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柔,柔柔,给她他吧,我求求你了,我答应你,我不再烦你了,你就救我这一次吧····”丰小冉很没形象的开始向柔姑娘哀求。

    “放过他可以,但是怎么也要打断一条腿,折断一条胳膊什么的,还有最好就是撕烂他的这张嘴。”柔姑娘手中已将一个玉瓶拿在手中。

    “别,别,别····你看,她已经拿出解药了,我在求求她,她就会给你解药了,你要是真的对我动手,我姐肯定饶不了她的,他是最怕我姐的,还有就是我姐夫,她也怕我姐夫的····”

    “算了,这是解药,你先放人。”柔姑娘被打败了。

    “你先给解药。”千幻琉璃的手上又加了一丝力量。

    “快给解药,快给解药····”丰小冉都快喘不过起来,声音都已经是强挤出来的。

    柔姑娘将手中的解药向着远处一抛,千幻琉璃纵身一跃,竟将那玉瓶抓住手中,随后身形闪了几闪,消失不见。

    柔姑娘眼睛微眯,脸上挂着惯有的笑容,自言自语道:“我故意将玉瓶之上附上内力,以屏蔽它在空中滑动的声音,却不料依旧被她抓在手中,她的武功果然是深不可测。”

    丰小冉抚弄着脖子和胸口不断的咳嗽,脸色也由煞白慢慢的恢复血色。

    “好了,不要装了,我早就看穿了,想要让我内疚,安慰你,不要做梦了。”柔姑娘微笑道。

    “你看出来了?”丰小冉尴尬的笑了笑。

    “少在我面前假装可怜,你的把戏在我面前毫无用处。”柔姑娘笑着道。

    “我们这么辛苦让她中毒,为什么不毒死她,还要给她解药?”丰小冉问道。

    “其实赤链蛇的毒很厉害,但是必须是咬伤人之后这毒才起作用,而且即使是赤练蛇咬了她,也不见得就会毒死他,她的武功深不可测,但是却是害怕,只要她敢服用解药,那么她将无所遁形,神秘的千幻琉璃,你到底是谁?”柔姑娘微笑道。

    “或许我们想的太简单了,她或许并不服用那解药?”丰小冉道。

    “我知道,她一定会先自己逼毒,他这个人之所以戴着面具不敢见人,正是因为她的多疑,我正是利用这一点,其实我给她下的并非是多了剧烈的毒,而是一种腐蚀毒,让她的眼已经皮肤产生灼热疼痛感,这种毒不需要解药一段时间之后就会自行消散,却是若是运功逼毒的话,这毒会适得其反的渗入到了经脉之中,阻碍真气的运行,我不怕她不相信我们自行逼毒,只要她逼毒,才会以为中了不可解的毒,要是她不逼毒的话,一段时间之后药性散去,恐怕她很快就会知道上当了。”柔姑娘解释道。

    “你到底给她用的什么毒药?不是真的赤练闪灵蛇的毒涎吧?”丰小冉不解的问道。

    “你到底是关心那个千幻琉璃还是关心你姐夫和南宫师姐?”柔姑娘有些不满起来。

    两人到了山洞之中寻了一圈,却是什么也没有发现,柔姑娘也是感到奇怪至极,萧云和南宫心怡去了哪里?

    两人见不到萧云和南宫心怡,又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周围的石壁,确定没有什么机关,也只能无奈的离去。

    其实就在另一个空间之中,两双眼睛竟是注视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萧云和南宫心怡早已被惊动,在那神秘的空间之中可以看到、听到外面的一切,但是外面的人却是看不到也听不到里面的任何的一丝一毫。

    千幻琉璃出现的时候萧云和南宫心怡睡得正熟,两人都没有听到,但是丰小冉和柔姑娘说话的声音却是惊动了两人。

    两人相依醒来,萧云倒是无所谓,他有了两年的婚史,已经和他有肌肤之亲的有着三个女人,即使是赤·裸相对也不觉得如何,但是南宫心怡却是感觉甚是害羞,像是一只受了惊吓的小猫,缩在萧云的怀中不敢有所动作。

    两人依旧是紧紧的相拥着,但是眼睛却是看向了外面。

    “这个地方真是奇怪,能够看得到外面,也听得到外面的声音,只是他们怎么就发现不了我们?”南宫心怡害羞的问道。

    “这个···我也不清楚,反正就是有这个特性,外面的人是小冉和柔姑娘,而山洞之中的人就是元浪的妻子千幻琉璃,具体身份无人知晓,是一个神秘至极的存在。”萧云解释道。

    外面已经由言语之间的斗法演变成了手上见真章,千幻琉璃一动手,就是大日乾坤剑法之中的“三式三阳火烧云”。

    “三阳火烧云?”南宫心怡一惊,身子一怔,却是又将身子缩了回来,但是满眼之中尽是不敢相信。

    “是,正是这一招没错。”萧云自然也是认得出来这一招。

    “难道他是梦琉璃?梦琉璃就是千幻琉璃?千幻琉璃是元浪的妻子,那么梦琉璃就是元浪的妻子,可是这怎么可能?”南宫心怡有些大脑短路。

    “能施展出同样的武功并不等于就是同一个人,千幻琉璃面孔千变,除了元浪没有人知道他的这是面容,而她的武功更是千变万化,更是什么武功都懂,这个人就像是神话一般的存在,曾经我在阴风谷中遇到过她,也见过她不带斗笠的模样,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她的真实面容,这个人不是琉璃姐。”萧云解释道。

    “她不是梦琉璃,但是她的武功怎么会和梦琉璃一样?这一尺的气势就和她一剑的威势几乎相同,这又怎么解释?”南宫心怡又是不解的道。

    “我也不知道怎呢解释。不久前紫云身死之后冰宫不泪天展开了对武林的血洗报复,那时候我去过一次冰宫,而且化妆成了血仙蝶的模样,在那时候我遇到了一个杀手,那个人手中用的是剑,而且剑法了得,很奇怪的是她施展的正是大日乾坤剑术,那出剑的气势与这个人一般无二,我想那个刺杀我的人就是千幻琉璃,但是那时候琉璃姐受伤,人一直在丰荫城自由联盟的总坛,这个有很多人可以作证的,所以我才会认为千幻琉璃和琉璃姐没有任何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