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冉看着柔姑娘的领口处,那里露出一抹赤红,还在蠕蠕而动,很显然是一个活物。

    “别打它的主意,我刚刚失而复得,再不能让他出事了。”

    柔姑娘说在轻轻的摸了摸衣领口,那抹赤红缓缓移动,最后竟是从她的脖子左侧探出一个扁扁的三角脑袋来,口中还丝丝的吐着长长的蛇信。

    “她快坚持不住了,她的眼睛已经被熏到了,这柴火之中有我的赤练闪灵蛇的毒涎,她想闭气真是异想天开,她的眼睛可能都已经被熏瞎了,她再不出来,我们直接灭火进去就可以了。”柔姑娘淡淡的道。

    “我就说嘛!我们的柔柔怎么会选择这么粗浅的手段只用烟熏,原来却是在这里使用了手段,也不知道是什么人会栽倒我家柔柔的手中,她死了也是死得其所。”丰小冉哈哈笑着道。

    “不要这么恶心,谁是你家柔柔?”柔姑娘对这个称呼极其不满。

    “这里面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你说武林之中还有谁是你我所不知的神秘存在?”丰小冉问道。

    “我知道一个人,这个人据说武林之中没有人知道她的真容,你说神秘不神秘?不过眼下山洞中的人眼睛已废,全身都是剧毒,在神秘也不过是过眼云烟,不用三天,就会全身腐烂而死,相信这个世上真的没有人知道她的真容了,你说这个人会不会更神秘?”柔姑娘淡淡的道。

    “不是吧,你这么狠?让对方尸骨无存?哦,不对,还留下骨头。”丰小冉有些不可置信。

    “里面这人的武功不是您能猜度的,她的神秘更不是你能想象的,这个人很危险,没想到居然跑到了这里,要不是我们一直的跟着她,还真是抓不到她。”柔姑娘向丰小冉说道,很明显她知道里面的人是谁。

    “你说姐夫和南宫姑娘会不会也受牵连?”丰小冉担心的问道。

    “我有解药,怕什么?”柔姑娘白了丰小冉一眼。

    千幻琉璃听的一清二楚,现在她的眼睛彻底的睁不开,眼中灼热般的疼痛,简直是痛彻心扉,而且是越老越是剧烈,不仅仅是眼睛,她感觉浑身上下都热了起来,并且夹带着灼烧般的疼痛。

    千幻琉璃将牙一咬,顿时将手中的铁尺一挥,一股劲风横扫,将洞口的火堆扫开,与此同时三轮耀眼光耀闪现,似是一片烈焰铺开,同时三轮光耀横扫,竟是让丰小冉和柔姑娘被迫退开。

    这一招正是大日乾坤剑之中的“三阳火烧云”。

    千幻琉璃一招逼退两人,同时手中铁尺又是一招横扫,竟是扫向丰小冉。

    在千幻琉璃的眼中丰小冉不过是一个花花公子,除了留恋青楼之外一无是处,她一招横扫已将丰小冉迫开,与此同时身形一纵竟是直接杀向柔姑娘。

    柔姑娘手中环刀旋转飞斩,她双手环刀,一刀横切,一刀却是挂向千幻琉璃的铁尺。

    “我是你的嫂嫂,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你有什么目的?”千幻琉璃却是传音入密柔姑娘。

    “嫂嫂,我的好嫂嫂,你真是神出鬼没啊,柔儿这么做却是也有自己的苦衷,正是有事要请嫂嫂帮忙,不知道嫂嫂肯不肯帮我?”柔姑娘传音入密道。

    千幻琉璃手中铁尺舞动间,横扫八方,此时尺势一变竟是幻化成成片的尺影,正是连城尺势。

    连城尺势,尺动连城一片,这竟是春不败的连城剑法演变而来。

    千幻琉璃施展出连城尺势,势如大山压来,不仅防守严密,更是进攻强悍,逼得柔姑娘连连后退。

    “要嫂嫂帮什么忙?”千幻琉璃传音又道。

    “帮我查出我的身世,还有三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同时我想知道元松竹、萧百荣和丰钰峰的事情,这点你很容易办到,不是吗?”柔姑娘传音道。

    “你就这么相信我?相信我说的话?再说了,你的人脉关系,还需要我出手吗?江湖上还有什么事是你柔姑娘不知道的,别说你的身世,三十年的事情,就是三百年前的事情也会被你翻出来。”

    千花琉璃一尺攻出,柔姑娘双手环刀上下一拉锁住铁尺。

    “我先给你一半的解药,待我确认你说的是事实的时候,另一半的解药再给你,这样你就安心为我做事了。其实我自己能查,也在查,我只希望你和我查的接过一致,因为现在我查出来的事情让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柔姑娘传音道。

    两人兔起鹞落,一者铁尺威猛,一者双刀诡谲,竟是势均力敌,而在一边的丰小冉却是急得想要上前,却是苦于没有机会,眼见有了机会,刚要上去,机会已势。

    “真想不到,嫂嫂,你的眼睛看不见,居然还有这等武艺,真是让柔刮目相看,我真想知道嫂嫂的真实身份,不知道能不能满足妹妹这一好奇之心?”

    “你过了!”千幻琉璃说话间,竟是施展出一招“震天阙”一尺荡开柔姑娘。

    千幻琉璃尺沉力猛,这一招出,顿时天地色变,“轰隆”一声大响,将柔姑娘远远的荡开,随后身形一转,却是杀向一边的丰小冉。

    丰小冉没有防备,那里能够抵挡,竟被千幻琉璃伸出右手掐住咽喉,右手持铁尺遥指柔姑娘。

    “拿出解药来,不然我杀了他。”千幻琉璃冷声道。

    “你先杀了他,或许我还会给你解药,要是你不杀他,这解药是万不会给你。”柔姑娘浅笑道。

    “柔柔,柔柔,别这样,别这样,你不看僧面看佛面,不看佛面也要看我姐夫的面,再说了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比海深,我们虽然不是夫妻,但是我对你的情意,那是犹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从我见到你的那一刻起,我对你的爱慕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我对你真心真意,你怎么就想着我死,再说了,在我心中你已经是我的妻子,你怎么能让你的丈夫横死他人之手,柔柔,柔柔,快点,快点,给她解药···”

    千幻琉璃终于知道为什么柔姑娘会恨不得丰小冉死,但是她却是知道自己不能杀了丰小冉,即使是柔姑娘也不过是要借助自己的手教训一下他,而不是真的想要她的命,否则两人也不会一起来一起往了,在千幻琉璃的眼中柔姑娘要杀死一个丰小冉那简直比捏死一只臭虫、蚂蚁还要容易。

    千幻琉璃手上稍一用力,丰小冉顿时就急了,“慢点动手,慢点动手,我在求求她给你解药。”现在丰小冉不再烧包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