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这样。”南宫心怡点了点头。

    “怎么不打了?这么快就结束了,不太对劲啊,即使是千幻琉璃中了毒也不会这么快就结束战斗,很奇怪。”南宫心怡看出了异常。

    “是有人故意钓鱼而已,是小冉和柔姑娘设计算计了千幻琉璃,看着吧,很快就会揭晓答案。”萧云说着。

    果然,丰小冉和柔姑娘的谈话已经彻底的让萧云和南宫心怡明白了,这不仅仅是武功的较量,还是心里的对峙。

    “我的伤势好了,我们要不要出去和他们见面,省的他们不放心。”南宫心怡道。

    “没必要,只要他们没有发现你我的尸体,就会相信我们还活着。更何况现在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萧云说着竟是捧住了南宫心怡的头。

    “啊···”南宫心怡顿时脸上发烧,不敢看萧云那炙热的眼神,她相信只要自己一看他那深情的眼神,自己就会完全的融化到他的眼神之内。

    “你我以交·合渡气互相交流了各自的武学心得和意境心得,这让你我需要一段时间消化,以前的意境已经不适合你我的武功了,所以我们要各自融合自己的武功,融合自己的意境,这需要一段时间。”

    萧云说着在南宫心怡的脸上吻了一下,“而要融合武功,无疑阴阳交·合渡气会更是事半功倍。”

    萧云的话已经不加掩饰了,而此时南宫心怡却是感觉到了小腹处一个火热坚硬物顶了上来,烧的南宫心怡竟也是浑身燥热不堪,她咬了咬唇,头扎在了萧云的怀中,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一连十余天,那神秘的世界之中尽是两人相拥的身体,两人除了吃饭、睡觉之外就是交·合渡气融合武功。

    两人的内功属性相似,同时南宫心怡所传虽然是峨眉武学,但是大多却是百花根基,如今从萧云身上,尤其是那股神秘的力量之中对百花道武学体悟更是深刻,现在的南宫心怡对百花道武学的理解并不比萧懿影所理解的差,这里面还有着其他的原因。

    南宫心怡已经完全的褪去了羞涩,已经习惯和喜欢上了这种事情,就在这一天萧云的意境和武功融合完成。

    那一刻萧云的剑势一起,顿时漫天飞雪,阴柔狠毒的剑势之中却似是有着三峨气势,同时丝毫不减阴毒本性,这是她的剑意和南宫心怡的剑意融合而成的最适合自己的剑意、剑招。

    接下来就是南宫心怡的剑意和武功的融合,但是这确是一个十分长的时间,因为南宫心怡比不得萧云的静心。

    萧云可以全身心的沉入到剑意和剑招的融合之中,只是依靠着本能在动,此时他完全的感觉不到其他的感觉,有的只是一股股闯入体内的剑意、剑招和自己的剑意、剑招的融合,而南宫心怡却是完全没有萧云这般的静心,萧云那一股股的最直接的身体的冲击让她迷醉,这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四肢百骸皆松骨,魂飞九重魄游天,那一股股的冲击让他总是分心去感受那种异样的销·魂感觉,却是不能全身心透入的融合武功。

    “云,我是不是一个放·荡的女人,我···我做不到你说的那种意境,我没办法全身心的投入到武功的参悟之中去,我是不是很笨,是不是很···那个?”南宫心怡简直无地自容。

    萧云笑着安慰着她,但是要让她自己参悟、融合武功,速度会更慢,同时即使是她自己参悟、融合武功,她会全身心的投入进去吗?

    “以毒攻毒也许有用。”萧云道。

    “以毒攻毒?怎么以毒攻毒?”南宫心怡抬起头来问道。

    萧云将她揽在怀中,在他的耳边轻声道:“从现在起你再也不要融合武功了,全身心的投入到····那个···什么上去,全身心的体会那种感觉,直到你感到满意为止。”

    “啊?”南宫心怡不仅仅是脸红,更是全身都红,就像是烧红了的大虾,这么暧昧、羞人的话南宫心怡即使是春风无数度也是禁不住的害羞,她是南宫心怡,本来就是一个纯洁犹如白纸一般的女子,不是萧懿影。

    “当你感到身体、需要都满意的时候,你就会习惯这种感觉,也就不会再去想这件事,也就没有了冲动,只有这样你才能全身心的投入到武功的融合之上。”萧云解释道。

    “这···可能吗?云,你是不是已经不在想···那个···,甚至感到厌烦?”南宫心怡有些伤心,忍不住眼泪在眼中打着转转。

    “怎么会?男人和女人不一样,心怡,我不会厌烦,永远都不会,我只是心境修行比你深罢了,论起武功我却是比如你,到此时我才知道原来我小时候的痛苦竟是为我磨炼意境的磨刀石。”

    “啊?你小时候的痛苦,那是怎样的痛苦?”南宫心怡不解的问。

    萧云苦笑一声,“我从小就身上有伤,这伤是怎么来的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从我记事的时候起身上就有伤,这伤痛让我生不如死····”

    萧云向南宫心怡讲述着自己小时候所经受的痛苦,自己三阴脉络受伤,血脉不通,全身又冷又热又是酸痛麻痒,各种难受,而且时刻都要受到死亡的威胁,但是为了一直照顾自己的义父开心,让他放心,自己咬着牙的活在,即使是再多的痛苦他都带着笑容面对,尽量不让别人伤心,不让别人替自己担心,就是这样竟是无形之中磨练了他坚如磐石的心境。

    “真没想到你居然小时候经历过这样的痛苦,我····”南宫心怡感到极其惭愧,看来还是自己心性不够坚定。

    “其实磨炼心境在任何事情上都是可以的,心怡,你的武功高深莫测,但却也是有着缺陷,一者是变通不足,也就是你的战斗经验不足,这点倒是在以后的战斗中磨炼,一者就是你的心境,心境不稳很容易被外界所干扰,举个例子,你有时候很冲动,其实就是心境不稳的表现,更是江湖中有着专攻心境的武功,比如眼前就有一个,我知道阴阳合·欢道的武学已经流入江湖,要是有人对你施展这一武学,你是否可以克制?”

    “我····”南宫心怡知道,自己不能。