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心怡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呼吸了几口,果然疼痛大减,随着萧云的缓缓而动,竟是一种感觉很奇特的感觉,不自觉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身体也逐渐的配合萧云越来越快的动作,口鼻之中不受控制的竟是嘤咛不止。

    一曲终结,浑身疲惫不堪,萧云怀抱着已经瘫软如泥的南宫心怡,缓缓的道:“感觉好点了吗?”

    “嗯···”

    南宫心怡只是从鼻孔之中轻轻的发出一个音节。

    “我是说···你的伤势,我发现你并没有催动阴阳合·欢道的阴阳交·合渡气,心怡,你是不是不会?”萧云不解的问道。

    “啊···”南宫心怡顿时羞得无地自容,她慌忙伸手捂住了脸,原来竟是沉溺在了那种奇妙的快意之内,竟是忘乎所以,没有催动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学。

    “那个···我还可以的,心怡还···行吗?”萧云也是尴尬起来。

    “嗯···”声音小的连自己都听不到。

    萧云吻住了南宫心怡的眼睛,随后阴阳合·欢道武学,阴阳交·合渡气,在两人身上展现。

    一个是施展的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学,虽然有些瑕疵,却也是正宗的交·合渡气,另一个却是直接的阴阳道真传,所学亦是正宗,两者共同施展顿时两人体内各有一道真气开始在两人体内流转。

    萧云一惊,却是第一次和女子互相催动交·合渡气武学,没想到竟是参悟到了南宫心怡的剑道真谛。

    在萧云的意识之内竟是看到一人正在演武,这个人正是南宫心怡,她的剑意,她的招式丝毫不加掩饰的浮现在了脑海之内。

    “这就是心怡的剑意?”萧云也是奇怪至极,没想到竟是在合·欢的过程之中参悟到了对方的剑意。

    与此同时萧云竟也是感到了南宫心怡的这道剑意竟是勾起了他体内的一阵剑意涌动,这让萧云十分奇怪。

    萧云体内的剑意涌动,似是要与南宫心怡的剑意呼应,只是在他的压制之下,这股剑意不能释放而已。

    片刻之后,萧云觉得这股剑意与南宫心怡的剑意呼应之力甚是强烈,不由的心思一动,将这股剑意释放出来,顿时一股滔天剑意涌入到自己的识海之内。

    在自己的识海之中,一个女子身影剑意舞动,她施展的竟然是百花剑诀,同时那女子的剑招、剑势、剑意一股股的涌出,深深的印在他的脑海之中,似乎这些招式,这些剑势、剑意本来就是自己的一般。

    说也奇怪,南宫心怡此时也感觉到了萧云体内的这股剑意,因为这股剑意竟也是通过两人的交·合渡气传到了南宫心怡的体内。

    南宫心怡瞪大了眼睛,随后双目紧闭,在他的识海之中不断的演化着你突然出现的练武之人。

    与此同时萧云更是感觉到了一股力量在身体之内涌动,这股力量似是早已就沉寂在了自己的丹田之内,如今受到了阴阳交·合渡气的刺激,这股力量开始释放出来,一股一股的冲击萧云的经脉。

    萧云感觉到经脉似是被这股冲击的力量似是炸裂一般的疼痛,骤然间全身的经脉都被这股力量炸裂,即使内脏也被炸的大出血,整个人在一瞬之间就要死掉。

    萧云莫名所以,一阵的绝望,就在此时体内的澎湃的真气涌动,竟是快速的修复了所有的伤势,包括被炸毁的经脉,被冲击受创的脏腑器官。

    萧云真的糊涂了,这是怎么回事?

    阴阳交·合渡气正在进行,只是在刚刚一瞬之间稍一停顿,随即又继续运转了下去,就在他的经脉被炸毁又修复的时候,南宫心怡又将真气渡了过来。

    同时南宫心怡渡过来的真气竟是又引动起了萧云体内沉寂的力量,这股力量又开始释放,冲击萧云的经脉。

    只是经过刚才的冲击、炸毁和修复,萧云的经脉承受力量竟然大涨,不仅仅是他的经脉承受力量大增,他的功体承受力量也是大涨,这一刻萧云知道自己的内功大进了。

    “怎么回事?”

    萧云正在奇怪,体内释放的力量再次达到他所能承受的极限,这一次萧云却是早有了准备,即使全身经脉崩损,即使功体崩碎,却也是未曾停下阴阳合·欢渡气武学,很快他的伤势又恢复如初,再一次承受着力量释放而带来的冲击。

    南宫心怡也很奇怪,交·合渡气虽然没有限制,但是要启动交·合渡气疗伤却是有一个极大的限制,那就是内功高深的人只能给内动较弱的那方渡气疗伤。

    起初的时候,南宫心怡的伤势并没有恢复,只是交·合渡气的时候显现出了萧云的武学和他所理解的剑意,这就说明了一点,在综合之上,南宫心怡的内力是高于萧云的。

    萧云的剑意却是高深无比,剑招剑势更是驳杂,什么乱七八糟的招式都有,这也不怪,萧云的三位师尊传授给她的乃是三人各自的武学,属于三门武学,更是又融合了丰小依的剑意、叶可卿的剑意,再加上她对昆仑派武学的掌握,可谓是杂到了极点。

    萧云将自己的剑意、剑招、剑势加入融合,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武功,这些武功全部浮现在了南宫心怡的脑海之中,也难怪驳杂纷乱。

    南宫心怡理解萧云的剑意已经很是勉强,同时身体之内却是不断的传来阵阵美妙的快意,似是海潮涌动,一波一波的袭来,让她的精神难以集中。

    只是随着两人不断的进行交·合渡气,一股浑厚的内力竟是灌入自己的体内,竟是开始恢复自己受伤的经脉,同时自己受损的内脏也奇迹般地被修复着。

    伤势好转,急速的好转,只是数个呼吸之间,她的伤势居然奇迹般的恢复,这太让人不可思议了,这难道就是交·合渡气带来的好处,这门武学还真是玄妙至极。

    只是片刻之后,萧云体内渡过来的真气居然是如此猛烈,竟是很快就达到了她的经脉承受极限,只是一瞬间,全身经脉崩碎。

    南宫心怡刚刚伤势得到恢复,全身经脉再次崩碎,不知后果如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