下,随后一直手掌抵在了她的胸口,真气缓缓灌入她的体内。

    萧云也是见南宫心怡的气息越来越弱,这才及不可待的给她灌入真气,要是为女子输入真气最好的却是后背,而不是前胸。

    一口真气终于渡了过去,护住了南宫心怡的经脉,总算是为她吊住了一口气,他知道暂时是可以保住南宫心怡的命了。

    萧云一手按在她的胸前继续输送真气,另一手却是将她的身子托起,扶着她坐了起来,随即一手抵在她的后背,另一只手也收回,双掌抵在他的后背之上。

    萧云不断的给南宫心怡输送真气,同时以自己的真气修复她受伤的经脉,这一下为她修复经脉的同时萧云却是心情巨震,因为此时他才发现南宫心怡的伤势有多重。

    她的伤势绝不是自己用真气可以修复的,即使自己给她灌输大量的真气也是不能,除非是阴阳玄解之力。

    阴阳玄解是六道阴阳合·欢道的镇道神器,有着极其特殊的功效,不仅仅是当武器使用,只要对方留着一口气,这阴阳玄解就能救回她的性命。

    但是现在萧云却是不能使用阴阳玄解救南宫心怡,他自己身上也有伤,尤其是伤臂,还有今日大战所受的伤。

    一开始的时候萧云就被叶梦色偷袭,之后又被梦琉璃刺伤,这伤势其实是很重的,失去了玄解之力,他自己的身体绝对是没有这么快的恢复能力,很可能他也会死。

    还有一点就是这阴阳玄解乃是叶可卿给她的,而且要催动玄解之力必须以阴阳道的武学法门催动,萧云不能没有得到叶可卿的同意就把阴阳道的功法传给别人,这是底线,即使关系再好也不行,这关系着传承,有的时候哪怕是泄露只言片语就会被追杀到死,更何况将本门武功传给别人?

    阴阳玄解不能救助南宫心怡,但是这样的伤势要是恶性发展下去,即使南宫心怡保住性命,也会武功全废,而作为一代侠女,要是失去了武功,南宫心怡会比死还难受。

    能救南宫心怡的眼下除了萧懿影之外怕是再也没有别人了,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要去找萧懿影救命,但是现在南宫心怡却是不宜移动,否则她的伤势会很快恶化。

    萧云的神秘世界能带物,但却是不能带人,两人在一起可以进入这空间之内,但是自己出来了,南宫心怡却不能待在里面。

    萧云头痛,怎么也不能有一个完美的解决之道。

    《百花心经》上有着一篇关于医道的介绍,但是萧云短时间之内却是修习不成,书到用时方恨少,艺到用时才知有用啊,萧云感叹着。

    “用什么办法呢?”萧云绞尽脑汁也是想不出来办法,眼下就只能稳住她的伤势,等她醒来,毕竟南宫心怡本身就是一个医生,尽管她不好学医道,但是总比自己一点都不懂的强吧。

    萧云继续给南宫心怡传渡真气,将她体内的淤血、破损的经脉能修复的修复,不能修复的就以真气护住,半晌终于功成,萧云一拍南宫心怡的后背,顿时南宫心怡玉口一张,竟是喷出大口紫黑色的血块来,其中还夹带着些许碎肉,那是先前被震碎的内脏、经脉。

    南宫心怡受伤太重,又是催动“玉泉洗尘”功法强行提升功力,伤上加伤,如今一并发坐下来,也难怪会支持不住。

    萧云给南宫心怡疗伤,但是她的伤势实在是太重,萧云能否让南宫心怡渡过这次危机,两人之间又将发生怎样的事情?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