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南宫心怡平躺好,想要给她的衣服恢复原样,毕竟这样袒露着实在是不妥,更何况要是将她的衣服恢复原样,或许南宫心怡并不知道自己已被看光光,尤其是那一对可爱的小白兔还被人握过,要是这点隐瞒过去,南宫心怡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要是让她知道的话···嗯嗯呃,会很尴尬的。(书^屋*小}说+网)

    萧云先前只是解开了南宫心怡的衣衫带扣,并未将她的衣服脱下来,毕竟他脱南宫心怡的衣服是为了救人,而不是为了揩油,所以解开衣衫露出前胸就可以了,而没有必要将她的衣服全部脱下。

    萧云小心翼翼的将她的衣服穿好,表面看起来竟是和原本没有任何的区别,这倒让萧云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萧云端坐一旁,开始闭目疗伤,他身上有阴阳玄解,再加上这空间之中似乎有着某种力量可以迅速的补充体力和恢复伤势,所以萧云的伤其实并不要紧。

    今日这一战很怪,怪的让人感到扑朔迷离,这里面看起来没什么,但是仔细琢磨起来,却是让人感到费解。

    萧云见到梦霓裳和萧懿航再轿子之中的事情,让萧云忍受不住的煞气冲脑,但是他并不是一点控制力都没有,但是就这样直冲到了萧懿航的圈套之内。

    是自己的煞气冲击头脑,让自己的行动失控,还是受到了其他的影响?

    轿子之中袭杀自己的是叶梦色,但是自己明明看到的是一大块的猪肉,而在一边持剑狠杀的人却是琉璃姐,这是怎么回事?

    自己花眼了?萧云晃了晃头。

    “琉璃姐的武功居然高到如此地步?”这是萧云奇怪的地方,梦琉璃所学他知道的一清二楚,至少从云梦三圣那里是学不到这等高深莫测的武学的,或许是云梦三圣对自己有所隐瞒?

    想起昆仑天鹤真人的话,他猜想或许还真的云梦三圣给梦琉璃留下了什么特殊武学也说不定。

    想起云梦三圣来,萧云不由得想起云梦柳宝剑来,这云梦柳宝剑乃是云梦三圣穷十年之功打造而成,竟是被萧懿航一刀而断,萧懿航的刀居然这么厉害!

    萧懿航手中的刀名曰断魂刀,萧云记得这把刀,那是在聚宝阁拍卖会上拍卖到的,卖刀之人正是于浩光现在丰小依的助手,那时候于浩光还是刀和刀谱分开卖,狠狠的坑了一把萧懿航。

    那时候的萧云见到断魂刀的时候,就有一种设想,要是那把刀砍到自己的云梦柳宝剑之上,那么自己的宝剑定然会受损,只是那时候就是一种猜想,竟没想到如今成真。

    后悔啊,后悔,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要是当时那时候自己有那种想法的时候就该把刀买下来才是,但是这么一想却又是苦笑,那时候想买也是不能买啊,因为没钱。

    萧云叹了口气,缓缓的催动阴阳玄解,两截断掉的剑,从阴阳玄解之内脱出。

    萧云将两截断剑拾起,轻轻抚摸,却是突然心中一动,他似乎感到了宝剑的悸动,这种悸动不是断剑后的痛苦,却是压实释放后的轻松。

    萧云奇怪至极,这把剑怎么回事?

    萧云仔细的一看却是大吃一惊,原来这把剑却是中空的。

    云梦柳宝剑刚柔并济,本是硬剑但却是韧性奇强,剑身不断挺硬还可以随意弯折,这样的宝剑已经世所罕见。

    原本萧云就把这剑给孙焰红和夏玉琪看过,两人都称赞这是绝世神兵,两人打造不出来,之所以这把剑强硬而又韧性奇强,其实是材质的考究,又兼制造打法奇特,尤其是剑身的弯折角度极其精准,这样的兵器打造绝非易事,只要任何一点瑕疵,剑身就会断裂,只是任谁都没有想到这把剑竟是中空。

    剑身中空,这样打造起来难度更加的大,这把剑蕴含着云梦三圣多少的心血汗水?

    萧云也自感叹,不由得想起自己的恩师来,想起了云傲对自己的教导,想起了梦源龙对自己吹胡子瞪眼,又想起柳寒烟仙子那不食人间烟火的姿态教训自己的情景。

    想起云梦三圣,想起三人之间的感情纠葛,又想起三人对自己教授武功,到最后为了自己取得冰莲、火莲还身受重伤,最后却是惨死他人之手。

    自己大仇未报,自己的恩师却也是身死不能瞑目,自己怎么这么失败?

    萧云慨叹一声,就欲将两截断剑收起,毕竟这是云梦三圣以十年之功打造出来的宝剑,是云梦三圣的心血,更是三人给自己留下来的东西,即使是损坏了也不能丢弃。

    剑在人在,剑亡人亡,当初云傲就这样说过,但是云梦柳断了,萧云却是没有自杀的念头。

    云梦柳的剑锋锋利,萧云拿着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的,此时剑身倾斜,断口朝下,萧云一拿剑身的时候一物却从那中空的剑身之内滑落。

    “什么东西?”萧云奇怪之下,看了一眼却是一个细长之物,也不知道这是什么。

    萧云将那物小心的拾起,看了看,皱了皱眉,竟是一个裹的甚是紧密的纸条,纸棒火柴棍粗细,十余工分长,看起来这纸条卷的也甚是有技术含量。

    纸条被萧云小心翼翼的展开,却是满幅的蝇头小字,这里面的内容却是让萧云大吃一惊。

    云梦三圣的出身原来竟是如此!

    萧云缓缓的将纸条裹紧,但是无论怎么裹竟是裹得比手指头还粗,也不知道这纸条当时是怎么裹得那么细的。

    萧云将纸条贴身穿好,又闭上眼睛回忆着刚刚经历的大战。

    他的脑海之中浮现出一个片段来,竟是回忆起那段奇异的变化,他下意识的将腰间的相思绕取下,轻轻抚摸起来。

    这是小影留给自己的剑,一把相思剑,寄托着两人的哀思,两人的相思,只是两人记忆早已定格在了十几年前,那时候两人还不过是十来岁的孩子。

    相思绕出鞘,雪寒的剑罡自动释放出来,森寒凛凛。

    萧云轻抚剑身,似是轻轻触摸着小影的肌肤,温柔至极,他的眼中竟是忍不住的热泪已经流出,滴答滴答的落下,落在相思绕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