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曾经心里思念着人,现在还是思念着,心里还是喜欢着那人。

    多少回风卷愁肠,风是流伤,云是流伤,偶有飘然拂衣裳,思也彷徨,意也彷徨。

    痴情恋,恋情痴,人间由来恸别离,吞声无语话伤悲.自古黯然者,两三事,总是心中情、眼中泪、意中人!

    “嗯···”轻轻一声嘤咛,却是将萧云从回忆之中拉回,他赶紧的抹了抹眼泪,不想让南宫心怡看到自己的窘态。

    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但是萧云却不想让南宫心怡看到他的伤心。

    萧云一回身看南宫心怡已经醒了,当下关心的道:“心怡姐姐,可是好些了?”

    南宫心怡感觉浑身无一处不痛,她知道自己的伤势,她实在是想不到今天受伤这么重。

    南宫心怡突然间感到自己无能,倒不是认为自己武功不济,她已经很刻苦了,即使打不过对方也不会自责武功不济,因为自己已经尽力,但是他她感到无能的是每每自己都是身受重伤,而武功不如自己的萧懿影却是很少受伤,即使受伤也不会这么严重。

    “还是自己的作战经验不足,看来这一战给自己的教训要牢牢记住,弥补自己的不足,但是现在自己受这么重的伤,这样的伤势还会复原吗?”

    南宫心怡也是担心不已,同时想到自己身上还插着六根银针,要是不取出的话,这六根银针就会要了自己的命,别说其他的伤。

    南宫心怡稍一运转内功,却是发现经脉近乎全身断裂,竟是运功不得,同时她惊奇的发现自己体内的银针消失了。

    自己体内没有银针,那么银针去了哪里?

    南宫心怡的头稍微动一动,就看到了一边的萧云,她艰难的开口,仅仅是一个声音,“嗯····”

    萧云连忙止住南宫心怡,“心怡姐姐,你先不要说话,不要动,你现在身上受伤很重,你醒了,待我给你输功,然后体力恢复一些之后,告诉我一下如何治疗你的伤势?”

    萧云说完缓缓的扶起南宫心怡,让她做起,然后双手抵在她的后背之上,他的内力缓缓的注入她的体内。

    萧云的内功属性可以以逍遥诀内功平衡并转化为任何属性,这就使得他给别人输送的功力可以全部利用。

    当初萧云受伤的时候,丰小依也给他输送内力,但是丰小依输送的内力之中十之八九都已经浪费了,因为两人的内功属性不同,不能直接在经脉之中运转,所以要经过内功转化,这就造成了极大的浪费。

    但是萧云的内功属性却是可以自身转变,更何况他的内功属性与南宫心怡的内功属性相合,这更是事半功倍。

    萧云将真气输送到了南宫心怡的体内,南宫心怡运转着萧云的这股真气,就像是运转自己的真气一般,只是她身上的伤很重,真气运转不畅,但是体内有这股气在却是可以确保内脏器官的安全,至少可以保命,同时缓缓的修复着受伤的经脉。

    南宫心怡保住体内一口真气,脸色也逐渐的有了血色,而此时萧云的头上也冒出了氤氲白气。

    片刻之后萧云抵在南宫心怡后背上的手也微微颤抖起来,看来他已经达到极限了。

    南宫心怡停住体内真气的运转,封住了自己的穴道,顿时萧云有所察觉,也缓缓收功,随后他扶着南宫心怡小心的平躺。

    “谢谢你,云!”南宫心怡居然可以开口说话了。

    “那个···心怡姐姐,你的伤势可有治疗之法?”萧云郑重的问道。

    “暂时没有。真想不到我的伤势这么重,这次没死已经不错了。”南宫心怡微微强作笑颜。

    “让我休息一下,我整理一下思路,当初师尊给我了一本医术,当初我没好好学····”南宫心怡这个时候后悔死了,自己怎么就没有好好学习呢,现在那本医术被自己扔到哪里去了?

    想着想着,却是想到了自己的“玉泉洗尘”功法,自己的刺穴位置别人并不知晓,即使是师妹萧懿影也不完全知道,自己身上的针是怎么取出来的?

    银针不见了,自然是被人取出来了,这点毫无疑问,但是自己体内的银针是怎么取出来的?南宫心怡很是不解。

    “云,是不是你帮我将体内的银针逼出来的?”南宫心怡轻声道。

    萧云浑身一颤,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但是现在早已经毁尸灭迹,自己不承认看过她的身体,她也没有什么可怀疑的。

    “嗯,我以内力探查到你体内有银针,所以以内力将其震出,幸好心怡姐姐没事,其实我也是不懂穴位,这次真的是碰巧,也是心怡姐姐福大命大。”萧云笑道。

    “是吗?”南宫心怡也笑,“真的吗?”

    南宫心怡也不傻,他并不相信萧云的话,毕竟自己的“玉泉洗尘”武学自己清楚,这银针的位置也是自己清楚,碰运气就能逼出?你糊弄鬼呢吧。

    南宫心怡似乎想到了什么,顿时脸上一红,但是心中转念一想,也没有戳穿,毕竟她对萧云的爱慕已经不加掩饰。

    只是南宫心怡无意间却是发现一物,那东西怎么这么眼熟?红色的一团,这颜色,这形状,就像是自己的肚兜。

    肚兜?南宫心怡顿时脸上发烧,随即稳定了一下心情,“或许自己弄错了吧。”

    “云,你脚下那是什么,拿给我看看。”南宫心怡轻声道。

    “什么?”萧云顺着南宫心怡的眼光向脚下看去,却是发现了她的肚兜。

    “这个····”萧云顿时懊悔死了。

    原来南宫心怡的衣服带扣是解开的,但是肚兜的带扣却是在后,萧云没法子解开,所以一把撕烂,直接扔在了一边,然后给她穿回衣服的时候却是忘记了把这东西毁尸灭迹,却被南宫心怡发现。

    萧云的尴尬已经完全证实了南宫心怡的猜测,他是看了自己的身体,寻找出了针眼,从而知道她的下针穴位,这才将银针逼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