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心怡见到萧云尴尬,也就猜到了萧云是如何知道自己下针穴位的,顿时南宫心怡的心慌了,自己的身体被他看了,自己被她摸了,自己再也不是纯洁之身了,只是这看自己,摸自己,玷辱自己清白的人是自己喜欢的人,这····

    南宫心怡的心更慌乱了,脸上也飞上了红霞。

    萧云也慌了,他知道南宫心怡已经猜到了一切了,一切都没有隐瞒的必要了。

    “心怡姐姐,我也是无奈,要是不如此,你的伤势···再者,我···也没有别的,只是给心怡姐姐逼针。”萧云说谎了,不是没别的,那时候他可是激动异常。

    “哦。”南宫心怡只是轻轻的一声,随即眼泪流淌。

    她的心很痛,很难受,她这是被拒绝了吗,身体看到看了,摸也摸了,居然如此不负责任。

    “心怡姐姐,我···”萧云已经没有什么好解释的了。

    南宫心怡闭上眼睛,眼泪止不住的从眼睛滑落,萧云看的心痛无比,自己又伤了一个女孩的心。

    半晌,南宫心怡睁开眼睛,“云,我知道一个治疗我伤势的法门,只是这门功法乃是阴阳合·欢道的武学,你是否肯帮我?”南宫心怡说话似是蚊子哼哼,连自己都听不清楚。

    “阴阳合·欢道武学?”萧云一惊,却也是想起了一种武学法门,那是萧懿影哭着喊着要和自己修炼这门武学,自己竟是被吓得飞也似的逃了,他知道那门武学叫做交·合渡气。

    “看都看了,摸也摸了,既然都这样了,我已经是不洁的女人了。”南宫心怡说着又是眼泪顺着眼角流下。

    萧云纠结,这是要让自己负责,自己该怎么做?

    萧云是男人,有男人的担当,即使被丰小依阉了也是自己咎由自取,更何况丰小依也不会那么狠。

    他低下头,吻去南宫心怡眼角的泪水,泪水是咸的,南宫心怡的心是苦的。

    南宫心怡浑身一颤,看向萧云,却是忍不住的一颗芳心乱颤。

    萧云的吻很轻柔,也很炙热,缓缓的,轻轻的亲吻着南宫心怡,渐渐的南宫心怡似是有火烧身,她虽然全身疼痛不能行动,但却是闭上了眼睛,呼吸间喷出股股热气,声声不受控制的嘤咛从喉间有节奏的发出。

    萧云本想着将这阴阳交·合渡气的武功传授给南宫心怡,也不道她所掌握的阴阳道武学是不是这种交·合渡气。

    交·合渡气乃是在行男女交·合之时将一方的气渡入到另一方体内,这种交·合渡气不比体外传输的内力,这种渡过去的气,就像是她本身的气一般,对于恢复经脉、内府伤势,有着意想不到的效果。

    但只是一方面的渡气的话,对方若是不懂这门武学的话,渡过去的气却是不能充分利用,只能被动接受,所渡之气的疗伤效果会大减,阴阳合·欢道武学讲究的是以合·欢之道,进行武功心得的交流,若是只有一方懂这武学,而另一方不懂的话,却是事倍功半,更是有着强取豪夺的嫌疑,所以想要事半功倍,那就必须双方都懂。

    萧云懂阴阳合·欢道武学那是因为叶可卿传授,可不是萧懿影传授给她的,叶可卿将阴阳合·欢道的镇派神兵阴阳玄解都给了萧云,已经是把他当做了阴阳合·欢道的传人,自然也不会对他隐瞒阴阳合·欢道武学,只是那颗意境种子萧云却是并不接纳。

    南宫心怡也会阴阳道的交·合渡气倒是让萧云十分疑惑,但是却也没有多想,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只是她不知道南宫心怡掌握到了何种程度。

    对于男女间的事情,萧云还算是轻车熟路,他和梦倪裳夫妻两年,又和张馨菲鸳鸯缠绵无数次,早已褪去了青涩,倒是南宫心怡却是害羞的要命,只是闭着双眼,双手环胸、紧夹着双腿,其他的倒也是任凭着萧云行为。

    这下萧云可是为难,毕竟南宫心怡身受重伤,不能强行,她闭着双眼倒是无所谓,双手环胸、紧紧的夹着双腿,却是让他有一种老鼠拉龟的感觉。

    萧云从未这般的温柔过,从未这般的细心过,更是从未这般的体贴,无论是对梦倪裳还是对张馨菲都是几乎一种粗暴的方式占有,也是对方的迎合,倒也没有遇到什么麻烦,但是面对着南宫心怡却是不能如此硬闯。

    南宫心怡似乎忘记了浑身的伤痛,虽然身子不能动,腿、手却是不碍,开始的时候她的双手还护着胸前,加紧双腿,渐渐的在萧云的轻吻、爱抚之下,体内从未有过的异样情绪正在一点点的攀升,越来越是强烈,竟是有些无法遏制的碰撞,到了最后欲要爆发将身体烧毁,她环着胸的手揽住了萧云的后背,最后防线的双腿也不由自主的打开,等待着萧云的进攻。

    南宫心怡记得萧懿影给她传授的坏思想,“女人身上有一处柔软,而男人却有一根火热的坚硬,男人以火热的坚硬刺入女人的柔软之内,往复运动,其味畅美,难以描述,似是腾云,又如升仙,魂飞九重天,魄游十万里,妙不可言。”

    “骗人的,骗人的,师妹,你个大骗子!”南宫心怡没有感觉到什么难以描述的畅美,只是感到了撕裂般的疼痛,一时之间却是眼泪顺着眼角滑落。

    “怎么了,心怡?”两人都已经这种关系了,这个“心怡姐姐”的称呼自然也要改一改了,自然也就略去了“姐姐”二字。

    萧云知道有些女人是很在乎第一次的,南宫心怡或许就是这样的人,让她落泪,或许女人复杂的心情他不懂,所以他才一问,只想着安慰一下她。

    “骗子,大骗子。”南宫心怡已经有了哭声。

    “怎么?”萧云大惊,是怪自己的冒失吗?还是她根本就不愿意?这不是她自己要求的吗?

    “骗子,大骗子,师妹骗我,一点也不舒服,疼,撕裂一般的疼,骗子,大骗子。”南宫心怡哭泣道。

    “傻丫头。”萧云这才知道,原来南宫心怡是为了这个哭,女人第一次是很痛的,不过之后就···

    萧云吻去她眼睛的泪水,身体也缓缓的动了起来,“闭上眼睛,什么都不要想,深深的呼吸几口,很快就不痛了,女人都有这一关,之后你就会发现你师妹没有骗你。”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